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张二娘来了!

    她轻松破坏了驱鬼符,就这样毫无声息地出现在屋内。

    影像似乎比昨晚更清晰,真是一名绝色的女鬼,换哪个大房看见这张面孔也睡不踏实。

    可惜啊,张二娘生前没遇到小田哥,否则,也能指点她逃过这一劫。

    想哪儿去了!

    牛小田拍了下脑门,见到美女就想歪,男人的劣根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准备好受死了吗?”

    一个阴森的声音,出现在脑海,张二娘主动发起了意识沟通。

    “没想啊,我才十八岁。”牛小田回应。

    “多管闲事的小术士,这都是你咎由自取。看你长得还不错,老娘开恩,可以把你的魂留在身边,当个仆人吧!”张二娘阴阴地笑着。

    “谢谢啦!”牛小田正二百经重重抱抱拳。

    这一出,倒是把张二娘给搞愣了,主动寻死的,不多见啊!

    “答应这么快,不是真心的吧?”张二娘又说。

    毛病还挺多的,牛小田笑道:“嘿嘿,绝对真心,有句话说得好,宁愿花下死,做个风流鬼。给你当仆人,那就是伴美同行,快活胜神仙。”

    “哼,最瞧不起你这种男人,昨晚还搂着别的女人,现在又动了花花心思。”张二娘鄙夷。

    怎么说都不对,唯女子和小人不可养也!

    “我对你,可是一片真心,得见绝世容颜,实乃三生有幸。”牛小田嘘呼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还准备了桃木剑。”张二娘轻笑。

    “之前确实想要干掉你,但我现在改变了念头,这是痴心妄想,不如老老实实地做个鬼仆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哼,算你识趣,否则一定是魂飞魄散!”张二娘哼了一声,做出抱着膀的姿态,“现在替老娘办一件事儿,把白狐撵出来。养仙楼不错,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惹不起狐仙,它赖在里面就是不走。”牛小田摊手。

    “白狐说你把她拘禁在里面的?”张二娘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,凡人一枚,她,狐仙,距离,这么大。”牛小田张开双臂。

    “那就骂她,狠狠地骂!看她要不要脸!”

    牛小田瞪圆了眼睛,这友谊还真是纸糊的,见利就忘义,摆摆手道:“别闹了,狐仙脸皮多厚,你该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“威胁她烧掉养仙楼。”张二娘又给出了个主意。

    “之前试过,无效,还被它给折磨得不轻,撞墙好几次呢!”牛小田露出惊恐状。

    “赖皮的臭狐狸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要不,你再劝劝它。小心点,它很厉害,也很狡猾的。”牛小田故作善意提醒。

    “哼,打不过我,无非跑得快而已。”

    张二娘不以为然,当真就凑近了养仙楼,又开始了跟白狐交流。

    可见,张二娘不知道白狐失去了内丹,也很自信,白狐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暗自冷笑,牛小田悄悄摸出一颗黑药丸,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真他娘的难吃啊!

    就像是要生吞下一块腐肉。

    恶心的眼泪都出来了,抑制不住的呕吐感,牛小田一手捂嘴,一手捋着脖子,终于将药丸吞下,像是度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一鼓作气,牛小田又把寒玉蜘蛛的粉末,抹到了嘴里,又喝了半杯水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张二娘敏感地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看到你,就觉得口渴。”

    “贱毛病!”

    张二娘骂了一句,又跟白狐沟通,看来进行得并不顺利,好几次,都做出了伸爪子想要捏碎小楼的动作。

    不管那些,牛小田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考验。

    黑药丸迅速被炼化,他只觉得,体内的真武之力,瞬间飙升到从未有过的高度。

    仿佛身体都要爆开了,气息涌动,周身充满了使不完的力量。

    真武三层!

    可以驱动灭灵符了!

    正在跟白狐交流的张二娘,终于察觉到异样,唰的一下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刚才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那张鬼脸近在咫尺,浓郁的阴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吃药了!不劳你动手,我打算自己死。”牛小田装出痛苦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把你胸前的符摘了,马上就能解脱。”

    嘿嘿!

    冷笑过后,牛小田突然变脸,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灭灵符,就朝着张二娘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符箓瞬间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这也是真武三层才能达到的水平,不需要打火机点燃。

    灭灵符化作一团白气,瞬间将张二娘包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你,你算计我!”

    “傻鬼!修行千年,智商还这么低,难怪不成大器。”牛小田嘲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杀了你,魂飞魄散!”

    “吹牛!”牛小田鄙夷,勾手指道:“对了,你不是很会吹气吗?来啊,继续吹,最好把屋里的灰尘都吹走,给牛爷爷打扫打扫卫生。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张二娘气疯了,鬼影瞬间变得模糊,大团浓黑的阴气,开始朝着四处冲击,试图摆脱灭灵符的围困。

    还犹豫什么?

    牛小田拿起桃木剑,凶狠地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每刺一下,阴气便出现一个洞,同时感受到张二娘的痛苦呼声。

    刺,刺死你!

    牛小田一次次狠刺,很快,张二娘的鬼影,就成了筛子,也听不到她传来的意识沟通。

    千年女鬼又能咋样,小田哥智勇双全,是不可战胜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刺了多少剑,张二娘的鬼影越来越模糊了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灭灵符的法力耗尽,白气连同阴气,一并消失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阵大笑,豪情满怀。

    试问哪个术士能如此轻易地灭掉一只千年女鬼,唯有威名赫赫的牛大师。

    放出白狐,它立刻感受到牛小田的不同,无比吃惊道:“*,老大果然牛逼,提升了一层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儿而已!不当讲!”

    牛小田傲气地摆摆手,又说:“就在刚才,我把你的鬼友给干掉了。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白狐现成原形,周身的白色毛发,在黑夜里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它用鼻子仔细嗅着,疑惑道:“老大,不对劲吧,屋内一点阴气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听懂吗?张二娘被我给灭了!”

    你才没听懂!

    白狐翻白眼,解释说道:“没有阴气残留,她肯定没死透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愣住了,不由心中一惊,脸色都变了,解释道:“我刚才使用了灭灵符,还用桃木剑刺了她几百下,这都死不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