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日耀东方,地烁其光,妖孽伏首,鬼怪形藏,临多利多埯持,魁马祭来德降……吾奉三山九侯先生律令震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口气诵出三百六十字咒语,还都是生涩拗口的,本就没多少文化的四美,怎么能记得住,顿时都成了苦瓜脸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太牛了!”春风违心夸赞,又叹口气:“这么长,俺们也记不住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上学那会儿,古诗都背不下来。”秋雪附和。

    “背这玩意,还不如让俺再挨一顿踢。”

    夏花自暴自弃,不停揉着太阳穴,只是听一遍,就觉得是莫大的折磨。

    “俺记住了第一句,日出东方,地里闪光。”

    冬月表现不错,有认真在听,但两句也都记错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得意背起手,“这回你们明白,做一名术士多难吧!”

    “老大,绝非浪得虚名,俺们都服。”

    春风满脸堆笑,高高竖着大拇指,却被牛小田压下去,严肃地下达了命令,“大家要拿出攻坚克难,不怕苦,不怕累的精神,将咒语牢记在心。到时候,必须一口气念出来,而且是心口一致,否则就不灵了。”

    毁灭吧!

    四美想死的心都有,要不是害怕黄平野,早就不管不顾,偷溜着跑路了。

    没法子,背吧!

    牛小田将咒语完成记录在一张纸上,不得已,个别字还标上了拼音,因为四美根本不认识。

    理解?

    谈不到,只能死记硬背。

    于是,四美在练习站队之余,又开始了和尚念经,不管是吃饭还是走路,一直叨叨咕咕,就连黑子都不堪其扰,不得不用狗爪子将耳朵捂住。

    平安无事又过了一天!

    四美使用了联想记忆法、谐音记忆法、东拼西凑记忆法等等,总算将咒语牢牢记住。

    牛小田让她们站成一排,齐声朗诵,倒也颇有些阵势。

    一次性使用的拘禁符,牛小田已经绘制完成,各种要素都齐备了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,法阵的威力如何,也没法进行测试。

    牛小田忙着对付女法师,安悦却经常去工地,晚饭时,谈起了工程进度。

    地基彻底完成,马上拉砖盖房子,然后运设备进来,一定确保雪落之前,工厂全部投入使用。

    “牛厂长,先盖办公楼,用不了多久,你就有宽敞明亮的办公室了。”安悦斜眼不满,就目前情形看,即便有了办公室,这小子也不会常去上班。

    “嘿嘿,多大的办公室?”牛小田笑问。

    “设计图早就有了,你连问都不问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不是都有姐来把关嘛!”

    “不能太大,八十平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点儿?腚都调不开!”牛小田起刺儿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脸比腚还大!”安悦白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嘿嘿,开个玩笑。是不是还要精装修?暖气空凋啥的,都不能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工厂还没效益,你都想着享受了,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一同吃饭的四美,目光转来转去。

    她们早就看出来了,美女村主任跟牛老大的关系不一般。

    但是,好像还没发展到过分亲密的程度,至少那晚两人住一起,开着房门,也没有特别的动静。

    但牛老大有本事,毋庸置疑,这么年轻都当了厂长,会武功,会看病,还会法术!

    就是,太正经,不怎么跟女孩子胡闹。

    工厂的事情先放一边,今晚,牛小田还要全力对付这名可恶嚣张的女法师。

    饭后。

    牛小田带着四美,去了后面的练武场,又进行了一次演练,貌似没问题。

    天黑了,五人提前去了一趟小广场,又演练两次,必须确保到时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“风花雪月,都听好了,今晚如果打不赢那娘们儿,你们还要挨揍。比上次更狠!所以,要重视敌人,打起十二分的精神。”

    晚上九点,牛小田做最后的战前动员,四美齐声高呼,必胜,必胜!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取出拘禁符,用个小布袋装着,让她们挂在胸口。

    反复叮嘱,千万都别弄坏弄丢了,哪怕缺了一个角,之前的演练就都白费了。

    四美不敢怠慢,碰都不碰一下,却个个摩拳擦掌,等待着战斗来临。

    “老大,再给个药丸呗!”

    春风商议,其余三美忙不迭点头,都知道了药丸的好处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手拒绝,想想又说:“你们等着,我们喝杯酒再走!”

    酒壮英雄胆!

    四美认为,这是老大心里也打怵,都表示理解,毕竟那女人,简直就是个怪胎非人类。

    很快,牛小田喊她们进屋,餐桌上,摆着五个牛眼盅,里面只有半杯白酒。

    四美暗自腹诽,老大可真小气,五人共同举杯,干了!

    片刻后,四美就觉出了这杯酒的不同,腹部始终又一团热流,不断蔓延全身,说不出的舒坦。

    而且,眼睛亮了,身上充满力气,一丝困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们哪里知道,这是六品叶人参泡的酒,能喝半杯也是造化。

    牛小田宝贝般地锁在保险柜里,就连他,也是第一次喝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半,五人雄赳赳赶往村中心的小广场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手里拎着个布袋子,袖口里藏着三根银针,四美则握紧桃木剑,最后一次练习站位。

    十一点,女法师没来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小时,还是没来!

    “老大,是不是白干了?”冬月挠头问。

    “站好!”牛小田厉声呵斥,吓得四美抖了四个激灵,“随时保持最高警戒状态,干不好挨揍的时候,那才是白干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四美挺直脊梁。

    牛小田知道,她,一定会来!

    这女人上次偷袭得手,自认为探出深浅,开始变得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十一点五十,一直侧耳聆听的牛小田,突然低声道:“她来了,马上站队。”

    气氛骤然紧张,四美深呼吸调整,连忙奔向小广场中心,背靠背站立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女法师出现了,还是之前的打扮。

    看见中心站立的四美,轻蔑一笑,“有点意思,都站好等着挨揍,够贱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距离四美不远,高高扬了扬手里的袋子,冷声提醒:“你要是敢动她们一下,啥都别想得到,大不了鱼死网破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那点本事,毛都不算,牛小田,算你识趣,把袋子扔过来。”女法师极其轻蔑的勾了勾手。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