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“那就等明年洪水过后,再考虑吧!到时候,风水可能会变了。”牛小田提出自己的建议。

    黄平野沉默片刻,点点头,选择相信牛小田,将买岛的打算暂时先放下。

    如果大兴土木,被洪水冲得片甲不留,损失的不只有金钱,还有面子。

    四面环水的江心岛,却没什么风光,照比兴旺村还不如,一行人重新坐上豪华游艇,逆流而上,朝着来路返回。

    行驶了十分钟后,江面之上,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嗡鸣声。

    正在跟牛小田喝茶聊天的黄平野,脸色一凛,抓过一侧的对讲机,高声道:“阿生,马上转头靠岸!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对讲机里,立刻传来阿生的声音。

    跟着,船体猛然倾斜,桌上的两个茶杯向下滑落。

    牛小田弯腰伸手接住,滴水不洒,将其中一杯,递给了黄平野,自己的那一杯,一口干了。

    “反应这么敏捷?”黄平野很诧异,上下打量牛小田,好像是第一次认识他。

    “嘿嘿,好茶,洒了怪可惜的。”

    “走,出去看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黄平野招手,两人离开船舱,来到甲板上。

    三艘敞开式快艇,呈现品字形,正顺流急速驶来,每一艘快艇上,都坐着五名男子,无一例外都蒙着脸,只露着两只眼睛。

    不用怀疑,一定是黄平野的仇家!

    江上,无疑是动手的最佳地点,到时候,还可以推说是一场水上事故。

    此时,黄平野带来的保镖们,包括四美在内,都知道情况不对,全数出现在甲板上,抓紧栏杆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“可恶!*的。”

    黄平野愤怒地骂了一句,从对方的行驶速度断定,这些人首选的手段,就是将这艘豪华游艇撞翻。

    而快艇上的这些人,都是游泳高手,水上搏斗,可以占据先机。

    “小田!”

    安悦摇摇晃晃地奔过来,步伐踉跄,脸色惨白,早知道这样,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跟着来江上。

    不顾黄平野在场,安悦紧紧抱住了牛小田的胳膊。

    她不相信黄平野,但却相信牛小田,危机关头,只有这个小男人,可以救自己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,光天化日,无法无天了啊!”安悦尖声质问。

    黄平野哼笑,有些人有些事,是从来不讲规则的。

    “姐,别怕!咱水性好着呢,背着你都能过江。”牛小田拍拍那冰凉颤抖的小手,其实也在吹嘘。

    安悦半信半疑,兴旺村附近的小河,无论是水量和流速,都无法跟丰江相比,牛小田的水性,应该只是狗刨吧。

    一切来得很快!

    左边的那艘快艇,以最快的速度,笔直冲着游艇撞击过来。

    阿生驾船的水平一流,猛然朝着右侧转向,整个游艇快速摆尾,堪堪躲过了这次拦腰冲撞。

    巨大的惯性,让游艇上的人摇晃不稳,安悦更是整个人都飞了起来,幸好抓牢了牛小田。

    快艇擦着游艇边缘冲过去,最近的距离,不超过五公分。

    牛小田看清了,船上五人的*底下,都坐着个小型的游泳圈,一旦发生相撞,他们会立刻跳入江水中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擦身而过的刹那,这边的四美,已经将手中的匕首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扎中了三人,匕首插在肩头上,却没扎到开快艇的男子。

    阿生凭借精湛的驾驶技术,躲过一次撞击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次撞击,紧接着就来了。

    中间的那艘快艇,朝着右侧转弯,斜方向又急速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快艇的优势凸显,更加机动灵活,而豪华游艇只是好看,好吧,也有对抗风浪的稳定性。

    总之,动作反应远远不如快艇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,准备跳水吧!”

    黄平野脸色铁青一片,已经单手解下栏杆上的游泳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却见牛小田高高抬起右手,朝着那艘快艇挥了挥,嗨!

    此时,快艇是逆风的,而牛小田的手中,握着的正是惑风球,上面的气息,顺风飘了过去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确定,相隔几十米远,惑风球能不能起到作用。

    危机关头,悄然运起真武之力在手上。

    黄平野已经准备好跳江,然而,快艇的速度却开始减慢。

    开船的那名男人,好像突然重病,脑袋砸在方向盘上。

    绝好的机会,阿生拼力将游艇加速,斜方向往前冲,又躲过一次被撞翻的危机。

    黄平野稍稍松了口气,此时,游艇距离岸边,已经不足三十米。

    有目标的江上追杀,当然不会轻易放弃。

    第三艘快艇,再次调头冲过来,誓要在游艇靠岸强,将其撞翻。

    这次……

    牛小田老远就冲着第三艘快艇挥手,好像是很熟悉的样子。

    诡异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第三艘快艇居然转向了,撞在第二艘快艇的上面,两艘快艇上的十个人,全部落入到江水里。

    此时,第一艘快艇已经掉转过来,看到这一幕,急忙停在当场。

    一名男保镖跑了过去,大声问道:“黄先生,要不要跳下去,把他们都淹死在江里?”

    “不必!”

    黄平野摆摆手,吩咐道:“告诉阿生,按照原来航线,继续开船,回码头。”

    落水的那些男人,重新爬上游艇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黄平野已经看见,第一艘快艇上的一名男人,做出了撤退的手势。

    江上袭击任务失败了!

    “小田,走,回船舱歇着!”

    黄平野招呼着,看了眼安悦,又点点头,“也带着你的大媳妇吧!”

    你……

    安悦火冒三丈,都什么时候了还开自己的玩笑!

    接着,安悦几乎是被牛小田拖回船舱的,相当的没面子,坐在一侧的椅子上,沉着脸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黄平野递给牛小田一支烟,大有深意道:“小田,你小子有点邪门啊!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牛小田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你今天救了我,非常感谢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哪有的事儿,还是黄先生福大命大造化大,谁也不能把你咋样了。”牛小田笑着点燃了香烟。

    黄平野当然清楚,牛小田不会认识袭击他的那群人。

    一个乡下娃,路都不认识,怎么可能在城里有关系,他几乎可以断定,牛小田挥手之间,使用了某种法术,解决了这次危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