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看到男人有了精神,郭小翠终于笑了,连忙从兜里掏出一大把钱,使劲往牛小田的手里塞。

    钱是不少,一个巴掌抓不了。

    但是,一张红票都没有,绿的也没有!

    最大面额二十,十块、五块、最多的是一块,目测都加起来,也不会超过二百。

    牛小田欲哭无泪,想在他们身上赚钱,太难了!

    “俺平时捡废品卖,没整钱的。要是搁前两年条件好的时候,指定不这么寒碜。”

    郭小翠讪笑着挠挠头,很不好意思,她的年龄不超过四十,可眼角鱼尾纹深刻纵横,鬓角已经有了白发,比城里的同龄女人老了十岁都不止。

    算了,就当做行善积德吧!

    牛小田象征性地抽出一张十元,坚持将剩下的钱推回去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感动得一塌糊涂,就差跪下来磕头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,必须提前说明,路老哥的毛病,没治好,还得继续观察。”牛小田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咋办,俺们都听。”郭小翠连忙道。

    “把这道避妖符带在身上,先回吧!出了状况,再来找我,做好长期治疗的准备。”牛小田说着,取出避妖符,递给路发久。

    路发久急忙起身,双手捧着收下,郭小翠则拿出一个带着细绳的小布袋,将符箓装进去,挂在男人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一看就是,之前也有人给过类似的符箓,都知道该怎么佩戴。

    两人告辞离开,有了力气的路发久,跨上三轮车当司机,郭小翠则带着幸福和感动,坐在后面,一个劲儿跟牛小田挥手告别,时不时还抹把眼泪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牛小田躺在炕上,琢磨开了!

    蛇精、黄鼠狼精、老鼠精,如今又冒出个狐狸精!

    再来个刺猬精,民间所谓的五仙就聚齐了。

    搞什么鬼?

    到底谁在背后推动,是宫桂枝的*斗元道长吗?

    青云山下果然不太平!

    睡觉前,牛小田又点起一炷香,默念咒语,继续熏烤手指。

    弹指飞剑必须要尽早炼成,提前多做防范。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牛小田正在后园子练武,路发久夫妇骑着电动三轮,又来了!

    路发久还跟昨天一样,蔫头耷脑,气色暗沉,灰不溜秋!

    郭小翠也没了精神,强挤出一丝笑容,嘴唇抖着,看起来更像是在哭。

    三人重新坐在院子里,气氛竟然有那么点尴尬。

    “两位,怎么个情况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白狐昨晚又来了,它让俺跟大师多要几杯酒,说是好东西,它很喜欢!”路发久闷声道。

    六品叶野山参泡的酒,蕴含能量。

    从路发久目前的状态看,能量都被狐狸精给吸走了,难怪它喜欢。

    居然还想要,实在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“避妖符一点作用都没有?”牛小田又问。

    “好像,没有!”

    路发久轻轻摇头,将脖子上的布袋取下,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伸手向里面摸了下,一堆小纸球,往外一倒,立刻滚满了桌子。

    避妖符化作了小纸球,颗粒均匀,而且,还抟得格外结实,找不到缝隙。

    牛小田有理由相信,只有运用法力的情况下,才能做到如此均匀一致。

    实锤了!

    果然有一只狐狸精,附体在路发久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除了要酒喝,白狐还说啥?”牛小田郁闷地问。

    “它给你取了个外号。”路发久还没说完,郭小翠连忙推了他一把,估计不是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“俺,俺不想说。”路发久很是犹豫。

    “说吧,我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故作轻松,但心里的无名火已经开始蹭蹭往上冒了。

    一个畜生也配给牛爷爷起外号?

    “它,叫你共米田,还说你的名字不好,是牛不干活,家无半亩田。”路发久道。

    共米田?

    米田共!

    *!

    牛小田的鼻子都要气歪了,这外号的侮辱性极强,臭狐狸,老子必须要跟你没完!

    递给路发久一支烟,牛小田清清嗓子,说道:“路老哥,昨天咱就说了,治疗的过程会很长。别泄气,慢慢来,狐狸精在你身上的时间太长了,它是不会轻易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,还有啥法子?”郭小翠打起精神问。

    “对付它的招式多了,总有一个有效。”

    “俺们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郭小翠点头,实在找不到其他大师,兜里也没钱,只能在牛小田这一棵树上吊死。

    “这次,我把符箓刺在路老哥的身上,看白狐还能怎么办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在身上刺符?”路发久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*可不是一般人,传授的都是绝学。”

    马上就进行!

    牛小田让二人进屋,又让路发久脱了上衣,躺在东屋炕上,这男人还真是瘦,皮包骨,胸前的肋骨根根可见。

    打量下他的肚皮,瘪瘪的,皮肤也很薄,好像一点脂肪都没有。

    没法子,牛小田只能让他趴下来,露出后背。

    双手各自拿着一根银针,牛小田的手速令人眼花缭乱,很快就在路发久的后背上,刺下了两道避妖符,图案恰恰相反,也是增强版。

    没有血珠渗出,针孔也在眼皮下方,渐渐消失了。

    很神奇!

    目睹此景,郭小翠激动万分,这才真正觉得找对了人,由衷夸赞道:“大师真是高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当讲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手,却有些犯难。

    路发久的体质是大问题,翻个身都一头汗,虚弱的像是九十岁的老人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给他补。

    人参酒不能给,且不说价值几何,关键是,路发久喝了没用,反而成了狐狸精的补品。

    强武丹更不能用,路发久目前的状况,进补过度,吃一粒基本上就挂了!

    唉,还是吃点好的,先观察一下吧!

    中午剩了一些红烧肉,牛小田从冰箱里拿出来,装进方便袋里,让他们拿回家去吃吧!

    夫妻二人又是万分感谢,重新开着电动三轮离开。

    牛小田看见,三轮车刚刚启动,路发久就把冰凉的红烧肉,用手抓着往嘴里塞,可见肚子有多亏空。

    心酸啊!

    狐狸精太害人了。

    晚饭时,安悦得意洋洋,带来了好消息。

    父亲安在常帮忙联系了一些丰江市的有钱人,已经有人想要购买那块土太岁。

    “给多少钱?”牛小田兴奋地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