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前方一群大笨鹅正在横穿马路,脚步悠闲,夏花不得不骂咧咧地停住了摩托。

    牛小田感觉手机有振动,掏出来一看,是天气预报,今晚小雨转多云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条信息一直没看。

    点开后,牛小田有点发蒙,居然有人给他的账户转了两万七。

    不会是有人搞错了吧!

    等有人找来,再考虑退不退的问题,牛小田揣起手机,笑道:“夏花,跟我大老远跑一趟,给你些辛苦费吧!”

    “老大,谢谢了,但俺不能要。”夏花竟然拒绝了,又说:“黄总交代过,不能拿起你的钱。”

    哦,那就算了!

    “你们一个月能拿多少钱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夏花犹豫下,还是说了,“俺们每月一万八,大姐多点,两万吧,也可能更高些。干得好,还能额外再给奖励,多少不定,半年一结。”

    真不少!

    酸毁了……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,牛小田嘴上却说:“工资不算很高啊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俺们觉得还行。吃饭穿衣都不花钱,加上奖金,每年也能攒二十万呢!”夏花表示很满意。

    人和人不能比,兴旺村的村民们,起早贪黑,一年都攒不了夏花一个月赚的。

    当然,牛小田也理解,四美所从事的职业,属于高危行业,薪水当然不该太低,也是靠手艺吃饭的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安悦和冬月已经吃完了。

    主人没回就都先吃了,真不见外!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是计较人,狼吞虎咽地吃完,正想出去溜达一圈,却听见西屋的安悦喊他。

    “姐,啥事儿?”牛小田进屋问。

    “今天给你发工资了,哼,一天都没上班。”安悦撇嘴。

    “哪有工资?”牛小田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没收到信息吗?”安悦惊得扑腾坐起来,还以为自己转错了账户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牛小田摇头,又补充,“账号倒是有条两万七的信息,估计是有人搞错了,还没来电话找。”

    “吓我一跳,那不就是工资吗?”安悦重新躺下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顿时有点恼,“姐,说好我是三万工资,咋就变成两万七了?”

    “毛病!”

    安悦翻了个白眼,解释道:“你现在是高收入群体,拿工资就要交税的。先按百分之十预缴纳,第二年税务核算,多退少补吧!”

    居然要交税,一下就三千?

    牛小田有点小郁闷,不满道:“老百姓赚点钱不容易,咋还交税啊!”

    “你赚钱够容易了。”安悦哼了声,又认真道:“小田,要是都不交税,国家哪有钱管理公共事业。别忘了,当年你就是靠着纳税人的钱长大的。多少人还盼着交税呢!”

    安悦这才二十多,要是年纪再大点儿,能把人唠叨死。

    牛小田又问:“将来厂里的工人们,也要纳税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用,薪资不够纳税标准。”安悦摆摆手,看着牛小田呆头呆脑的样子,突然大笑:“哈哈,目前啊,只有你这个厂长必须纳税。”

    收入超过了保镖,牛小田心理平衡了很多,出去转了一圈,天色渐渐就阴了。

    下雨好,下雨妙,浇得高大毛哇哇叫。

    今晚可以安心睡觉,高大毛那伙人受了伤,又恰逢雨夜,不会再来捣乱了。

    等安悦睡着了,牛小田又来到炕角,掀起拘禁符,把狐仙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牛老大,不想让我听到也就算了,咋还非得用拘禁术关着?”白狐带着抵触情绪,自由一再受限,心情当然不爽。

    “你悄悄出来,还不是照样都能听到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才不上当,又语重心长道:“白飞,你是一只犯过错的狐仙,情形严重,性质恶劣,当改过自新,努力获取本老大的绝对信任。”

    “你咋才能信我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老大心中自有一杆秤!”

    “要不,我让你旁边的女人,主动宽衣解带,供老大快乐下?”白狐想到了一个积极表现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她有避妖符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对我没用,照样能控制的妥妥滴,时间短点,五分钟吧!老大,你这血气方刚的冲动年纪,也差不多够了。”白狐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打住,千万不要胡来。否则,别怪我对你不气。”牛小田提出严厉警告。

    “有贼心没贼胆。”白狐嘀咕。

    “说啥呢,你懂个球,不是哪个女人,都能随便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给机会,我咋表现啊?”白狐又问。

    “眼下有个更好的机会!你,去东风村,把一个行为不轨的女鬼,给老子干掉了。”牛小田翘着二郎腿,下达了指示。

    关于这件事儿,牛小田想了一路,他是不可能守在朱有根家里,帮他收拾那名女鬼的,因为家里还有高大毛惦记着。

    鬼的能力水平,自然非狐仙能比,即便是失去内丹的狐仙,想灭杀一只鬼,也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同样具有灵体形式,高傲的狐仙,通常懒得搭理那些孤魂野鬼,打心眼里瞧不上。

    而鬼魂也对狐仙退避三舍,惹不起!

    “老大,我从没杀过鬼,我可是只善良的狐狐。”

    白狐表示为难,实在太掉价了,杀鬼焉用狐仙!

    “从现在就要培养野性了!”牛小田有点恼火,啥都不会,养着你干个球?

    “让你干,就必须干,别推三阻四的,惹本老大心里不痛快,谁都别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说一下那只鬼的游荡地点。还有,长的啥鬼样子?”白狐极不情愿,摄于牛小田的*,还是妥协了。

    “穿着一条红裙子,据说长得很漂亮。地点嘛,东风村靠北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牛小田说完,白狐急急地问道:“她有名字吗?”

    “有啊,自称张二娘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干脆弄死我算了,不,不,我不去!”白狐立刻变卦了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她?”

    牛小田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朋友,嗯,都很漂亮嘛!一年总要聚几次的,最近一次聚会是三个月前,就在她居住的古墓里,点着蜡烛,聊了一个晚上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张二娘居然是白狐的鬼友。

    这让牛小田倍感意外的同时,心中也隐隐升起了不祥之感。

    张二娘,应该很强大,堪称女鬼中的红颜翘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