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后院路边,有个烂树根堆成的柴火垛,规模不小,隶属于老光棍李旺根,冬天烧炉子的好材料。

    三人轻手轻脚,来到树根垛的后面,夏花和冬月分别两边,牛小田干脆爬到上面,纷纷准备好弹弓。

    潜伏完成,静等猎物上钩。

    一定给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臭流氓,来个漂亮的反围剿!

    片刻后,在朦胧的月光下,东侧村路上,出现了六个匀速行走的黑影。

    他们脚步很轻,并没有惊动那些看家狗。

    领头的那人,还在左顾右盼,就怕突然有人出来,干扰了行动。

    越来越近,牛小田有些激动,肾上腺素分泌提升。

    与人斗,其乐无穷!

    痛快打一场,回去睡得也香甜。

    夏花悄悄指了指最前方的男人,冲着牛小田竖了个大拇指,又比划着搓头发的动作。

    啥玩意?

    老大,天太热,想洗澡?

    这可不行,执行任务期间,不能搞特殊。

    看着牛小田茫然的眼神,夏花只好对了个口型,高~大~毛!

    这多简单,净整那没用的!

    此人中等个头,戴着黑色运动帽,一手拿着新款的弓弩,一手拿着细长的手电筒,黑布蒙面,只露着两只眼睛。

    高大毛身上的肌肉块并不凸出,但格外结实匀称,再看腰背笔直的走路姿态,一定是个练家子无疑。

    接下来三个男人,都是虎背熊腰的大块头,其中一人的肩头,还挎着折叠梯子。

    最后面的两名女人,个头也有一米七,都是假小子短发,看起来很干练。

    这是一支不可轻视的流氓队伍。

    纪律严明,装备齐全,要是还有猎枪的话,牛小田都要找个地方,暂避一下风头。

    在牛小田家的后院围墙外,六人停住脚步。

    高大毛默不作声地做了个手势,拿梯子的男人,立刻上前几步,打开折叠梯,支起在围墙上。

    跟着,一名男人立刻登上梯子,蹲在上面,支起了弓弩。

    超厚的鞋底,倒是不怕围墙上的碎玻璃。

    梯子移动位置,又一名男人登上围墙,短短两分钟,除了高大毛,其余五人都上了围墙。

    喵~

    小奶猫的声音传来,正是从一名男人的手机里发出的。

    这是想吸引黑子过来,由此看来,他们也不确定,昨晚是否将黑子干掉了。

    想到黑子中了毒针,牛小田心里的火气就冒了出来,转头冲着夏花冬月分别做了个口型,高大毛。

    二美会意点头,兴奋地拉起弹弓瞄准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将弹弓拉满,三人齐齐对准了高大毛的后脑。

    射!

    嗖嗖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两个铁珠瞬间飞出,冲向了高大毛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弹弓压低,故意慢了半拍。

    没想到。

    高大毛听觉相当灵敏,反应也很迅速,猛然低头,居然躲过了两枚致命的铁珠。

    牛小田射出的铁珠,位置较低,擦着高大毛的头皮飞过去,不但将帽子给打飞了,还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。

    看清了!

    高大毛的头上,头发并不浓密,出现了早衰谢顶,跟名字不相符,有蓄意夸大宣传之嫌。

    头皮*辣的,高大毛呲牙伸手摸了一把,满手血。

    “射墙上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吩咐一句,又在弹弓上装上一枚铁珠,瞄准高大毛的同时,人也在树根垛上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道黑影迎面飞来,正是高大毛抛出的手电筒。

    牛小田凌空抽脚踢飞,同时弹弓又一次射出,这次打中了高大毛的脸。

    当啷!

    估计要有牙齿提前下岗了。

    二美听令,开始朝着墙上的五人射击,心有灵犀一点通,二美首先瞄准的就是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嘭嘭!

    两女的*蛋被铁珠射中,疼得一声叫唤,跌落到后园子里。

    另外三人匆忙转身跳下来,二美利索地不断射击,又有一人裆部被铁珠射中,疼得在地上乱跳。

    这边,牛小田已经跟高大毛交手了!

    高大毛的身手相当不俗,来不及发射弓弩,扔在一边,双拳便如雨点般,冲着牛小田猛攻了过来。

    估计是练过拳击,速度也太快了!

    牛小田频频躲闪,好几次都差点被拳头击中,不得不一再向后退。

    二美也闪身而出,跟其中两名彪形大汉开始交手,对方挥动砍刀,寒光道道,招招狠厉。

    二美则挥动匕首,躲闪的同时,一次次发动近身攻击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牛小田运起真武之力,右拳直冲,对上了高大毛的左拳。

    这一下,足足让高大毛后退了两米,眼中闪出惊愕之色,根本没想到,牛小田的拳头居然会这么硬。

    手上传来的剧痛,让他的那只手,几乎抖成了虚影。

    到底是个大流氓,也有其过人之处,意志力蛮惊人的,高大毛右手后伸,将砍刀抽了出来,夜色中寒光凛凛。

    牛小田冷笑,抽出了蛇皮鞭,隔空猛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隔着两米多远,高大毛只觉得右手腕像是要断掉了,刚举起的砍刀,居然当啷一声,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愣神之际,却见牛小田再次挥动鞭子。

    劲风扑面!

    高大毛猛然低头,头上的一撮头发,居然也被鞭子给卷走了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两名女子已经重新翻墙回来,攀爬时,双手被围墙上的碎玻璃,割的鲜血淋淋,疼得直甩手。

    “高大毛,胆敢来找茬,老子早晚拔光你的毛。”牛小田冷笑。

    “撤退!”

    终于听到高大毛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一行六人,掉头就跑,拿出了百米冲刺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追不追?”

    夏花打得意犹未尽,摩拳擦掌,兴奋地问。

    “穷寇莫追,难说他们有保命的手段。”牛小田摇摇头,关切地问:“你们没受伤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夏花回答。

    “俺肩膀差点挨刀,衣服破了。”冬月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忙上前查看,蹭掉一小块皮而已,不碍事的,回去简单包扎下,都不用上药。

    “跟着老大行动,打得就是过瘾。”夏花哈哈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,今晚把他们给打蒙了。”冬月也笑了起来,又显摆,“那男人被俺在腿上扎了一道,都冒血了!”

    伏击行动,大获全胜!

    还有战利品,一把砍刀,一个强光手电,三把弓弩,还有个折叠梯子,全部予以收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