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好像,有什么地方不对劲?

    牛小田琢磨了半天,心头凛然一惊,急忙爬起来,打开院门,以百米冲刺的速度,朝着东山奔去!

    无论是《秘术拾遗》还是破体锥,都是极为罕见的,万金难求,斗元道长怎么会轻易交给一名普通的农妇?

    难道说,也跟*玄通真人一样,大限来临,随便就收了个弟子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宫桂枝一定与众不同,身上还藏着其他秘密。

    可惜,刚才宫桂枝被打得太惨了,五官模糊,都无法给她仔细看相。

    否则,一定会发现端倪。

    一口气跑到大石旁,牛小田冲进了密室里。

    蜡烛还亮着,几乎燃尽,宫桂枝影踪皆无,倒是把被褥叠得整整齐齐。

    失算,不该放她跑了!

    牛小田懊悔不已,想在夜晚的山林中,漫山遍野去搜寻一个女人,难度太大,基本不用尝试。

    在密室里转了一大圈,再没什么收获。

    牛小田出来后,用力推动大石,又把入口给堵上,这才重新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留下了隐患,没法子,只怪自己经验不足,粗心大意,将来只能见招拆招吧!

    中午,牛小田起来吃饭,安悦问起了昨晚的情况。

    牛小田含糊其辞,只说把大家合力,把那名女法师给打跑了。

    四美跟着附和,笑容灿烂,看着就很假。

    安悦见问不出来,索性也就不管了,她相信牛小田做事,还是有底线的。

    饭后,牛小田拿出手机,在上找到了巩芳,直接发消息道:“芳姐,我大致查到了,那个给你下阴招的女人,叫做宫桂枝,家住东风村柳树屯。”

    “臭女人,一定不能放过她!”巩芳很快回复,跟这个咒骂的表情符。

    “姐最近身体咋样?”

    “全好了,不打呼,一觉到天明,多谢你哦!”

    紧接着一个红包,不显示数额,最多二百,牛小田立刻收了,却是一分钱。

    巩芳发了个坏笑,牛小田只能回了句他最讨厌的一句话,“一分也是爱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我又总结了几个方法,可以避免上课放屁的尴尬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有味道的消息,我不听,你留着跟别人分享吧!”牛小田发了个拜拜。

    巩芳发来一连串大笑的表情,刷屏过后,结束了这次聊天。

    可就在半个小时后,响了,巩芳又发来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太坏了!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故意吓人,幸亏我胆子比较大。我姐夫找人查了,宫桂枝两年前跳河死了,坟头草都老高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顿时愣住了,死人怎么又出现了?

    难道说,是金蝉脱壳,或者死而复生?

    不对啊,现在都是火葬,死了就烧成灰了。

    除非,烧掉的另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或者,宫桂枝还有个双胞胎姐妹?

    “嘿嘿,我就是觉得,你给的照片,跟宫桂枝很像。”牛小田含糊其辞。

    “是很像,但气质不一样,我见到的那个女人,眼睛贼亮,一看就很精。要不然,我怎么会上她的当呢!”巩芳还给自己找了个台阶。

    “对了,宫桂枝家里啥情况?”

    “男人在外打工,被车撞飞了,死得挺惨。家里得了一笔赔偿金,有公婆和俩儿子,在农村过日子还行,不知道为啥,宫桂枝想不开,居然投河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吧,不谈死人,怪晦气的。”

    聊天结束。

    牛小田躺在炕上,又是一通瞎琢磨,还是有很多谜团解不开。

    难怪宫桂枝不吃饭,死人当然不需要吃饭,当威胁她说,不吃不喝可能变成干尸时,她也没流露出太惊恐的表情,只不过顺着牛小田的话妥协了。

    可是,流血是真实的,破皮也是真实的,宫桂枝又跟活人无异。

    这件事儿,不能告诉四美,她们一定会被吓坏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晚上,没有意外发生,倒是下了两场雨,牛小田心中稍安,宫桂枝多半逃亡异乡,不敢再跟自己较劲了。

    闲来无事,牛小田就翻阅那本《秘术拾遗》,努力将其中的内容,都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书上不光教了如何施展法术,还有破解方法,这恰恰是牛小田所需要掌握的。

    上学都没这么用功过。

    牛小田开始怀念*,要是他老人家在,只需要将手按在自己脑门上,知识便源源不断灌输进来,还永远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半个月到了。

    又是个月朗星稀的夜晚。

    估摸着从明天开始,就会有男人陆续下山,牛小田安防员的工作,也可以顺利下岗了。

    站好最后一班岗,牛小田给四美鼓劲。

    四美欢呼雀跃,也早想离开兴旺村了。

    大家又排好队,甩着胳膊,大步走在村路上,耐心细致地巡查各处。

    男人要回来了,女人们放肆的行为,也有所收敛,十点一过,纷纷回家关门睡觉。

    最后一晚,不能懈怠。

    牛小田安排四美,两两一组,不断巡查全村,还让黑子不间断的跟着行动。

    早上四点半。

    就在牛小田以为可以完美收官之时,正在巡查的夏花和冬月,突然在五人护村群里,发布一条警告消息。

    有三个骑着摩托的蒙面男人,突然进村了!

    牛小田第一反应,就是张勇彪那伙臭流氓又来了,急忙跑出门,做出安排,“春风、秋雪,你们马上开车,堵住通过青云镇的路口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老大!”春风连忙答应。

    牛小田推出摩托车,发动后,按照夏花、冬月所指的方向,立刻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摩托车疾驰的声音,清晰可闻,同时,还听到了窗玻璃碎裂的声响,这几个*,正在疯狂无目标的砸玻璃。

    拐过一个路口,牛小田看见了一名骑摩托的蒙面男人,正拉开一个超大号的弹弓,发射物正是大粒的铁珠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铁珠飞出,哗啦,这户人家的窗玻璃碎了,接着,就是看家狗激烈的叫声。

    看到牛小田的摩托车驶来,蒙面男人发动摩托就跑,迅速拐过一个路口,疯狂向前,又拐入另外一个路口。

    三人采用了快打快闪的方式,得空就发射铁珠,一时间,窗玻璃碎了不知道多少块,也惊醒了睡梦中的百姓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