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前一幕,让牛小田心疼无比,心中火苗三丈高!

    是黑子!

    此时倒在后园门口,奄奄一息,四肢抽动,正费力地抬着头,眼含泪花地看着面前的主人。

    就在它的左前腿上部,插着一根细长的针管。

    一定是毒针!

    身后传来脚步声,作为职业保镖的夏花和冬月,对环境非常敏感。

    牛小田跳下炕时,她们就醒了,披上衣服就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冬月,快去端一杯水过来。”牛小田焦急地喊。

    冬月连忙跑回屋,而夏花用手机照明,拔出毒针打量后,可惜道:“唉,可怜的小崽子,黑子是活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让它死!”

    牛小田的吼声,吓的夏花一个激灵,连忙赔笑:“老大,俺说的是实话,这种针叫做三步倒,黑子能坚持现在,很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倒下?不可能!”

    牛小田眼睛都红了,夏花没敢再吱声。

    冬月端水跑来,牛小田立刻取出寒玉蜘蛛的粉末,倒入平时两倍的量。

    “把黑子的嘴扒开!”

    二美听令,立刻上前扒开黑子的嘴,好多尖牙,口气不重。

    牛小田将水小心地灌了进去,随手亲自抱起黑子,将它放回到屋里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一定是大毛进村了!”夏花低声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知道,给黑子射毒针的,绝不会是白狐,一定是人类,那就是高大毛。

    只要除掉这只狗,才能畅通无阻地进入院子。

    “敢对黑子下手,老子一定要拔光他的毛,说到做到。”牛小田发狠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威武!俺跟你一起拔!”冬月大赞。

    此时到外面去寻找高大毛,会非常危险,况且,高大毛指定不是一个人行动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没让二美出去冒险。

    黑子很痛苦,低声呜呜叫着,牛小田轻轻拍打,直到黑子睡着了。

    三人就蹲在堂厅里,围在一只狗的周围,抽着烟聊天。

    综合分析,以黑子的灵敏,不会轻易中招。

    高大毛这伙人一定搞出怪动静,吸引黑子去了后园子,早准备好了,射出的毒针绝不止这一支,明天可以仔细找找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小时,黑子突然动了下。

    夏花使劲揉揉眼睛,没看错,确实是黑子动了,还睁开了眼睛,挣扎了几下,居然站了起来!

    夏花又惊又喜,大赞道:“老大,俺服了,你简直是神仙,能起死回生啊!”

    “一般一般!”牛小田傲气摆手。

    “老大,黑子不会有后遗症吧?”

    “绝不会!”

    黑子试着走了几步,感觉不错,很快就撒欢地跑了起来,在牛小田的腿上蹭来蹭去的,还跳着高想要舔手。

    失而复得,牛小田也很开心,拍着头告诉黑子,以后都不要去后园子了。

    随后,黑子跑了出去,到茅房附近去方便,跑肚拉稀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“你们睡觉去吧!”牛小田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俺们得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夏花有些迟疑,她们也没想到,高大毛这么快就赶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有动静我再喊你们。”

    夏花和冬月回到西屋躺下,牛小田则出了门,坐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随手摘了一串葡萄,一颗颗放进嘴里,吃葡萄吐葡萄皮。

    牛小田在等白狐。

    今晚,要不是白狐提醒,再耽搁片刻,黑子肯定就挂了,必将失去这个最忠诚的伙伴。

    该打打,该斗斗,对方帮了忙,总要说一句感谢!

    过了半个小时,白色的虚影骤然出现,正是白狐来了,虚弱的黑子,无法靠前,干脆趴在主人的身边。

    随即,脑中嗡鸣响起,白狐又发起意识交流,“哈哈,共米田,你在等本仙?”

    “多谢提醒,保住了黑子的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回应,同时向前抱了抱拳。

    “黑子有本仙熟悉的味道,不能让它死。”白狐不以为然,做了个背手的傲气姿态,又说:“共米田,你也不错,居然真有解毒药。”

    “白飞,你这起外号的水平也太差了,共米田,土不土,洋不洋,不搞笑,还挺拗口。”牛小田*。

    “那就直接叫米田共。”

    “文明点,能不能别跟屎尿屁挂边?你可是个狐仙,怎么*的这么低俗。”

    “看在你承认我狐仙的份上,好吧,以后就叫你牛牛。”

    我倒!

    牛小田差点崩溃,这狐狸就是装傻充愣,牛牛这个词在民间,可是代表着小孩子的那个地方,更是可恶。

    “牛牛,准备好磕头下跪了吗?对,怎么说没忘吧?”

    没几句,白狐又发起了挑衅,牛小田似乎懂了,在狐仙的眼中,自己更像是个有趣的玩具。

    通常情况下,都是要玩够了,才能销毁或者抛弃。

    “士可杀不可辱,再逼我,真对你下死手了。”牛小田反过来威胁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弹指头吗?”白狐哈哈大笑,伸手在眼角弹着手指,“我弹弹弹,弹走鱼尾纹,弹出绝世容颜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被逗笑了,不得不承认,这只狐仙很逗乐,还有那么点,萌萌哒!

    不,决不能被假象迷惑!

    狐狸精也是戏精,向来诡计多端。

    牛小田使劲晃了晃头,抗拒脑中的胡思乱想,抱着膀道:“白飞,路发久人不帅,媳妇也不漂亮,还没钱,无一处优点,你咋就选中了这么个人?说实话,太掉狐仙的身价。”

    “槽,具体咋回事儿,这*肯定告诉你了!”白狐再爆粗口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祖辈的恩怨吗?过去这么久,看开点,没必要追着不放。”牛小田想要当个说,能平息战火,劝退这只狐仙,也不失是一种智慧。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,誓言就要遵守。否则,就跟猪狗一样。”白狐骂道。

    “别骂人!”

    “牛牛,别瞎掺和这件事,路发久至少还要遭两年罪,然后再死,活该,我呸!”

    白狐很愤怒,感觉像是路发久亏欠了他。

    不对,这里面一定另有隐情。

    见狐仙暂时忘了逼自己磕头下跪,牛小田装出善解人意的样子,“白飞,我认为你本性很善良,连黑子都能救,怎么会随意伤害人的性命呢?看来,你一定受了委屈,不妨说出来,我要是觉得你有理,明天就让他们走。”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