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牛小田猛摇头,见识浅薄,当真猜不出来。

    故弄玄虚,安悦撇嘴道:“里面有海肠,另外一个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还有切成薄片的牛鞭。”

    黄平野差点笑出眼泪,想起牛小田就姓牛,开玩笑道:“悦悦,要不,尝一口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吃呢!”安悦差点急眼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吃过了!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安悦涨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都是好东西,黄先生多吃点,以形补形嘛!”牛小田眼睛放光,并不清楚海肠是什么,却忙不迭将盘子挪到黄平野跟前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!也就你敢跟我胡闹。”

    黄平野没好气地瞪了牛小田一眼,夹起一块海肠,不气地放在牛小田面前的盘子里。

    牛小田笑着放进嘴里,味道嘛!好极了!

    午餐正式开始,牛小田原形毕露,也没气,直接动手。

    主动先给安悦扒了一只大虾,自己却把帝王蟹大卸八块,一手一个大钳子满口咬。

    黄平野只是陪着随便吃几口,平日里珍馐美味都吃腻了,也不稀罕这些。

    安悦开始还端着,小刀小叉小口品尝,表现较为矜持。

    在牛小田的影响下,越吃越饿,也渐渐放开了,足足吃了一只大虾,一大盆蟹肉,外加好几个鲍鱼。

    喝了一杯混合果汁,塞塞缝,牛小田摸着圆滚滚的肚子,打着饱嗝道:“感谢黄先生的盛情款待。”

    “先去休息吧,我去安排一艘船,下午三点去看风水。”黄平野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黄平野拿出手机,拨打了一下,阿生立刻从外面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阿生,带两位去508房间。”黄平野打了个响指吩咐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阿生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“508,是个套房?”安悦试探问。

    “这里没有套房。”阿生面无表情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俩,一个房间?”安悦惊讶无比。

    呵呵,黄平野又笑了,似乎早就等在这里,不以为然道:“两个房间也行,那就给小田安排两个女孩子,大厅里那些,可以随便挑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黄先生。”牛小田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跟小田一个房间。”

    安悦立刻改了口风,恼羞地在牛小田的肩膀锤了一拳,臭小子,这么不老实,还真想沾花惹草。

    黄平野又是一阵大笑,心情超级好,半开玩笑提醒,“悦悦,你可得把小田看住了。我不会看相,但会看人,小田将来的桃花运,一定超级旺盛。”

    “把那些桃花,全部掐死。”安悦发狠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假戏早晚成真。”

    两人跟着阿生,坐着宽敞的内部电梯,来到五楼。

    这里的奢华程度,超过五星级酒店,走廊里铺着软软的加厚地毯,墙上挂着逼真的美女油画,就连壁灯的造型,也是别出心裁,状如被风吹过的花瓣。

    来到508门前,阿生取出房卡开了门,便交给牛小田,转身回去了。

    房间很大,宽敞明亮,到处都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一张欧式风格的大型圆床,半面墙的背投电视,还有沙发、书柜、冰箱、办公桌,各种各样的衣柜。

    可以烘干屁屁的马桶,小型的冲浪浴缸,还有一张双人的*床。

    打开墙上的一扇门,里面还有个较小的房间,却是书房兼播放厅。

    “还说不是套房,这里摆张床不就是了?”安悦气呼呼叉腰,却发现牛小田不见了,连忙出去找,发现他正站在窗边。

    窗外,是个露天阳台,俯瞰下方,便是汹涌奔流的丰江,景色无限。

    “姐,这算是什么档次?”牛小田兴奋地问。

    “至少六星级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又一个心愿满足了,还没花钱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开心不已,上次进城,他就想住高档酒店,小气的安悦都不肯答应,只能住在她的家里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真想找两个女人?”安悦冷脸问。

    “盛情难却,想啊!你看那些女人,长得多带劲。”牛小田一脸认真在自己身上比划着葫芦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得了脏病?浑身张疮,脚底流脓?”安悦气得又掐了下牛小田的腰。

    “有这么严重?”牛小田惊恐状。

    “当然,有一种病,可以破坏免疫系统,特别可怕,灵丹妙药都治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悦姐,唉,年少不懂事,一时冲动,差点就中了招。”

    安悦呵呵一笑,消了气,就想去体验冲浪浴缸,“小田,我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大白天也洗澡?”牛小田不解。

    “错过机会可就没有了,这地方,拿着好几万未必能有机会住上一晚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洗啊?”牛小田眼巴巴的。

    “想得美!”

    安悦翻了个白眼,兀自去了浴室,牛小田则叼着烟,趴在阳台的栏杆上,满怀思绪地眺望着远方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牛小田依然不知道未来,守在小村或者远走他乡?

    但有一点,他能有今日,离不开*的传授,而*未了的心愿,无论如何,也要去实现。

    安悦泡澡长达一小时,出来后扶着墙,有种虚脱感,躺在大床上,一动也不想动。

    看够了风景的牛小田,也凑过去,躺在安悦的身边。

    那发丝间飘出的香气,非常好闻,忍不住陶醉地多吸了几口。

    安悦感受到了,微微一笑,继而转过身,用手撑着头,认真地问:“小田,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女朋友?”

    “还没想过。”

    “讲真的,英子不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“姐,别说这些,你根本不懂我。”牛小田平躺下来,头枕着双手,望着棚顶的水晶灯,愣愣地出神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,对我这么老实?”安悦迟疑了下,又问。

    “很不老实了!”

    “不,你从不越过尺度,是因为林英,还是姜丽婉?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,从来就看不上我,对吧?”安悦逼问。

    “姐,你很烦啊!”

    “牛小田,你让我很受伤,是不是我缺少女人味?或者,不够漂亮,浑身充满了缺点?”安悦坐起来,抓乱了半湿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姐,我就问你一个问题,你能跟姜丽婉一样,将最美的青春,将半辈子的时光,都留在兴旺村吗?”牛小田认真地问。

    “或许,可以吧……”安悦支支吾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