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“李镇长,这话什么意思?”安悦冷脸反问。

    “瞧瞧你治理下的兴旺村,刁民四起,无法无天!”说话时,李新平看向了抱着膀的牛小田,目光里充满了憎恶。

    “谁是刁民?”

    安悦气得浑身颤抖,到底年轻气盛,口不择言道:“难道说,我还要由着你侄子去村里随便打砸抢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无缘无故的恨!当年,张勇彪一家受到了严重排挤,不得不搬走,这说明,兴旺村的村风极差。”

    李新平袒护侄子,俨然把恃强凌弱的张勇彪说成了受害者。

    “放屁!”

    牛小田憋不住唾弃一口,骂道,“张勇彪当年犯事儿被抓,他家人没脸待在村里,麻溜地就卷铺盖滚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被人戳烂了脊梁骨!对于这样的家庭,就该多关爱,却硬生生给排挤走。小崽子,别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!”李新平勃然大怒,朝着三名警员吼道:“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,把他们都抓了,带走!带走!”

    安悦是村主任,四美身份不明,一看就是不好惹的茬。

    主要嫌疑牛小田,还没动手打人。

    领头警员正左右为难,这时,手机响起来了,连忙接通,点头哈腰喊了声所长。

    “没有!没抓人!我懂了,明白,明白!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领头警员如蒙大赦,招手道:“先这样吧,大家都回所里开个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,就这么走了?”李新平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们所长安排的,这件事亟待调查,不能盲目抓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们抓,就是盲目了吗?”李新平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镇长,不好意思了,县官不如现管,咱也不敢不听啊!”

    领头警员解释一句,带着两个同事,几乎是跑的,一溜烟的就没了影,引来四美的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只剩下李新平尴尬地站在原地,这时,他的手机也响了起来,神情很紧张,急忙快走几步,去一边接通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李新平重新回来,整张脸都变成了土灰色,一言不发地进了医院,没过五分钟就出来了,坐上车离开。

    安悦终于松了一口气,心知肚明,又是黄平野轻松摆平了此事。

    张勇彪三人的抢救,还在进行中。

    安悦带着大家在附近吃了顿早餐,回来后,又去医院内询问了医生,危险期过了,死不了。

    “姐,回去吧,困死了。”牛小田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安悦发了会呆,基层的工作不好干,到处受夹板气,她深感疲惫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刻,安悦都不想当这个村官了,叹口气,“嗯,不管了,回去吧!”

    让四美重新开上车,掉头返回了兴旺村。

    在路上,遇到了林大海,便招呼他也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安主任,小田,不好意思,昨晚睡得太死了,今早才知道,张勇彪那个混球,又来村里捣乱了。”林大海歉意道。

    林大海每日早出晚归,也不关注村里的事儿,但这次,他显然是专门等在路边的。

    “嘿嘿,张勇彪这次被打惨了,今后再不敢了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唉,这都怪李镇长,多年来一直护犊子,让张勇彪变得太放肆了。说起来,这也是我工作失职,留下的后遗症。”林大海坦言道。

    “林叔,我还发愁呢,怎么去安抚百姓的情绪。”安悦皱眉。

    “工地进展正常,我给你搭把手,先看看哪些人受伤了,让卫生所帮着处理下,严重的送医院。再统计下损失情况,村部的仓库里,还有些玻璃,拿出来给大家换上。”林大海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林叔。”

    安悦真心感谢,说起农村的工作经验,她当然不如守家在地多年的林大海。

    村口附近,还有很多妇女到处转悠,看到中巴车回来,立刻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听说张勇彪等人还活着,居然不少人露出遗憾的神情,又是咬牙切齿的一顿骂。

    安悦万分无奈,普法活动也要开展起来了。

    三辆摩托车,都被推到了村部大院,牛小田的那辆摩托,也被人帮忙送回了家里,甚至还帮忙喂了黑子。

    家里的窗玻璃被砸了,却没人埋怨牛小田。

    反而觉得,如果不是牛小田发现及时,还不知道张勇彪那个混球做出什么更过格的事来。

    况且,能抓住并胖揍张勇彪,难得出了一口闷气,等男人们下山归来,也显得女人在家也能做大事!

    安悦和林大海回了村部,牛小田则回到家里,不管不顾地倒头睡觉。

    醒来时,下午四点多。

    牛小田懒洋洋地拿起手机,兴旺群的消息都看不过来,往上翻了好久,才看到安悦艾特所有人,到村部报损失。

    有个好消息,村里的部分壮劳力,下山了!

    其中就有刘会计,据说累得够呛,也没采到多少山货,还差点崴了脚。

    引来了群里妇女们的嘲笑,废材,也就能记记账。

    牛小田看了会儿群里的热闹,这才走出屋门,坐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正在车上打牌的春风,立刻跑过来,笑嘻嘻道:“老大,该走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明天一早,你们就可以回去了。”牛小田点头,不忘煽情一句,“我会记得跟你们曾经在一起的美好时光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老大,曾经啥啊?黄总交代过,这次回去,必须带着你。”春风坏笑。

    “村里这么乱,过几天不行吗?”牛小田皱眉。

    “那你自己跟黄总说,俺们反正是听喝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明早一起出发,今晚不用护村,大家都好好睡个觉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答应下来,黄平野真心惹不起,更何况,人家又帮忙摆平了张勇彪带来的麻烦。

    厨师勾彩凤来做晚饭,牛小田让她多做几个菜。

    辛苦这些天,应该好好犒劳一下四美。

    此一走,她们可能以后都不会再来兴旺村了。

    勾彩凤连忙答应,转身又出去买菜了,回来时,拎着两只鸡,三条鱼,还有一条土猪肉,说是没花钱,都是大家给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带着四美,每晚巡逻,保护村里的妇女们,大家都看在眼里,心存感激,拿点东西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急啊,今晚吃大席。”勾彩凤笑道。

    四美开心不已,感受到了这份朴实的情感,头一次主动去帮着下厨。

    厨房里变得热闹起来,叮叮当当声音不断,四美一个接连一个被勾彩凤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够添乱的!

    晚上八点,桌上摆了十二个香喷喷的饭菜。

    安悦这才拖着疲惫的步伐赶回来,一*坐下来,说起一些没有在群里公开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