黑子对季常军没好感,低吼着就想冲过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呵斥黑子,先一边趴着去,过来坐在季常军对面,两人大眼瞪大眼,一时间谁也没吭声。

    吧嗒吧嗒抽了半支烟,季常军终于先开口了,不满道:“小田,你小子简直太坏了!坏透腔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何出此言?”牛小田也不恼,懵懂无知的模样反而很气人。

    “破房子,五千都贵了,哪里就值五万了?!”

    “小气样,不就两匹好马的价格嘛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季常军气得直抓头发,忍住动手的冲动,随后从兜里掏出一些粉末,摊在手心里,“别说你不知道这是啥!”

    “啥啊?”

    “别想蒙我,干建筑这些年,认识这玩意儿。荧光粉!晚上能发光。还有,你那房子,太破了,刚才上去踩几脚,有的地儿就塌了。”季常军很恼火,声音一波比一波大。

    “塌了有毛关系,反正你也不住,指定要翻盖新的。关键是,那块地。”牛小田不以为然,今天季常军就是说破大天,他也不会退钱的。

    做人嘛,当遵守合约,落子无悔,钱货两清。

    生气归生气,季常军也是拿牛小田没辙,这小子无亲无故,是孤狼,也是独行侠,有家有业的谁也惹不起他。

    “唉,我也没想反悔,否则当时舍掉那一千块钱,就让给二驴了!唉,就是被你给骗了,觉得特别窝囊,心里憋着一口气。”季常军叹口气,说出了心里话。

    冤家宜解不宜结!

    更何况,牛小田跟季常军之间,既无新仇,也无旧恨,路上遇到了,还能被捎着坐一段马车。

    “常军叔真是仁义!”牛小田竖起大拇指,又一脸认真道:“别觉得亏,我家的老宅子,真是一块风水宝地,可遇不可求。”

    “又想蒙我!你自己都穷的吃百家饭,还说!”季常军腮帮子蠕动,恨得咬牙。

    “别急!稳住!听我讲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呵呵一笑,主动递上去一支烟,又用金灿灿的打火机点着,继续说道:“叔,你这身体,都快掏空了吧?”

    “趁着能干得动,不得多给孩子攒点家业?也是觉得快干不动了,心里有点着急,结果就被你一下忽悠了五……”

    季常军看着自己伸出去的一巴掌,说不下去了,感觉像是要犯了心绞痛,恨不得这巴掌打在自己脸上。

    “买了我家的老宅子,你的身体就会渐渐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扯,我现在觉得更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常年这么辛苦可不行,老了会一身病。加工厂再有两月就建成投产了,需要个啥都会的管理人才。我觉得嘛,常军叔就特别适合,工资肯定比别人都高,还有奖金啥的,一年不少赚,不比常年在外头的强?”

    季常军一愣,牛小田的意思再明确不过,想让他进工厂管事,这是别人送钱都谋不来的美差啊。

    说出去,也特有面子,管理那么多人,也相当于村主任了!

    季常军动心了,但一看牛小田认真的模样,就觉得像是在骗人,别是二次上当!

    “你少糊弄人,不是还有林大海吗?你跟他家的交情,村里谁不知道,听说林大海干得很不错,安主任总夸他呢!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,只知其一不知其二。”牛小田看看四周,压低声音,神秘兮兮道:“别跟别人说,林叔只是过渡,明年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觉得也像。”季常军有点信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人太懒,就靠别人帮衬,只有常军叔这样的大将军,才能统领千军万马,把厂子做大做强!”

    提起“大将军”这三个字,季常军终于露出了笑模样,心中顿生豪情,管理一个厂,也差不多相当管理一支军队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信我?”季常军又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,其实早就打算好了,一直想去请你的。”牛小田一本正经,说得自己都信了,其实不过是临时起意。

    “好,我愿助牛厂长,打下一片江山。”季常军豪情干云,起身郑重地抱抱拳。

    “多谢常军叔,共同发财,先别对外说,眼红的多着哩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共同发财!”

    季常军哈哈大笑,这一刻,怎么看牛小田都特别顺眼。

    人长得英俊,透着厚道,还特别会办事儿。

    生气恼火赶来,开开心心离开!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季常军琢磨开了,总觉得牛小田的话有道理,老宅子可能真是块风水宝地。

    要不然怎么刚买下来,就有了一份超级体面的领导工作?

    财源广进,顺风顺水!

    牛小田几乎觉得,自己已经走上了人生巅峰。

    然而,夜晚浮云遮月,麻烦还是来了!

    就在半夜时分,牛小田突然听见黑子狂叫起来,连忙穿衣下炕,跑出了屋门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幕,也把他吓了一大跳!

    一枚蓝色的火球,就在码放好的烧柴垛上翻滚着,所过之处,烧柴发出噼啪的响声,冒出缕缕黑烟,已经开始燃烧。

    这是妖术!

    有人想要把家里的烧柴点燃,进而烧掉房子。

    怎么对付蓝色火球?

    牛小田一时还没想到办法,当下首要是灭火。

    几步跑回屋里,牛小田舀了一大盆水,朝着烧柴垛上泼了上去,伴随着滋滋的声音,火被浇灭了。

    还不够,旁边的烧柴依然在燃烧。

    牛小田忙成了陀螺,一盆盆泼水,水缸都空了,总算把所有的火苗都给灭了。

    但是,蓝色的火球依然还在,根本不怕水。

    突然,蓝色火球掉头猛冲了过来,速度比闪电还快,直接撞在他的胸口之上。

    牛小田大惊失色,结果,噗的一声,火球彻底消散不见,连衣服上都没留下任何灼烧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一刻,牛小田对*感激涕零。

    阻挡火球的,正是*留下的那道超级护身符,水火不侵,鬼神难近。

    抽出蛇皮鞭,牛小田猛然打开大门,直接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到了,十几米外的村路上,正站着一名中年妇女,个子不高,衣着普通,此刻捂着头,好像非常难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大半夜的,哪有良家妇女出来闲逛,必定是一名法师。

    火球法术被破解了,她也遭到了反噬。

    女人看到了牛小田,先是一愣,继而掉头就跑,速度赛过小轿车。

    “给老子站住,*!”

    牛小田简直气蒙了,不管不顾在后面狂追,黑子也叫着跟出来追赶,化作一道黑影,速度比主人还快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