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张总痛苦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。

    还是,拼命将碎玻璃吞了下去,随后,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滚吧,再有下次,就让你把丰江水都喝了。”

    黄平野转过头来,脸上带着一丝嘲讽,下了逐令。

    张总忍着剧痛,连滚带爬,在夏花和冬月的监督下,逃离了江畔人家。

    黄平野压压手,让大家都坐下,叹了口气,颇为遗憾的说道:“我这人,从不亏待朋友,大家好好相处多好?偏偏有的人吃里扒外,尤其是,暗地里还算计本人,哎,都以此为诫吧!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如鸡啄米,接下来纷纷擦汗,也包括安悦。

    “姐,跟咱也没有毛关系。”牛小田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太,霸道了!”安悦想说太狂妄了,唯恐被黄平野听到,改了个词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大家尽情用餐,欢乐今宵!”

    黄平野说完,用力拍了几下巴掌,屋内的灯光立刻变暗了,随着激烈的音乐声响起,一群扭着腰肢的美女,快步登上了舞台。

    个头一般高,都超过一米七,体型没得挑,该高的地方高,该窄的地方窄。

    热裤,抹胸,长腿,藕臂,白花花耀眼。

    伴随着舞曲节拍,美女们蹦蹦跳跳,抬腿伸臂,扭腰摆胯,跳起了热情奔放的现代舞蹈。

    真带劲!

    过瘾!

    牛小田叉着一个虾肉丸,都忘了放进嘴里,目光一眨不眨地看着舞台。

    “小心看瞎了眼!”安悦不满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要是都不看,美女们岂不是要失业了,欣赏就是支持嘛!”牛小田口中的歪理一套套的。

    “等回去后,组织村里的妇女们跳给你看,也支持下她们。”安悦坏笑着调侃。

    “她们,也能算是女人吗?”牛小田目不转睛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歧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怕那些糙老爷们儿,把我给打死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有自知之明。”

    安悦抿嘴一笑,当然是玩笑,否则她这个村主任也别干了。

    一场劲舞谢幕,掌声如潮,牛小田拍得最响亮,怎么表演那么快就结束了,没看够。

    接着,一名怀抱吉他的清秀女孩登场。

    牛小田愣住了,连忙拿出手机,安悦见状,连忙提醒,“小田,大家都只是看,别拍照。”

    “不拍照,我记得她是网红,还关注了她的视频号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在手机上一阵翻,很快就找到了,还真是,网名野妹,打扮得却很纯,百万粉丝。

    野妹先是朝着大家深鞠一躬,站好后,拨动了琴弦,开始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哥哥哥哥你别走,妹妹陪你到白头……”

    唱得可真好,还能切换男女声,牛小田赞不绝口,扫了一眼黄平野,只是抱着膀子静静观看,脸上不见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网红在他看来,也不算什么,随便花点钱,就能叫来老老实实地卖力唱歌。

    再看桌上的其他人,也是司空见惯,没几个人看舞台。

    不是跟身边人小声聊天,就是装着品酒,偷偷观察着黄平野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觉得她怎么样?”黄平野转头问。

    “好啊,嗓子一流,反正我学不来。”牛小田赞道。

    “品质呢?”

    “这么远,看不清楚,但我关注过她,应该是个靠自己拼搏上来的乡下妮。职业嘛,付出劳动都该有收获,不分高低贵贱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重点扶持下。你等于帮了她,等会儿,让她来给你敬酒。”黄平野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,真不用气,酒量不行,都要喝多了。”牛小田推辞,也不想总成为关注的焦点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就算了!”黄平野并不勉强。

    吉他弹唱结束,又进了一段热舞,随后,就是叶子沫的节目,歌伴舞!

    叶子沫的唱功实在一般,但舞跳得不错,水蛇腰扭动的幅度很大,*甩得也很灵活,牛小田看得眼睛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“看了也白看,她跟你结仇了。”安悦撇嘴。

    “不,我只是在研究,上身不动,下面就跟安了陀螺似的,怎么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边看还比划两下,笨鸭子都没这么笨拙,安悦被逗笑了。

    恰好叶子沫看向这边,脸色一沉,舞蹈热度也降低了,很快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给明星点面子!

    场上不断响起掌声,倒是掀起了几次小高朝。

    下一个节目,是牛小田非常喜欢的,再一次将目光锁定了舞台,安悦在一旁说什么,都听不清了。

    钢管舞!

    还是一对男女,共用一根钢管,摆出各种难度很高的造型。

    男人肌肉结实,穿的是连体衣,而女人嘛,只有一块布,还小的不能再小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!”黄平野喊了声。

    哦!

    牛小田恍惚回了一声,眼珠子还在舞台上,惹得黄平野一阵轻轻摇头,到底还是乡下来的年轻小伙子,没见过太多世面。

    等钢管舞结束了,牛小田好像才从神游中回来,讪笑道:“黄先生,我好像听到你在喊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好像,就是!”黄平野使劲憋住笑。

    “那个,啥事儿?”

    “节目很精彩吧!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这是艺术,美啊!”

    哈哈,黄平野笑喷了,“成年了,爱看就看,扯什么艺术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这双眼睛,不管会看相,还能发现美。”牛小田还在争辩。

    “悦悦很美吧!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!”

    安悦无奈地将眼神看向一旁,黄平野真是过分啊,不调侃自己几句,似乎这日子都过不下去。

    牛小田这个傻小子,居然都没听出着话外音。

    “小田,晚上再辛苦下,给阿生治一治那个毛病。男人嘛,不能少了女人,否则,人生就不够丰盛。”黄平野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包在我身上。”牛小田拍着胸脯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有事儿,早餐后,你们就可以自由行动了。对,别忘了开走那辆车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黄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谢你,我发现了,四美回来后,功夫提高了不少。”黄平野笑道。

    “给她们点赞,听话又勤奋,都是好姑娘。”牛小田向着四美说话,这让黄平野更是开心,小伙子会办事儿。

    晚宴结束,众人纷纷退场,牛小田和安悦乘着电梯,又回到508房间。

    刚坐下来,牛小田的手机响了,是个陌生号码,普通至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