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“一斤五万,对方多给点,十二万。”安悦道。

    琢磨了下,牛小田觉得这个价格可以,不高也不低,算是很有诚意。这两天,他也在网上搜索了相关价格,大部分的报价更低。

    总之,不能指望靠着一块土太岁,就发了大财。

    牛小田没意见,“我看行,再问问刘会计。”

    一边吃着饭,牛小田给刘会计打去电话,土太岁有人愿意买了,十二万,卖不卖?

    半晌,那边没动静,牛小田着急道:“喂,喂,刘会计,咋了,这价格到底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安悦一脸不高兴,旁边小声嘟囔:“网上新闻看多了吧,还以为这破东西能卖百万,千万?”

    都误会刘会计了,半晌,电话里终于传来虚弱的声音,奄奄一息那种,“俺觉得,行!”

    刘会计居然激动的晕了,十二万啊,分到手也有六万,飞来横财!

    一年啥钱都不花,都攒不了这么多,怎么不行!

    转告安悦,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,等冷静下来,又提醒,对方希望当面交易,验证真伪,一手钱,一手货。

    “买家会亲自过来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“不,对方希望能把太岁送到丰江,还要在菌类研究所进行检验。等报告出来,就可以交易了。”安悦道。

    “这也太麻烦了吧!”

    “假货太多了,买家当然要谨慎。开始还说检验费要这边出呢,看在我爸的面子上,对方才没坚持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再去一趟丰江吧!”牛小田很不情愿,伸手道:“姐,车钥匙?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安悦不解。

    “明早我跟刘会计开车去,对了,还有买家联系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你们可以坐车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有车,为啥要坐车?刘会计也是司机,就不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都把车开到河里去了!”

    争执半天,怕豪车出事故的安悦,到底还是妥协了。

    答应明天会亲自开车,带牛小田和刘会计去一趟丰江,正好交易人她也认识。

    开车带着牛小田没什么,只是一想到车上还要坐着刘会计,安悦就觉得心里堵得慌,晚饭都没吃好。

    刘会计一定要跟着,亲兄弟也要明算账,省得背后嘀咕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整材料,我很累的。”安悦抱怨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那就给悦姐一杯酒,解解乏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着,从保险柜里,抱出泡着野山参的大酒瓶,殷勤地给安悦倒了一酒盅。

    “喝了不会流鼻血吧?”安悦有点迟疑。

    “绝对不会,我也来一杯。”

    呲溜,牛小田先干了,吧唧着嘴,安悦微笑着,也把杯中酒干了。

    睡觉还早,牛小田又去找张棋圣下棋去了。

    一老一少撸着袖子,吵吵嚷嚷,炮火连天,连战五盘,牛小田好歹赢了一局,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等回到家时,安悦已经睡着了,小脸红扑扑的,嘴巴微微撅着,倒也非常可爱。

    早上六点,安悦伸着懒腰起来,精神饱满,容光焕发,开着百万豪车,带着两个男人,再次赶赴丰江市。

    刘会计穿了一套干净的夹克服,西装裤,皮鞋倒也擦得锃亮,还戴了一顶前进帽。

    一坐进豪车,刘会计的双手便无处安放,想摸摸又不敢碰,拘谨的僵着身子坐着,口中啧啧赞叹,这车太阔气了,也只有跟着安主任混,这辈子才能坐上这么好的车。

    若论溜须拍马的水平,牛小田只能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安悦不为所动,稳稳地开着车,内心深处,倒是替林大海,感到了一丝悲哀。

    人走茶凉,此言不虚!

    两个男人坐在后排,一路聊着村里的趣事,笑声不断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,进入丰江市,安悦拿出手机,联系了一名叫做伏一方的男人,约在丰江市菌类研究所前方见面。

    “姐,这人是干嘛的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“收藏家!”

    “一定很有钱吧?”

    “听说有几个亿吧,还不包括手里的各种古玩字画。”安悦淡淡道。

    几个亿?

    刘会计眼睛瞪得溜圆,再看看怀里抱着的土太岁,深深感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巨大差距。

    丰江市菌类研究所,位于一处较为偏僻的街道上,五层中规中矩的老式楼房。

    一名四十出头,身穿灰西装的中年男人,正站在研究所的门口张望,样子看起来,带着些儒雅的气息,正是伏一方。

    安悦停下车,上前气地喊了声伏叔叔。

    伏一方微微一笑,礼貌夸赞安悦,出落的越来越漂亮,亭亭玉立。

    安悦又介绍了牛小田和刘会计,伏一方根本没瞧上,只是点点头,就算是打过招呼了。

    “可以看看肉灵芝吗?”伏一方问道。

    太岁,也叫肉灵芝,有人说它不吉利,也有人说它可以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刘会计连忙将大三角布兜递过去,伏一方费力解开,扫了几眼,看神情还算满意,随后进了研究所,大约十分钟后,又空着手出来了。

    检验需要时间,大家只能先等着。

    “他们会不会把俺的太岁给闷下啊?”三角布兜在刘会计手里团成了球。

    “有安主任呢,不能飞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转头观察了伏一方片刻,上前道:“伏先生,看起来,你身体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这话莫名其妙,买肉灵芝难道就是因为有病?

    伏一方稍感不悦,面无表情道:“都是些*病,也习惯了!”

    “不,你刚添了一个毛病,一到半夜,总觉得身边有人。”牛小田提醒一句,转头就走了,抱着膀看着门前的宣传栏。

    很惊悚好不好!

    伏一方愣在当场,眉头紧锁,问安悦,“悦悦,这个小伙子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“是个孤儿,好像会一些看相、风水等术士手段。”安悦不情愿地介绍,想想又补充一句,“现在是兴旺山产品加工厂厂长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啊!”

    伏一方恍然大悟,这才走到牛小田身边,气道:“小伙子,确实如你所讲,最近几天,一到半夜,就觉得心神不宁,总觉得身边好像有人,却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别熬夜,早点睡觉啊!”牛小田也不转头。

    “唉,养成习惯了,总要后半夜两点后,才有睡意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只是哦了一声,不表态,伏一方是个聪明人,立刻就懂了,“兄弟,请告诉我,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?必有重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