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老者的目光,牛小田根本不在意。

    像他这样西装笔挺,又有美女陪着的,小地方的人,谁还不多看几眼。

    老者没点汉堡可乐,只是要了一份照烧饭,有现成的,微波炉里加热后就直接端了出来,还配了一小碗紫菜鸡蛋汤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,老者坐在牛小田斜对的卡座上,不紧不慢地用勺子吃饭。

    看起来六十出头,斯斯文文,很有内涵的样子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会无聊到见谁就给看相,套餐已经上来了,真实惠啊,几乎摆满了桌子。

    干饭,就要狼吞虎咽,反正谁也不认识谁!

    不到十分钟,牛小田就吃掉两个汉堡,外加一块鸡排。薯条和鸡米花吃起来太费劲,干脆都推给了冬月。

    这时,老者已经用餐完毕,犹豫下,还是拄着文明棍缓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看着很面熟?”

    打招呼的方式,很老土,牛小田笑道:“嘿嘿,老先生,我看你也很面熟,特像我们村里的张棋圣。”

    “我下棋并不在行。”老者呵呵笑了,又问:“你,认识牛午吗?”

    牛小田面色一沉,谁能取这么个性的名字,只有自己的老爹。

    “是我爸!”牛小田没隐瞒,又问:“您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多年前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他乡遇到父亲的故知,牛小田有了兴趣,示意冬月往里面点,气道:“老先生,请坐!”

    “你长得跟牛午还真像,叫什么名字?”老者问道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。”

    “敢问大名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名字,取得太随意了。”老者带着点埋怨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挺好,倒过来就是田小牛,你想啊,小牛在田里,不用干活的。”牛小田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老者也被逗得大笑,介绍说,他叫白诚基,本来在丰江市文物研究所工作,因身体原因,提前退休。老家就是金源镇的,不喜欢城市的喧闹,返回故土养老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爸爸现在还好吗?”白诚基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三岁时,父母就没了,孤儿一枚,吃百家饭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唉!

    白诚基猛拍了大腿,倒是吓了牛小田一跳,表现得也太激动了吧!

    “天妒英才啊!”

    “白先生,诚实说吧,我不了解父母,那时还不记事儿,既然碰巧遇到了,就给我讲讲他们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这些年,牛小田从村民口中整理的父母信息,大致如下。

    父母来自于外地,来时三十出头,老实巴交,种地不勤奋,倒是养了不少家禽,偶尔杀鸡宰鸭,还会送肉给邻居,跟乡亲们相处愉快和睦。

    大约三十八,才有了牛小田,四十刚出头就没了,病发很快。

    因为兴旺村的老主任走得早,没人知道情况,父母只是在户口本上留下了两个名字,再无其它信息。

    “你爸妈都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白诚基给出了定性,又补充说道,“当年,还借给我二百三十块钱,突然就走了,找不到人影。所以,一直也没还。”

    也该把钱要回来再走啊!

    牛小田暗自腹诽,父母这么大方,跟自己的性格可不咋像。

    “既然遇到了,这笔钱就还给你吧!”白诚基拿出手机,还是新款的,看来也是个手机控。

    相互加了,白诚基立刻转来两千,他的解释是,毕竟当时的物价,可不比现在,牛小田心安理得的收了。

    从白诚基的口中,牛小田真正了解了父母。

    之前都在丰江市文物研究所工作,据说很有成就,一度还被戏称为盗墓双英。

    盗墓当然是玩笑,这对夫妻善于寻找古墓,不怕困难,更不怕吃苦。

    后来嘛!

    突然就一起不上班了,联系不上,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牛小田眼中的光越来越亮,嘴角不自觉上扬。

    白诚基呵呵笑了,一个孤儿突然听说自己父母很有成就,当然会骄傲。

    不料,牛小田却兴奋打听:“白先生,我爸妈在丰江市有房子吗?”

    假如真有,自己就能理所当然的继承,那可是好大的一笔钱,哪怕是老小区的旧房子也行。

    让牛小田失望了,白诚基说,当时都住集体宿舍,没房子。

    好吧,牛小田心里平衡了些。这么看,父母不能算作是市里人,只是在那里工作而已。

    “他们有亲属吗?”牛小田又问。

    “没听说过,好像一直怀不上孩子。”白诚基道。

    准了,如果能早怀上,也不至于拖到那么大岁数才有了自己,牛小田又问,“他们有没有留下啥?比如,日记,情书一类的。”

    没在牛小田身上,看到失去双亲的悲苦,这让白诚基很释然,笑道:“情书不知道,但日记一定有,考古人会有这个习惯,但我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那就这样吧!

    不虚此行,大致了解了父母,还意外得了两千块钱。

    白诚基话题一转,说道:“我有他们留下的几张手绘地图,私藏的,有缘遇到你,也该物归原主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多谢!”牛小田抱拳。

    冬月也吃饱了,三人一起离开快餐店。

    当看到豪车是牛小田的时候,白诚基略有些吃惊,不由问道:“小田,你很有钱啊?”

    下一句应该是,这么有钱,收两千的时候,都没推辞一下。

    “嘿嘿,兴旺村的新首富,就是在下。”牛小田得意一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的性格跟他们还真不太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唉,总是感叹人生悲苦,日子就没法过了。”牛小田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小田,来金源镇干什么?”

    当然是看阿生家的风水,不能说,牛小田道:“有钱也有闲,就想开拓下眼界,参观下鸡头山。”

    白诚基也坐进了豪车里,这次由冬月开车,住宅距离也不远,转过几个弯就到了,一栋临街的二层小楼,粉白的墙壁,红色的窗子,还有个不大的小院子。

    进屋喝茶就免了!

    牛小田就在外面等着,十分钟后,白诚基从家里出来,拿着几张纸,看起来很有年头,纸张都泛黄了。

    接过来,牛小田打量了几眼,不由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白先生,你确定这是地图?”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