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师,白狐说话能算数吗?”

    路发久依然忧心忡忡,之前白狐也离开过,到底还是回来缠着他不放,一次比一次更加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郭小翠的表情也写着担忧,还有不舍,只有在这里,她才能睡个安稳觉。

    “路老哥,不知道该说你点啥,白狐一肚子委屈。你,肯定跟我撒谎了,编了个故事来骗我。”牛小田沉下脸来。

    “大师!对不住啊!”

    路发久彻底慌了,噗通一下就跪倒了,使劲磕了几个头。

    “把他拉起来。”牛小田不耐烦道。

    郭小翠连忙将男人拉起来,照着胳膊就捣了五六拳,“你这个怂货,咋就不跟大师说实话呢!”

    看来,同床共枕的郭小翠,这么多年,也不知道实情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吧,到底咋回事儿?我也好劝劝白狐,别再跟你没完没了。”牛小田不悦地说道。

    半弯着腰站在地上,路发久擦着泪,还是一五一十的交代了。

    这只白狐,其实,就是祖辈饲养的保家仙。

    也曾经让家族风光一时,昔日有童谣云,大路朝天,富贵无边,说的就是路家。

    人性贪婪,有了钱就想长寿,祖辈又开始惦记白狐的内丹,终于有一天,汇集了几位术士,对白狐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白狐受伤逃走,从此开始报复路家,一直延续至今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,一定跟白狐有约定吧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路发久点头,又说:“祖辈发誓,白狐保佑路家富贵,路家要保证白狐修行,若有违背,寿不过四,代不过五。”

    “说具体点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违背誓言,人活不过四十岁,延续的后代,不会超过五代。俺,就是最后一代,还没孩子。”路发久耷拉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俺还以为是俺怀不上呢,总觉得亏欠你!俺咋这么憨,早该跟你离了!”

    郭小翠气狠狠照着男人脑门使劲点了下,力气大,让他孱弱的身体一个踉跄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一直在抗争誓言,对吧?”牛小田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,从祖辈到俺这里,一直想杀了白狐,破了誓言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郭小翠泪如雨下,不住埋怨,“你是个混球啊,犯了错,就该道歉,咋还想着继续作恶呢!活该你受穷,还连累了俺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拉开郭小翠,不能打了,再打就散架了。

    “俺早就怕了,一直道歉,求放过。可,可白狐不答应啊!”路发久用手背擦着眼泪,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听烦了,摆手道:“回去吧,好好过日子,白狐不会再去找你们。但你们也必须放下,别让仇恨再延续了。”

    “俺哪敢啊!”路发久使劲摇头,“俺发誓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发誓了,吃亏还不够吗?”牛小田瞪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好好!俺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待你媳妇,这么多年跟着你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俺一辈子对媳妇好!”路发久费力挺了挺胸脯,郭小翠不争气的眼泪汹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都别哭丧这个脸,好好过日子吧。从面相看,两年后,你会有个儿子,从头开始!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师!谢谢大师!”

    夫妻二人异口同声,欣喜不已,郭小翠又掏出一把零钱,将牛小田看都不看,难为情地又塞了回去。

    重新骑上脚蹬三轮,夫妻二人千恩万谢后,离开了兴旺村。

    坐在车上的路发久,沐浴在阳光里,饱含泪水的双眼,一直注视着前方,在那长路尽头,是新生活的开始。

    送走两人,牛小田一身轻松,接下来,该对付高大毛了。

    经过仔细搜寻,二美在后园子里,又找到了四根针管,由此推测,高大毛一行至少五人。

    当时,五人蹲在墙头,齐齐发射,尽管黑子灵敏,但寡不敌众,到底有一根针管,扎在左前腿上,中毒倒地。

    有组织,有策略,胆大心细,高大毛的手段,不是张勇彪那个夯货能比。

    牛小田郑重召开了战前临时会议。

    参会者,夏花和冬月。

    总策略,静观其变,敌不动,我不动,找准机会,打他个落花流水。

    高大毛有目的而来,不能扩大战斗面,仅凭三人之力,是无法保护整个兴旺村的。

    制定行动代号:拔毛行动。

    夏花冬月都带着匕首,但这玩意只能近身攻击,而对方却有弓弩,还能发射毒针,非常危险。

    于是,牛小田又做了两个弹弓,购买了大批铁珠。

    在练武场上设下靶子,夏花和冬月开始练习弹弓,啪啪的响声不绝于耳,还有二美开心的笑声。

    跟着牛老大,又将掌握一项本事,打弹弓!

    牛小田作为教练,郑重传授心得,不要小瞧弹弓,非常考验眼力和双手的协调程度。

    射中对方不是目的,射瞎对方的眼睛,才是本事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牛条田拉起弹弓,相隔十几米,准确射中靶心,立刻引来二美的一阵欢呼和掌声。

    安悦下班后,发现脚蹬三轮不见了,顿时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找到牛小田询问,“小田,病人出院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,遇到本大师,那是他们烧高香,手到病除。放心,以后都不会再来了!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你搞定了白狐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昨晚我跟白狐进行了一番促膝长谈,它深刻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幡然悔悟,立志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好狐狸。”牛小田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安悦被逗得大笑不止,当然一个字都不信。

    嗯,这个混小子的吹牛水平提高了不少,都知道拽词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原本打算,想让二美跟安悦住,他独享东屋。

    一提这个话茬,安悦差点就急了,表现很强硬,牛小田这个房东,涉嫌严重侵犯租户的权益,降低房租也不行。

    牛小田只能跟二美睡东屋,安悦却更不答应,三人同屋,容易让人联想到ppp,传出去影响太坏。

    要是传到黄平野耳朵里,只怕他也会不高兴。

    如此,房东只能长租户一起住,牛小田暗自腹诽,难道这事儿听起来,就合情合理,顺理成章了吗?

    摆脱不了跟安悦作伴的命运,牛小田也很无奈,只好将蒙着红布的养仙楼,从东屋挪到了西屋炕角。

    嘿嘿,长夜漫漫,无心睡眠,还可以找狐仙聊聊天嘛!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