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慢慢靠近。

    果然看见距离三棵杨树不远的地面上,被挖了个大坑,刘会计为了这株党参,还真是下了不少力气。

    “就,就是那玩意!”

    刘会计颤声指着坑底,牛小田顺势看去,果然发现了一个圆球,上面粘着一层土,确实像是个人头。

    好像还有鼻子眼睛,呈现仰望天空的姿态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牛小田心里也咯噔一下,折了根树枝,大着胆子走过去,蹲下来仔细观察片刻,又用树枝捅了捅,感觉像是一个橡胶球。

    小心刮掉一层土,等真正看清了,牛小田发出一阵大笑,眼泪都要笑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,你笑什么?”不远处的刘会计,一头雾水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刘会计,你该配一副近视眼镜了。啥眼神啊,还小孩子的人头,我看你才是个傻大头!”牛小田大笑不已。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啥?”刘会计擦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“这分明是大粗腿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刘会计一*坐在地上,口中喘着粗气,语不成句道:“小,小田,别,碰了。回去报,报警吧!真,倒霉啊!”

    牛小田却弯腰拿起圆球,在手里颠着,笑呵呵地走过来。

    吓得刘会计原地用*往后挪,眼中全是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哈哈,胆儿可真小!”牛小田哈哈一笑,“不逗你了,这不是啥吓人的东西,而是非常少见的,土太岁!”

    “土,土太岁?”

    “对,你发财了,卖钱得分我一半。”牛小田提要求。

    “俺,挖到了太岁?”刘会计撑着站起来,哭丧着脸道:“还是倒霉啊,不都说,挖到这玩意,要走厄运吗?”

    太岁头上动土,要倒霉,这话在民间流传已久!

    有关挖到太岁走背运的传说,更是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牛小田却不以为然,笑道:“那都是扯淡的,不可信!这玩意不可多得,你要是害怕倒霉,那就给我,大不了我再免费给你一道平安符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小田,俺信你。”

    刘会计心中稍安,怎么肯放弃发财的机会,又嘘呼道:“看来,昨晚的那道符,太灵验了,俺果然来了财运!”

    取出皱巴巴的红塑料袋捋平,让刘会计帮忙撑着,牛小田把太岁装在里面,用手拎着,溜溜达达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刘会计忙不迭的在网上搜索,果然发现不少求购太岁的信息。

    还有人说,喝了太岁泡的水,多年的癌症都好了,非常神奇。

    也有人说,媳妇吃了一块太岁,居然怀了个三胞胎。

    “小田,回去后,俺们不如卖太岁水,五块钱一碗。”刘会计又打起多赚钱的小算盘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!”

    “贵了?要不,就三块。”

    “一块也不行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同意,皱眉解释:“别信网上那些人胡咧咧,这玩意上面有细菌的,喝了可能会死人。赚点小钱不够赔的!”

    “那,还是卖了吧!”刘会计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回村后,先来到刘会计家,两人将太岁用水反复洗净,表面略微泛黄,里面却是白白净净,品相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趁着刘会计不注意,牛小田还是割掉了多余的一小块太岁,悄悄揣进兜里,倒也看不出来少了。

    找来杆秤,重量是二斤三两。

    牛小田拍了些照片,又让刘会计搬来个腌菜的小水缸,装满清水,泡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小田,能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刘会计始终处在兴奋状态,不停搓着手,估计今晚要失眠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清楚,这玩意虽然稀罕,但一定不是天价,网上的价格也不可信,多打听下吧!”牛小田也不确定。

    “一人一半,决不食言。”刘会计的胸口都要拍骨折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合作愉快。”牛小田大笑,又说:“可以叫嫂子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就打电话,让她顺道买点好吃的。小田,晚上过来吃饭,咱炒八个菜,再来一瓶洋河大曲。”刘会计笑道。

    “吃饭就免了,等卖出去再说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摇摇头,背着手溜达着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中午,安悦问起此事,牛小田没隐瞒,不是小孩头,而是一个二斤三两的野生太岁。

    刘会计马粪蛋子发烧,好运来了。

    当然,卖了钱也有自己一半。

    否则,刘会计也不认识太岁是个啥,现在还会被噩梦缠身。

    “你的运气也无敌了,赚钱这么容易。”安悦也有点酸。

    “唉,倒霉了十八年,老天都看不下去了。这叫做,厚积薄发。”牛小田鼻孔朝天拽了个词。

    “别联系黄平野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!”

    “等问一下我爸,让他帮着打听下,有没有人买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悦姐!”

    安悦得意一笑,这样,就不怕卖给别人,刘会计起私心,少给牛小田分钱。

    自找麻烦,说的就是刘会计。

    听到好消息,刘会计的媳妇第一时间就兴奋地赶回来。

    然后,就把捡来太岁的消息说给了邻居金娥。

    一传十,十传百,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兴旺村!

    兴旺群里,都是关于太岁的讨论,女人们各种羡慕嫉妒恨,到底逼着刘会计媳妇,发了好几个大红包。

    不得不佩服女人们的手速,牛小田戳破了手机屏幕,居然一个都没抢到。

    而刘会计的家里,简直成了菜市场,熙熙攘攘,人流不息,地上的浮土都踩没了一层。

    大家都想一睹太岁的真容。

    还有人偷偷在手里握着小刀,想要趁着摸摸太岁的功夫,顺带着割掉一块带走,吓得刘会计不得不一直紧张地守在水缸旁。

    “小田,把水缸搬你家去吧!”刘会计打来电话商议。

    “嘿嘿,才不管呢!”牛小田不答应,“谁让你臭显摆,要是丢了,得把房子卖了,陪我那一半钱。”

    “唉,真盼着早点卖了,这日子没法过了。”刘会计唉声叹气,都是邻里邻居的,也不好直接往外撵。

    “不聊啊,有人敲门!”

    听到黑子发出的狂吠,牛小田挂断了电话,下炕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打开院门,就看外面站着一对中年夫妇,男的瘦高,女的矮胖,衣着普通,模样也一般,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