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黑暗中,感觉白狐的眼中,出现了亮光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这人最讲道理了。”牛小田挺了挺胸脯。

    哈哈,白狐突然发出一阵爆笑,震得牛小田都有种眩晕感,差点一头栽倒。

    “牛牛,你不会以为,本仙真那么傻吧!”白狐笑声不断,“你保护不了路发久,而且,你也要死,有必要跟死人说出本仙的秘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只臭狐狸,耍老子玩!”

    接连被戏耍,牛小田恼羞成怒,取出个小瓶子,打开瓶塞,就想朝着虚影泼过去。

    里面是清水,但融入了蓝翅蝇的粪便,毒酒不上当,那就直接泼毒水,那就比一比,看谁更狠!

    冷笑传入脑海,白狐虚影快如闪电,不等毒水泼出,一招就打在牛小田的胸口。

    吾命休矣!

    牛小田悲叹,突然觉得,真武之力快速集中到胸前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白狐的虚影被弹开很远,骤然消散,继而变成了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,就在院子里滚了好几圈,毛发都脏了!

    牛小田愣了半秒,立刻扔了小瓶子,抽出蛇皮鞭。

    天赐良机,今天一定要干掉这只可恶的臭狐狸!

    多好的皮毛,可以做个围脖,驱寒保暖。

    还有,诱人的狐丹,炼化之后,应该又可以提升一层。

    弹指飞剑!

    这次有效,白狐躺在地上,真不动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飞奔向前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蛇皮鞭精准缠住白狐的脖子,一用力,将它给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牛牛,你跟我说实话……”

    白狐现出原形,依然能发起意识沟通,法力受限,传入脑海中,倒是没有了嗡鸣噪音。

    “老子有大名,不用你起外号!”牛小田傲气纠正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你为啥有玄通真人的独家灵符?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无妨,玄通真人是我*。”牛小田冷笑,手中用力,白狐的小舌头便伸了出来,红嘟嘟的蛮可爱。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,玄通真人当年救过我的命,我不知道你是他的徒弟。”白狐继续哀求。

    居然还跟*有渊源?

    那也不行!

    牛小田冷声回应,“我不杀你,你这货肯定要回头杀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感激玄通真人,怎么会杀他的徒弟?前段时间,我还去看过他。可惜啊,洞府都不知道被哪个千刀万剐的混球给烧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汗了一个,洞府就是本人烧的,是不想有人再进去,发现捡走遗落的宝贝。

    至于*,仙逝之后,已经化作一股清风消散了。

    当时,牛小田还感觉无比的神奇。

    “你们狐狸最狡猾,说话向来不算数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还是不买账,搬出*也不行。

    话说,同门相残的事情,也是屡见不鲜,更何况还没有*主持公道。

    白狐使劲扑腾,求生欲驱使下,怂了,哀求道:“我可以吐出内丹,交给你保管,那就是我的命。这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好主意!

    牛小田心花怒放,点头道:“好吧,交出内丹,饶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对天发誓。”

    “爱交不交!”

    呕!

    一颗纯白色的珠子,从白狐的口中吐出,牛小田急忙接住,抑制不住心头的狂喜。

    省得在死狐狸身上乱翻了。

    看出牛小田眼中的*,白狐更加慌乱了,嚷嚷道:“牛小田,不要言而无信,我要是死了,这颗内丹你也用不了,会爆开的!这还是玄通真人传授给我的法术,丹元与神识融为一体。”

    该不该信这只狐狸呢?

    半信半疑,但宁可信其有!

    “既然我用不了你的内丹,留着你,还有啥用?”牛小田不满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做事,跑腿送信,找个宝贝啥的。牛老大,别的不说,拥有一只狐仙,那是多有面子的事呀。”

    改口了,叫牛老大!觉悟提高了。

    有点意思,拥有一只狐仙,确实超有面子,同行之中,试问谁能争锋!

    “好吧,上天有好生之德,就饶你这一次。”牛小田松开了蛇皮鞭,白狐落在地上,呼嗤嗤的喘着气,还发出了咳嗽声。

    片刻,白狐消失了,化作了一团稀薄的气息,已经没了人形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要是不休养,化气也会消失的。到时候,一只狐狸到处跑,还不被阿猫阿狗的欺负啊!”白狐可怜巴巴商量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想跑?”

    “不,其实从昨晚开始,我一直都在这里,只是你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藏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养仙楼!”

    什么养仙楼?

    牛小田琢磨了半天,不由一拍脑门,懂了!

    正是从伏一方那里拿来的小竹楼,又叫养仙楼,真没想到,白狐居然一直就在路发久夫妻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,别再折腾路发久了。”牛小田答应了,也感觉累了,很想回屋去睡觉。

    “唉,没有内丹,能做的事儿太少了。”白狐叹气声传来,那团气息便从窗缝飘进了东屋里。

    总算搞定了!

    牛小田回屋后,找到一个带皮塞的小药瓶,将狐丹装在里面,盖紧了,不留一丝缝隙。

    还是不放心!

    又找来一根细绳,沿着瓶口系了一圈,延长部分挂在脖子上。

    终于可以安心睡觉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回到房内,却看到了恼人的一幕。

    三个家伙齐齐移动了位置,身体倾斜,占满了整铺炕,也没地方躺下啊!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男子汉,当然不能被女人欺负住。

    “谁在那里?”

    牛小田低声喊了一句,果然,夏花和冬月一扑腾就爬了起来,四下打量:“老大,咋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没事儿,继续睡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坏笑,终于有了个空地方躺下,夏花不由埋怨:“老大,不带这样的,你都忘了狼来了的故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又不是小孩子,啥时候都要听令。”牛小田翻了个身,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“老大说得对,他讲一百遍故事,我们就得上一百次当。”

    冬月打着哈欠拉了夏花一把转身睡了。

    安悦也转了个身,睁开眼睛,看了看黑漆漆的屋里,悄悄叹口气,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个好日子。

    中午起床,让路发久夫妻又吃了一顿午饭,牛小田便将二人叫到东屋,告诉他们,可以回去了!

    昨晚已经跟狐仙商议妥当,不再去打扰他们的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