敌不动,我不动!

    牛小田相信,有*的这张护体灵符,张二娘是不敢近身的,只能搞些吓人搞怪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况且,即便张二娘这样的千年女鬼,也不敢出现在灯光下。

    张二娘隔着窗户在吹气。

    头顶的小风嗖嗖地吹,吹乱了头发,也吹乱了心。

    牛小田只能用真武之力去对抗寒意,怀抱中的安悦,却已经睡着了,可能是太冷,成了一条盘在身上的八爪鱼。

    冰与火的考验,真难熬啊!

    就在这时,牛小田突然感觉头顶的凉风消失了。

    难道说,张二娘已经走了?

    很快,牛小田就听到了脚步声,不知道是夏花还是冬月从东屋出来了。又是开门的声音,有人去了院子里,好像还去了仓房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屋里的灯就灭了。

    可恶,非常可恶!

    张二娘居然控制了二美之一,出去找到梯子,将东墙上的电闸给拉了。

    很快,红裙子的张二娘,出现在西屋,到处飘啊飘!

    牛小田躺在炕上,使用弹指飞剑,居然一下没弹到,她根本就不怕,躲避只是本能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幕,让牛小田大跌眼球。

    张二娘居然蹲在养仙楼的跟前,她发现了里面的狐仙,动作像是在聊天。

    看来,养仙楼容不下第二个住户,否则,她多半能够进去尽情畅聊,一起坐下来,装着像活着一样喝茶吃点心。

    听不到她们在聊什么!

    牛小田眼皮打架,疲惫感不断袭来,无法自控,很快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醒来之时,已经是上午九点多,被窝里还有安悦的余香。

    昨晚发生的一切,历历在目,牛小田翻身起来,简单收拾一下,就去了东屋。

    夏花正翘着腿摆弄手机,而冬月还在侧身睡着,露着一截腰也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越来越懒了!”夏花抬脚就想踢过去。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制止,让她多睡会儿,反正也没事儿,转身又出去了。

    可以确定,昨晚被张二娘入侵并拉电闸的,就是冬月。

    张二娘入侵人体,简直比放个屁还容易,她之所以没有入侵杜娟,是必须等待最重要的时机,彻底占有。

    屋内有电!

    应该是早起的安悦发现冰箱没电,认为是自动掉闸,去给重新推上了。

    决不能再让张二娘来捣乱,牛小田抽支烟,打起精神,开始绘制符箓。

    *留下的符纸也快用光了,改天得制作一批。

    画了一堆驱鬼符,将门窗都贴上,未必真管用,但也能抵挡一阵子。

    说来,朱有根家的山核桃,也是挡不住张二娘的。

    因为张二娘不知道是什么阻止她进屋,才没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忙完这些,冬月也起来了,嘴里直嚷嚷:“是不是重感冒了,腰酸腿疼,胳膊重的都抬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个巴掌贴在冬月脑门上,接着收回,夏花鄙夷:“脑瓜子比俺的还凉呢,你就是睡多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俺可能上回受伤还没好。”冬月讪笑。

    “没听说擦破点皮儿,就嗜睡的!”夏花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冬月被张二娘附身,因自己而起,牛小田大方地给了她一颗强武丹,吞服后没多久,症状便全部消失了。

    夏花看在眼里,暖在心里,居然都有点羡慕冬月,懒人有懒福啊!

    安悦回来吃午饭,眼睛很尖,看到了门窗上的符箓,微皱眉头,连忙问干什么用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随口敷衍,保家宅平安,万事顺利。

    等安悦睡完午觉离开,牛小田进入西屋,将门关上内锁。

    掀开红布,揭开拘禁符,牛小田去喊白狐出来。

    一股气息飘出,化作了一只白色的可爱小狐狸,白日里,白狐更愿意用真面目示人。

    “老大,啥事儿啊?”

    白狐一边用意识沟通,一边伸出小舌头,居然在牛小田的手上舔了一下,很痒,很舒服。

    牛小田憋住笑,沉着脸发去了意识,“白飞,别卖萌,这一招对本老大无效,快交代昨晚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张二娘来了啊!老大,你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找你的?”

    “老大,这么说话可就不地道了,她分明来找你,想把你冻成冰雕。”白狐不满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聊了些啥?”

    “唉,一直在吵架。这娘们太差劲了,她住破古墓,看我住在楼房里,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,非要让我出来,倒地方给她。”白狐叹气。

    “好朋友,应该可以吧!”牛小田故意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,养仙楼能提升心性,怎么能给她?再说了,我也出不来啊!”白狐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“最终,咋解决的?”

    “不欢而散!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骗我吧,偷偷联手,准备搞个里应外合。”牛小田唬着脸。

    “嘿嘿,内丹在你手里,我哪敢。”

    白狐还配合着揉腿,小爪子很有力道,非常谄媚。

    但牛小田不为所动,这货就想把内丹骗回去,决不能上当。

    “她今晚还来吗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会来吧!”

    白狐也不确定,又说:“老大,你算是把她得罪透了,为了找个合适的身体,她可是琢磨了一千年呢!”

    “人鬼殊途!杜娟的闲事儿必须要管,杀你的鬼友,也必须贯彻到底。”牛小田发狠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姓牛,最好也别吹牛。她的本事,你昨晚也见识到了,估摸着,今晚会有人拿刀来砍你,记得锁门。另外,也要预防被身边人掐死。”白狐坏笑。

    “你这只毒舌狐狸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善意提醒,不许急眼。”

    根据牛小田的分析,昨晚的情况是这样的,张二娘想要放狐仙从养仙楼出来,好意还是恶意不好判断。

    白狐多贼,法力如此低微的情况下,当然不信张二娘的鬼话。

    万一出来被灭了,岂不是死得很冤。

    就这样,白狐坚持不出来,张二娘也进不去,最后的结果,正如白狐刚才说的那样,不欢而散!

    友谊的小船要翻了,牛小田乐见于此。

    “白飞,鬼做事儿很执着的,她既然相中了养仙楼,一定会霸占。要不,今晚就把小楼送给她,化解这段干戈吧!”牛小田提了个建议。

    “老大,没这样办事儿的,内丹给你了,再没有养仙楼,我可就完了。”白狐捧着小爪子,可怜巴巴地连连鞠躬。

    “做选择的时候到了!”牛小田坚定道,“只能趁机干掉张二娘?”

    “趁哪个机?有那个机吗?”白狐小嘴巴咧着,叹了口气,“老大,我口头支持你,但没有内丹,有心无力啊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帮我一个忙!”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