跑蒙圈了!

    忘了汇合点,还是自己定的,不是中心广场,而是家里!

    就在牛小田擦着小广场,想要冲进另一条村路回家时,眼前人影一闪,女法师鬼魅般地出现在前方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一看就是家徒四壁,女法师还穿着上次那套衣服,上次裤子留下的破洞,现在缝了个补丁。

    如果不知道底细,一定认为她是个勤俭持家的好女人。

    “老大,她在前面,这可咋办啊?”

    夏花惊恐问,*上的刺痛感更加强烈。

    “别说话!老实站着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把夏花放下,拔出腰间的蛇皮鞭,先下手为强,立刻朝着女法师猛抽过去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一连数下,响声清脆,相当有气势,夏花眼中全是崇拜的小星星。

    唉,一下没打着!

    女法师的闪避速度,绝对是超级高手,身影飘忽的像是平地里的旋风。

    这倒是证实了牛小田之前的猜测,上次被打得狼狈不堪,只是她的冥火珠被破解,遭到了反噬而已。

    眨眼间,女法师就冲到跟前,眼中燃烧着火苗。

    鞭子用不上了,牛小田只能近身搏击,拳脚齐上,每一下都直奔要害。

    女法师没有还击的举动,依然在躲闪。

    她根本不会武功!

    牛小田懂了,但女法师眼睛很特别,身体很灵活,每次都能躲开快速攻击,就像是自己的动作在她眼里被放慢了一样。

    风向不对,无法使用惑风球!

    而且,牛小田也没有把握,宝贝不会被她给抢走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这就这点本事,也跟四处惹事,简直笑话。”女法师一边躲闪,一边嘲笑。

    声音可真难听,像是一面掉渣的破锣,令人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不,这不是本音,而是一种干扰!

    动作稍稍放缓,女法师便穿过拳风脚影,猛然踢出一脚,直奔牛小田的裆部。

    真他娘的狠,想让老子断子绝孙。

    牛小田左脚猛蹬,右脚后摆,急速转体半周,这才堪堪躲过绝杀一击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女法师一拳捣在夏花的胸口,随着声音,夏花蹬蹬后退三米,直接坐在地上,*疼得像火烧,口中吸着凉气直哎哟。

    牛小田勃然大怒,从后方朝着女法师发起了猛攻。

    还是没打着!

    女法师的躲避本事,简直不是人,居然鬼魅般绕到牛小田的背后,一拳直奔他的后心。

    嗷呜!

    一声狼嚎传来,震彻夜空!

    黑子赶来了,看主人情况危急,着急之下,又显露出狼的本性。

    女法师受到干扰,手上动作一缓,而感受到后面风声的牛小田,向前一跃,终于避开了可怕一击。

    黑子疾奔而来,还想撕咬女法师,牛小田连忙高喊,“黑子,快回去!”

    果然,女法师为报咬腿之仇,眼露凶光,立刻朝着黑子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想要追上黑子,很困难!

    牛小田趁机背起夏花,继续朝着家里狂奔。

    眼看到了家门口,牛小田却又被女法师给截住了。

    没法子,只能再拼,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!

    放下夏花,牛小田运起真武之力,能与女法师有一战之力的,唯有强悍的体魄。

    打量着牛小田,女法师一阵轻笑。

    唉,笑声也那么难听,像是猫哭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三天后,半夜到小广场,把你那些宝贝都装袋子里,老老实实交出来,尤其是那颗假丹。否则,我一定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女法师狂奔而走,眨眼间就消失在村路上。

    怎么不打了?

    牛小田一头雾水,这时才发现,安悦走了出来,还在揉着惺忪的睡眼。

    女法师当然不怕安悦,但很明显,她不想因此惊动全村人,留下恶名和影像,干脆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安悦看见牛小田扶着夏花走来,惊讶地问:“小田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一场恶战,回屋再说吧!”牛小田摆手。

    这时,一道黑影奔过来,正是黑子,浑身都是汗,也在女法师的狂追之下,累得够呛。

    秋雪、冬月迎过来,从牛小田手里接过夏花,扶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春风最后一个出来,羞于见人,干脆在脸上围了一条毛巾,只露着两个肿胀的小眼睛,此刻已经严重充血,可惜晚上不能戴墨镜。

    难说女法师还在村子里,牛小田决定,今晚的巡防工作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春风回到车内,取来消肿止疼的药膏,关上了院门。

    牛小田让她们今晚就暂住在东屋,自己却背着手来到西屋。

    “姐,你咋醒了!”牛小田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赵兰芝给我发私信,说是听到路上有打斗声。”安悦解释一句,又不安问:“春风、夏花都受伤了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想要烧咱房子的那个坏女人,又来了!”牛小田耸耸肩道。

    “上次不是被你打得够呛,怎么这次这么惨?”安悦很是不解,前后反差太大。

    “上次她很弱,这次才是真水平。”

    安悦没听明白,但春风和夏花的本领她是见识过的,能把她二人打伤,那女人很可怕。

    “唉,这一天天的,没个消停。”

    “姐,不用担心,我一定把她干灭火。”

    哎呦!

    东屋传来夸张的惨叫声,一定是夏花在擦药膏,她的*今晚惨透了,估计大面积破皮,只能趴着睡觉。

    而春风更是郁闷,作为四美的老大,居然被人打了脸,她宁肯跟夏花换换。

    “小田,实在不行,我让我爸也帮着找一些职业保镖过来,帮着你做事。”安悦想到了一个法子。

    “没用!”

    牛小田并不同意,解释道:“浪费钱不说,也对付不了那女人。要那样,还不如把村里的妇女都喊起来,白天就啥都不用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信能应对?”安悦听着东屋的动静,实在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能!”

    “上来睡觉吧,多加小心,切记,不能搞出人命来。”

    多日以来,牛小田又跟安悦躺在一铺炕上,很快就听到了安悦口鼻间发出的微微鼾声。

    上一分钟还在忧心忡忡,睡起来还真快啊……

    牛小田睡不着,还在思考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女法师想要黄鼠狼精的那枚假丹,当然不可能,已经被牛小田炼成进阶丹吞服了,还成功进入真武二层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