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大,两辆车碎了三块车玻璃,还砸出了很多坑,该跟黄总汇报一下吧!”正在快速开车的春风,抽空转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是该说一声。

    否则,四美回去后,也不好交代。

    “我马上给黄先生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掏出手机,却被安悦用手按住,提醒道:“刚天亮,黄先生不一定起床,不如过一会儿再打。”

    安悦不想把黄平野牵扯进来,只会让事态变得更加难以控制,她希望能够通过据理力争,将整件事尽快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“黄总每天五点半起床,比时钟还准呢!”春风又说。

    “姐,该说就说,省得落埋怨。”牛小田皱眉。

    张勇彪就在这辆车上,直挺挺地躺在地上,昏迷不醒,说啥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安悦迟疑再三,还是松开手,由着牛小田将电话拨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响了几声后,黄平野接了,笑呵呵问道:“小田,保护村子的任务,差不多该结束了吧?”

    “唉,最后关头,到底出了点岔子。”牛小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土匪进村了,砸了村民们的玻璃。很不幸,黄先生派来的两辆车,也被砸了很多坑,还碎了三块玻璃。”牛小田如实道。

    黄平野沉默了三秒,冷声问道:“是谁砸了本人派去的车?胆子可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是个草包莽夫,兴旺村原来的村霸,人称大彪子,真名张勇彪。”

    “他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车上挺尸呢,被村民们打得快断气了,正在送往镇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,兴旺村和镇里之间,有一条河吧?”黄平野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叫做泥鳅河。”

    “把他直接扔河里,喂泥鳅吧!”

    黄平野语气冰冷,并不像是开玩笑,相信他也能干得出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当然不能这么做,嘿嘿笑道:“黄先生,消消气,我保证,一定让他赔偿您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差这点钱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现在扔河里有点晚了,好多人都知道他在车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先留他一条贱命!”黄平野暂时放下,这才想起来问:“四美,没有受伤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正在锻炼身体,有事再联系。”

    安悦的耳朵,就贴在牛小田的手机上,两人的对话,听得清清楚楚,一字不落,光洁的秀额上,又冒出了细汗。

    张勇彪完全没脑子,太莽撞了,得罪牛小田是小事,万不该得罪黄平野!

    在黄平野眼里,张勇彪这种村霸乡痞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躲过了初一,也躲不过十五,张勇彪以后要栽大跟头的。

    青云镇医院到了!

    安悦第一时间跑进去,喊来了值班的医护人员。

    看到车上奄奄一息的三人,医生大惊失色,急忙让*多喊人,抓紧弄进医院里进行抢救。

    “人咋被打成这样?”医生不满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自找的,能活着被送来,都是造化。”牛小田哼了声。

    “小田,少说两句。”安悦蹙眉。

    “实话实说,有啥错?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以为然,其实,他心里很有数,无论是张勇彪,还是那两个狗腿子,都是命不该绝,暂时死不了的。

    当然,不送医院抢救,那就另说了。

    人被打成这样,医院可不想担责任,立刻打电话报警。

    四美靠在车上,满不在乎地吸着烟,一看就是这种打人的事情,之前没少做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动手了吗?”安悦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就抽了几鞭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咬死了,没动手,都是村民们打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牛小田点头,又说:“四美是真的动手了,还是主力,打得很嗨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管,黄平野会处理的。”安悦冷静道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一辆警车开了过来,下来了三名派出所的警员,其中两个,牛小田记得,上次还去过家里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怎么把人打成这样!”一名领头的警员冷着脸上前质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兴旺村的村主任安悦,具体事情,由我来解释。”

    安悦上前一步,很有担当,言简意赅,将整件事儿的来龙去脉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三人骑着摩托,去村里砸玻璃、搞破坏,被愤怒的妇女们给围殴了。

    具体谁动手,看不清楚,场面很混乱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你是不是也参与打人了?”另一名警员上前质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牛小田摇头,“这群王八羔子,累死老子了,追了整个村子,都没能阻止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转移话题,老老实实回答问题,到底打还是没打?”

    “老大没动手,俺们打人了。槽,真不禁打,几拳就放倒了。”春风叼着烟、晃着膀子上前替牛小田解围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动手了?”领头的警员,指着四美厉声问。

    “对啊,他们到处砸玻璃,还拿着弹弓、砍刀,企图伤人,不该暴揍吗?”春风挺着胸脯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哪里人?”

    “用你管!”

    “把她们四个都铐上带走,先关起来。”领头警员下令。

    春风一听,顿时火大了,招呼其余三美过来,站成一排,“姐几个,都伸出手腕,让他们铐,我倒是想看看,谁敢铐,又是谁敢把手铐打开!”

    “铐啊!”

    四条胳膊齐刷刷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气势,相当嚣张,倒是把三个警员唬得一愣。

    尤其那两个跟班的,虽然拿出了手铐,却不知道该不该去碰四美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你们讲不讲理,要抓也该是张勇彪他们,严重扰乱治安,给村里带来严重损失,且造成无可挽回的负面影响。”

    安悦伸开双臂,挡在四美面前,小脸气得通红,仿佛能滴下血来。

    “安主任,请让开,我们只是在例行公事,涉案人员,要带回去进行调查。”领头警员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,小心我去告你们渎职。”

    双方僵持不下,就在这时,一辆轿车快速开了过来,从上面走下来一个年过五十的男人,正是青云镇的镇长李新平。

    “李镇长!”领头警员忙气打招呼。

    李镇长只是哼了一声,来到安悦面前,目光不善:“安悦,自以为是城里来的高材生,就觉得很了不起吗?”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