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快来村西的桥边,好多大耗子,可把俺们给恶心坏了!”

    一反常态,春风语速急切。

    耗子?俺们?

    没错,现出原形的四美,其实就是村妞本色,都没啥文化,就靠着敢打敢拼不要命,在黄平野手下混口饭吃。

    只不过,在牛小田听起来,倒是多了些亲切感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,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匆忙跳下炕,跨上自行车,招呼黑子一起,刮起一路小旋风,赶到了村西的小桥边。

    横亘在小河上的这座木桥,宽五米,长八米,牲口车可以通行无碍。

    此时,木桥仿佛活了一般,好像涌动的水流到了桥面上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,牛小田也不禁头发一阵发麻,桥面之上,居然爬满了老鼠,大大小小,摩肩接踵,还发出混乱的吱吱叫声。

    不止桥上,后面的山路上,也是如此,全部都是老鼠,黑压压,密密麻麻,一眼望不到边。

    四美已经聚齐了,正站成一排挡在桥头,一手拿着手电筒,一手挥动着手中的钢管,朝着地上的老鼠猛抽,还用脚踩,疯狂地往河里踢。

    这就是村妞的好处,对老鼠没那么恐惧。

    换做城里的女孩,早就吓得尖叫连连,跑没了影。

    地面上,鼠皮鼠毛混杂着血水内脏,乱糟糟一片,腥气扑鼻,恶心的让人想吐。

    然而,老鼠们脚步执着,依然不断的向前冲。

    黑子也冲过去,朝着老鼠大军发出一阵狂吼,倒是让队伍出现了短时混乱,却依然不能让老鼠们退缩。

    四美都有农村生活的经验,深知这么多老鼠,闯入村子里,会带来何等危害。

    所过之处,必将是仓库倒塌,寸草不生,粮食颗粒无存!

    很可怕的鼠灾!

    春风一脚踢飞两只老鼠,不解地问:“老大,咋这么多耗子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山上呆久了,想要组团来村里旅游吧!”

    哈哈,秋雪忍不住笑了,被春风瞪了一眼,连忙怏怏闭嘴,继续打老鼠。

    “瞎扯,俺觉得,它们就是商量好了,下来搞破坏的。”冬月用钢管抽飞一只老鼠,抬脚又踩死一只,不认可牛小田的话。

    “这货疯了,往俺腿上爬!”

    夏花惊呼,双脚在地上狂跳,秋雪连忙救援,拔出腰间的小刀,就去刺腿上的老鼠。

    手法很准,老鼠被刺死了,掉落下去,夏花的工装裤上也多了个破洞,恼火的一个劲骂娘。

    长此以往,四美外加一条狗,也绝对挡不住老鼠大军。

    牛小田很清楚,只有施展妖法,才可能调动起这么多的老鼠。

    最有可能的始作俑者,也是一只老鼠,就是上次阚方山祖坟旁跑掉的那只老鼠精。

    多年炼化的宝贝惑风球,被牛小田毫不气地抢走了,怎能不怀恨在心?

    而今夜,阴云密布,又没有风,沉闷的气息,也让老鼠们躁动不安,正是施法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如何有效阻止疯狂的老鼠大军进村作乱,是个难题!

    牛小田第一个想到的办法,那就是拆桥或者烧桥,小河就成为了一条天然屏障。

    可这座木桥,是用八根半米直径圆木构建的,中间用数条铁丝*,上面还铺着厚厚的土,压得很实。

    拆桥,谈何容易?

    烧桥,只怕一时半会儿,也无法点燃。

    当下最好的办法,还是放火,烧死这群可恶的老鼠。

    “大家挺住了,我去想办法,黑子,你也留在这里。”牛小田高喊一声,再次跨上自行车,疯狂地往家里骑。

    黑子也有用途,但凡有老鼠突破四美防线,就被被它抓住,直接咬死。

    “大姐,老大是不是跑路了?”夏花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春风还没回答,黑子呲牙扑到夏花跟前,喉咙里发出可怕的低吼,好像谁都不能背后议论牛小田的不是。

    夏花脸色陡变,“妈呀,这里咋啥都成精了!”

    再说牛小田,回到家里立刻找到了塑料汽油桶,单手拎着,单手骑车,再次火速赶往鼠灾现场。

    此刻,四美已经累得汗流浃背,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黑子也恶心得够呛,不停地往外吐着嘴里的鼠毛。

    救星牛小田到了,高举塑料桶,快速将汽油倒在桥头的路上,形成了一条隔离带。

    汽油的味道,让老鼠暂时止步,还是没有退去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招英明啊!”

    春风大赞,点起一支烟,猛抽几口,将烟头扔在了汽油上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火焰燃起,浓烟升空!

    这次,老鼠们终于怕了,吱吱叫着向后退去,怎奈后面的不让路,拥挤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都去捡干柴!”牛小田高声吩咐。

    “老大,哪有干柴啊?”夏花道。

    也是,留在外面的干柴,早被老百姓捡走了。

    “使劲敲那户人家的门,就说是我安排的,抱一些干柴过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所指,正是余桂香家,四美立刻跑过去。

    哪里是敲门,用脚咣咣踢,引得余桂香家的大黄,发出一阵狂吠。

    “谁啊!”

    余桂香打开门灯,探头问。

    “牛老大吩咐,快开门,需要干柴。”

    春风高声说着,四人已经冲进了院子,也不理会乱叫的大黄。

    “咋还抢啊?你们要干柴干嘛?”余桂香连忙阻拦,却被春风不耐烦推到一旁,不耐烦呵斥:“快些点,别他娘磨叽,再晚点,你都得被耗子给叼走了。”

    基于对牛小田的绝对信任,余桂香到底退到了一旁,由着四美抱起干柴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抑制不住好奇心,余桂香回屋穿好衣服,朝着冒着火光的地方赶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场景,妈呀!

    余桂香吓得汗毛都竖了起来,见过老鼠,也打过老鼠,却从未见过这么多的老鼠。

    难不成,山上的老鼠都来了?

    要由着这些老鼠进村,余桂香家首当其冲,只怕看家护院的大黄狗,都难逃被老鼠吃掉的下场。

    于是,余桂香也加入抱干柴的行列,表现得格外积极。

    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干柴和汽油猛烈燃烧,桥头之上,很快就火光冲天,浓烟滚滚!

    然而,大火挡路,老鼠大军却还是坚持不撤,似乎打定主意,无论如何,一定要入侵兴旺村。

    “小田,要不要多叫些人来?”余桂香擦着满脸汗,大声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