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点开,一张图,繁华的城市,看起来有点眼熟。

    “我来学校报道了。”林英发来一条消息。

    “哪个大学?”牛小田打字。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问啊?”

    一行字闪现,后来跟着个哼哼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家也够低调的。我呢,平时也太忙了,啥也顾不得。”牛小田解释。

    “借口,连问一句的时间都没有吗?还不是忙着跟那个老女人鬼混!”

    牛小田很无语,都怪姜丽婉,不肯挑明这层关系,搞得自家男人起疑心,女儿口无遮拦骂姐姐。

    “英子,都这么说话,聊天就聊死了。”

    好半天,林英才发来四个字,丰江大学!

    难怪图片眼熟,原来是丰江市。

    牛小田回了个哦,又打去一行字,“英子,学习上缺钱,记得跟我说,哥现在腰粗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小田,你说,人是不是越长大,就越孤单?”

    “不能那么说,长大了,个子高了,就能看得更远。英子,祝你一切顺利,前程似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听这种废话,拜拜!”

    林英不再说话,牛小田愣愣出了一会神儿,眼睛很快就酸了,看什么都是模糊的,于是扔了手机,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开门!关门!

    叮叮当当的做饭声,勾彩凤忙碌着做好晚饭,又默默离开。

    做了很多杂乱无章的梦!

    牛小田一觉醒来,看见夕阳斜照在玻璃窗上,打下了一些明暗交错的影子,宛如自然田野的画卷。

    一时间,有种恍若隔世之感。

    拿过手机,牛小田找出那首熟悉的网络歌曲,一边播放着,一边穿鞋下炕,来到了院子坐下,吹着清凉的晚风,点起一支烟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等过你,因为我也相信,你说的万水千山细水长流,如今不能再见你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破歌,听得让人心烦。

    牛小田骂咧咧退出程序,这时,门外却响起了轿车鸣笛声。

    安悦把车开回家了?

    停在家门前碍事,远不如停在村部大院,这又是唱的哪一出?

    牛小田一头问号,起身打开院门,眼前的出现的一幕,却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呆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门前停着两辆浅*的中型车,四名女孩,依次从车上走下来,统一的黑色紧身上衣,工装长裤,机甲靴的打扮,个头体型一致,从后面看,一定会认为是四胞胎。

    模样有着相似的审美标准,大眼睛高鼻梁小嘴巴,都是二十出头的年龄,脑后梳着简单的马尾,整洁又有活力。

    四个女孩很快背手双脚分立站成一排,队形整齐,最左侧的女孩开口道:“请问,你就是牛小田吧?”

    “正是本尊,四位美女,找我有啥事儿?”牛小田抬着下巴。

    “受黄总委托,给你当临时保镖,维护村里治安。”女孩郎声道,跟着又介绍:“我*风,这是夏花、秋雪、冬月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惊的下巴在地面上砸出一套一室一厅来。

    搞什么啊!

    黄平野派来的四位保镖,居然是女保镖,还都这么年轻漂亮,体型一流,看着倒挺养眼的。

    春夏秋冬,风花雪月,两两组合,很随意,也很刻意,一听就不是真名。

    退回去,不可能。

    但既然来了,就要听话,先灭一灭她们的威风。

    咳咳!

    牛小田咳了两声,稳住情绪,背着手道:“四位美女……”

    “请称呼我们保镖。”春风面沉似水纠正。

    “好吧,四位大保镖,敢问,你们都是什么出身?”牛小田没话找话。

    “黄总说,你会看相,不需要自我介绍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增进了解,那就无礼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叼着烟,挨个打量着面前的女保镖,目光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出于职业精神,四个女孩始终保持着昂首挺胸的站姿,任由牛小田的眼神,冒犯了一次又一次。

    片刻后,牛小田吐掉烟头,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们四个跟本人一样,都是孤儿,学习不咋地,爱社会,爱打架,都进过局子,住过公房,吃过供应粮,现在嘛!算是走了点儿正路。”牛小田点评。

    “牛先生都说对了,有本事。”春风赞道,眼神中有佩服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现在谈正事,首先,你们确信都住在车上吗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春风点头。

    “也太委屈了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着,走进了中巴车,却发现里面根本没有座位,每辆车放着两张单人床,床单平整,一点皱褶都没有,被子都叠成了豆腐块。

    很有纪律,牛小田暗自称赞,这么干净的床,他都想在上面睡一晚。

    “住宿条件还不错,吃饭有什么打算?”牛小田下车后又问。

    “车上有物资,不够我们也可以自行购买。另外,看到路边有食杂店。”春风就是代言人,其余三个都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吃那些玩意,对身体不好。食杂店的东西,品类也不全,恐怕你们也吃不惯。吃饭嘛,可以跟本人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套着,反正住宿她们都能自己解决,吃饭是小事。

    “都听牛先生安排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,春风一口答应下来,倒是搞得牛小田措手不及,屋内只有两人份的饭,也不够吃啊!

    多此一让!

    牛小田不动声色,“好吧。还有一件,你们既然是保镖,肩负保护村子的重任,总该有些身手,不能是绣花枕头,中看不中用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,如何测试身手?”春风谨慎问。

    “都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背着手走在前面,冲着黑子摆摆手,不要叫也不要咬,将四名女保镖带到后院的练武场。

    “对打,混战都行,都比划两下吧!”牛小田傲慢指挥。

    四人互视一眼,纷纷点头,随后奔向了练武场。

    前空翻、后空翻、侧空翻!

    不是走路,都在空中跳跃翻腾,像是鱼儿跃出水面,倒是蛮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四名女保镖,两两组队,就在练武场上拉开架势,开始对打。

    一时间,拳风猎猎作响,人影往来穿梭,令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武功底子都不错,一打三五个没问题。

    牛小田很是满意,带着这样一支队伍到处巡逻,肯定倍有面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