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次管了朱有根的闲事,多半得罪了张二娘,是个隐患。

    要及早铲除这个女鬼,目前还得靠白狐才行。

    “白飞,要想成为受人尊敬的狐仙,就该心存正念,与一切*勇敢作斗争。张二娘虽然是你的鬼友,但她入侵活人,破坏家庭,行为令人发指,你也该替天行道,不能谈之前的交情,坚定地干掉她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事实,讲道理,极力怂恿白狐尽快采取杀友行动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搞没搞错,我要现在过去,肯定会被轻松反杀,没悬念的。”白狐的虚影,不由地向后躲闪。

    “别蒙我,你是仙,她是鬼,天差地别。”牛小田不信。

    “我哪敢骗老大,实话实说,我跟她交朋友,还想着能沾点光呢。你想啊,我的朋友水平能差了吗?她可是千年鬼,一直被香火养着,距离鬼仙也没多远了。”白狐极力争辩。

    千年女鬼?

    牛小田心头咯噔一下,张二娘还真是个超级狠辣的角色,杀个人跟玩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张二娘这么厉害,是不是经常出来作恶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反正我没见过。”白狐想了想又说:“对了,上次她告诉我,要下山了,借个身体再修行几年,然后就可以不怕日光了。”

    对上了!

    张二娘要借的身体,就是杜娟。

    有人提前在杜娟身上弄了个阴壳符,就是为这一天做准备的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大,要是我的内丹还在,兴许还能把她给打残。”

    白狐这么说,就是在试探,可惜牛小田并不上当,反问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不会给。”白狐讪笑声。

    要是把内丹还给白狐,结果必然是鬼狐联手,小田哥能选择的,唯有跑路,有多远就跑多远,别回头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咋闲得蛋疼,非要招惹张二娘呢?那娘们儿怨气冲天,狠着呢!”

    老子要是知道她是千年女鬼,才不管朱有根的死活,大不了不赚那八千块钱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后悔没用!

    下一步,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!

    牛小田干脆起身,把窗子开了条缝,点起一支烟,继续跟白狐打听张二娘的详细情况。

    白狐也没隐瞒,把知道的一五一十都说了。

    张二娘,本名不知,千年前某大户人家的小妾。

    就在正式嫁人的当晚,被嚣张狠辣的大房,找了个理由,就派人拖出来活活打死。

    皮开肉绽,打得稀烂。

    曝尸荒野,又被狼吃得稀碎!

    惨!

    好惨!

    太惨了!

    张二娘怨念难消,一抹孤魂凄凉地游荡于山林之间,每晚只有痛苦的回忆和复仇心愿陪着她。

    后来,恰好遇到一名高人,觉得她可怜,将她带到了古墓之中。

    古墓上方,是个城隍庙,却没有神灵。

    经常有人来上香,摆放贡品,张二娘借助香火供养,茁壮成长,很快晋级厉鬼一族。

    死后十年,张二娘开始报仇计划,一夜杀人三十余口。

    城隍庙塌了,就有人重建,香火一直不断,直到几十年前,才彻底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影响张二娘继续享受香火。

    她已经能轻易的控制人,主动将香烛等送进古墓。

    “哎,张二娘也挺可怜的,生在了万恶的旧社会。”白狐感慨。

    “她背后的高人是谁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她不会说的。”白狐回答很快,不像撒谎。

    “你背后有人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否则,我也不能由着你欺负?早有人找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有,玄通真人教我心法后,身上的妖气就没了,可能是不合格吧!”白狐如此解释。

    靠谱!

    白狐的最大特点,就是没有妖气,非常另类。

    “怎么才能干掉张二娘?不许骗我,否则,我要是有一差二错,先捏碎你的内丹。”牛小田做了个握拳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哎,老大,说实话,怕你急眼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*的应该是武者,看起来只有二层,太弱小无助了。要是能再进一层,或许还能跟张二娘打一场。”白狐笑的七分谨慎,三分嘲讽。

    “你说对了,本老大急眼了。趁着我没发作前,赶快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白狐答应一声,眨眼就消失了,还是传来了六个字,“别让灵符离身。”

    将拘禁符盖好,牛小田听着外面淅沥沥的雨声,闭着眼开始琢磨,如何能快速进入真武三层。

    难度很大!

    培育真武之力升级,需要多年积累,耗费大量时间。

    或者有仙芝灵草辅助,可一日千里。

    但这种稀罕之物,没地方寻找。

    指望白狐,不可能,真有的话,早就被它发现并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牛小田突然想到了宫桂枝,她那种糟烂水平,居然也能使用狂风符,靠的就是用药丸强行提升体能。

    还有半瓶那种特制的药丸,危急关头,或许可以一试。

    后半夜,雨停了!

    牛小田也进入了梦乡,朦胧中,感觉真武之力一阵颤动,周身冰冷,好像提前进入了冬季。

    猛然睁开眼,牛小田吓得魂都差点飞了。

    一名红裙女子,就贴在屋顶上,面朝下,黑发垂落如瀑,檀口微微张开,正在朝着他缓缓吹着气。

    千年女鬼张二娘找来了!

    稳稳神,牛小田毫不犹豫,弹指飞剑,直奔上空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张二娘消失了,好像根本没来过。

    “好,好冷啊!”

    安悦被冻醒了,牙齿打架,像是老鼠在咬东西,牛小田急忙摸到灯绳,屋内的灯光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田,是不是炕凉了?”

    安悦稍稍恢复一些,搓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朝着安悦勾勾手,坏笑道:“来我怀里,借你点热量。”

    安悦冻得不行,急忙挪过来,拱进牛小田怀里,这次,将前面的双软也贴了上来。

    盖上两床被子,安悦这才感到了暖意,温柔笑道:“小田,有你,真好!”

    “我也感觉,很不错!”牛小田都结巴了,身上热气升腾,心里更热。

    “抱紧点!”

    “够不够紧?”

    这一刻,牛小田真想不顾一切,以小男人的霸道和强横,结束单调无趣的*生涯。

    可是不行!

    女鬼张二娘一定还在,弹指飞剑伤不到她,此刻,她可能就趴在窗缝上,正在窥视着屋内的一切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