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黄平野通过邮局给寄来的,是行驶证和驾驶证。

    前一个证,所有人标明就是牛小田。

    而后一个证,让安悦都羡慕的眼红,不得不佩服,黄平野是真有本事,方向盘都没摸过的牛小田,居然就成了老司机。

    准驾车型一栏:a1a2!

    这标志着,牛小田都可以去城里开大车了。

    可这小子,目前只会骑摩托!

    “姐,是不是以后我就能开车了?”牛小田兴奋问。

    “你会吗?”安悦翻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近朱者赤,姐就是老司机,求带啊!”牛小田起身鞠了个躬,逗得安悦一阵大笑,真乖,很想去摸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牛小田没事儿就去找安悦练车,倒也能把豪车从兴旺村,一直开到青云镇。

    安悦也不得不夸赞,牛小田的领悟能力很强,是个老司机的材料。

    至于城里复杂的交通规则,只能靠背诵理解,具体实战,还要看以后的机会。

    采山的男人陆续都下来了,季常军又拔得头筹,采到的山货最多,两个大麻袋,翻山越岭一路拖回来的。

    对于父亲到村部当更夫,季常军还颇有微词,家里不缺这点钱,颐养天年的年纪又去当更夫,就怕被认为不孝。

    结果,被老爹骂了一顿后,也就只能答应了。

    季常军没忘给牛小田送来一袋子多汁的山梨,而张采仙也送来了晾干的羊肚蘑。

    牛小田来者不拒,一概收下,有吃有喝有朋友,觉得生活过得相当惬意。

    然而,这天下午,一辆脚蹬三轮停在牛小田家的门前,牛小田的心情一落千丈,路发久夫妻又来了!

    情况看起来比之前还严重,路发久是被媳妇郭小翠连扶带背弄进院子里来的,坐着那里,晃着脑袋抖着手,连烟都点不着。

    牛小田心头一沉,这只狡猾的狐狸精,一定没喝毒酒,还因此变本加厉的报复。

    “说吧,咋回事儿?”牛小田郁闷问。

    “俺就说了,大师可别见怪。”郭小翠犹豫道。

    “就收了你们十块钱,难道我还能坑你们?”牛小田不悦。

    “俺不是那个意思!”郭小翠连忙摆手,随后就抹起了眼泪,“俺们本来不想来,可真是熬不住啊!”

    郭小翠一边擦泪,一边断断续续讲述。

    上次离开后,他们完全按照牛大师的安排,将那个装着美酒的小瓶子打开盖,就放在厅的圆桌上。

    当晚,白狐没来,夫妻俩很开心,认为苦难的日子到头了。

    没动小瓶子,一直摆在那里。

    可是,隔天晚上,就有一只野猫跳了进来,弄翻小瓶子,然后,死在了屋里。

    这事儿啊,相当诡异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租住的房子,那可是镇上废弃工厂二楼的一间屋子,野猫居然也能从窗户里进来,还喝了酒,猫嘴里全是酒气。

    郭小翠将死去的野猫扔进垃圾箱。很快,镇里又死了三条狗。

    死因,中毒!

    一时间搞得大家伙人心惶惶,连累狗肉馆的生意都受影响,老板骑着摩托骂了一天街。

    再后来,白狐来了,开始威胁路发久,必须再去找牛大师。否则,活不过七天。

    牛小田估计,白狐说的不是找牛大师,而是找共米田,或许比这更脏更难听。

    没素质的狐狸,差点被毒死,恼羞成怒了!

    “俺们没想来找你,可真的熬不住啊!”路发久重复妻子的话,嘴唇微微翕动,声音更像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,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“大师,俺们谢谢你,能不能给指条路,哪怕找地方躲一躲也行。”郭小翠擦着眼泪。

    “哎,还不如死了,活着拖累你。”路发久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好死不如赖活着,哪怕你只剩一口气呢,俺看到心里也踏实。”郭小翠别过脸,流泪更多,无助且绝望。

    臭狐狸!

    下战书了!

    牛小田气不打一处来,说道:“今晚你们别走了,就住我这里,本大师要亲自会一会这只狐狸精。”

    “那咋好意思?”郭小翠嘴上推辞,眼中却有了丝神采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不过多添两副碗筷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大包大揽,让夫妻二人进屋,快速将行李卷搬到西屋,又在东屋炕上放了两床旧被子,让他们暂时住下。

    不免叮嘱,别碰那个红布蒙着的东西。

    随后,牛小田又取来一杯人参酒,递给了路发久。

    “俺,俺能喝吗?”

    夫妻二人也不傻,一系列事件串联起来,也知道那小瓶里的酒有毒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酒是安全的,再不补一下,你可真熬不住了。”牛小田沉声道。

    路发久手抖接不住,还是郭小翠接过酒,给他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跟着,路发久便倒在炕上睡着了,郭小翠无声坐在一旁,给男人揉着腿。

    蛇皮鞭、惑风球、弹弓!

    牛小田积极备战。

    弹指飞剑已经走完炼制流程,狐狸精来了,也可以试一下。

    又检查了胸前的超级护身符,*留下的这件宝贝,才是最大的安全保障。

    勾彩凤按时来做饭,郭小翠连忙出来帮忙,跑前跑后,表现得很殷勤。

    对此,牛小田也没跟勾彩凤解释,只是让她多做出两人份。

    而勾彩凤的最大优点,就是从不多言多语。

    安悦可就不是那么好对付了!

    一回来,就看见了院子里的脚蹬三轮,又看见多了两个土里土气的男女。

    安悦来到院子里,询问正抱着膝盖思考的牛小田,“小田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两个来找我治病的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住在家里吗?就是医院,也不是所有人都住病房啊!”

    “姐,你有没有搞错,我才是房主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侵占了租户的利益。”安悦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要是不满意,我可以跟病人挤在一起住。”牛小田不以为然,揉揉鼻子,又说:“其实啊,我还是建议,你先搬到村部去住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是不是把东屋也租出去了?”安悦上火了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,哥现在像是差那点租金的人吗?”牛小田斜着眼,那是相当的傲气。

    有豪车,有存款,牛小田咸鱼翻身,目前身价不低,都加起来,几乎可以名列兴旺村的首富了。

    安悦觉得其中有古怪,没再发火,坐下来问道:“小田,他们得了什么病?没有传染性吧?”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