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其他人家的房间安排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阿生少年时住的是东屋,火炕边的一张书桌上,摆着早年的初中教材,还有个款式古老的灯泡台灯。

    没有异常发现!

    厅和厨房也很正常,看起来,基本没怎么动过。

    来到西屋,炕上放着加厚的海绵床垫,还放着一床被褥。应该阿生回来居住,并没有时间烧炕,就直接睡在海绵床垫上。

    西屋有衣柜,也有书柜,不过,里面都是空的。

    只是,当量人镜掠过西侧墙壁时,又浮现出一层灰色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一处,后来粉刷过,跟周围形成了明显的色差。

    凑近了,隐约有字迹透出来,非常潦草,比自己的狗爬字还要过分。

    牛小田分辨了好半天,大致认出了三个字,魁,赦,灵!

    是,咒语?!

    至此,牛小田对阿生父母车祸一事,已经有了初步判断。

    对着墙又拍了一张照片,牛小田走出了房子,又随手把门给锁上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大,俺说实话,屋里不光灰大呛人,还觉得凉飕飕的,一进去就难受。”冬月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。

    跟着又补充一句,“可别告诉生哥,他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本老大才不是多事之人。”牛小田翻了翻眼皮。

    其实,冬月感觉阴森也没错,这也是一处鬼宅无疑,晚上一定会有鬼魂经常出没。

    因为,鬼魂喜欢凶恶之地。

    更何况此处僻静,房子里还没有人气,群鬼可以在此尽情狂欢。

    出了院门,藏好钥匙,结束了本次看风水。

    冬月一边发动轿车,一边试探问道:“老大,还去登上鸡头山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啊,能赶回去吃晚饭就行。”看时间还早,牛小田答应了。

    小田哥如今有钱了,也该到处旅旅游,看看景,增长见识的同时,也品一品百味人生。

    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嘛!

    “指定能赶回来!”都是年轻人秉性,冬月开心的咯咯笑着。

    鸡头山旅游风景区,是需要花钱的,门票每人三十,还附赠一瓶矿泉水,一根登山棍和一枚旅游纪念章。

    牛小田交了钱,带着冬月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小镇开设的风景区,里面也没几个人,显得很冷清。

    山下的中心广场处,矗立着一尊高大的塑像,十几米高,男性神灵,背手而立,眼睛瞪得很大,嘴巴有点尖。

    下方四个字,昴日星官!

    牛小田一看就乐了,风景区还真能整,很有商业头脑。没错,传说中,昴日星官就是一只修仙得道的大公鸡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身边的冬月不见了,眼神下移,只见冬月跪了下来,面色凝重磕了几个头。

    “冬月,你拜他干啥?”牛小田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不都说,拜鸡仙,保平安,孩子学习夺冠,轻松考上名牌。”冬月仰着认真的脸,还保持双手合十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男人,哪来的孩子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早晚有,先拜拜,存着点福气。”

    随便吧,爱拜你就拜。

    反正牛小田才不会轻易磕头,这尊雕像,一点灵气都没有,就是个普通的泥胎,远不如阿生家茅厕里的那尊小木雕看起来更带劲。

    如果木雕上的女子活了,妥妥的红颜祸水,谁能抵挡住她啊。

    想起木雕上的妖媚女子,牛小田竟然没来由的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好像,有点不对头。

    冬月磕完头,嘴里叨叨咕咕,还从兜里摸出一把零钱,从里面挑了两枚硬币扔进了功德箱里。

    “就不舍得拿张五块的?”牛小田斜眼儿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预存嘛,以后肯定增值的。”

    冬月挠头笑,打人不眨眼的女保镖,也有虔诚可爱的一面,倒是有趣,牛小田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登山。

    两人体质都是一流,走在一级级的石阶上,如履平地,健步如飞,很快就把为数不多的游,远远地落在后面。

    昨晚,牛小田为了对付张二娘,将体质强行提升到真武三层。

    出了点可喜的意外。

    修为提升的时间,不是两个时辰,事实上,到现在也没退下去,估计能持续两天。

    因此,牛小田每一步,都能跨三个台阶,轻轻松松,脸不红,气不喘,这让紧追的冬月,也深感佩服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嘲讽的声音从旁边传来,“小子,跑这么快干个球,哈哈,抢屎能抢到热乎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名长着络腮胡的彪形大汉,穿着一套黑色的武者服,上面还绣着一条金龙,嘴里叼着大雪茄,正慵懒地坐在路边的一块大石上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还跟着三个同样打扮的男子,抱着膀站立。

    三人看起来年纪都不大,像是此人的小弟,听老大这么说,跟着哄笑成一团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听就恼了,停住脚,指着对方鼻子就骂:“你他娘的这张臭嘴,是不是刚吃了屎?”

    络腮胡愣了下,没想到这小子胆儿挺肥,还敢回骂,拍拍*站起来,冷冷道:“找死吗?听没听过一句话,行走江湖,遇到龙哥骂你,就要老老实实跪下来挨打。”

    “吹牛逼,也不怕吹烂了嘴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,他们想打架?”冬月追上来,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“小娘们儿长得不错,待会儿别忘了,跟哥哥去钻小树林。”络腮胡露出难看的邪笑,贼溜溜的眼睛,上下肆意打量着冬月。

    此人绰号龙哥,应该是一个小帮派的头头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敢公然找茬,挑衅小田哥,是注定要倒大霉的。

    冬月恼了,火候到了,牛小田退后一步,吩咐道:“使劲削他们,每人至少两颗大牙。不,三颗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四美无一例外,都是好战分子,机会就摆在面前,岂能白白错过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冬月纵身跃起,接连三脚,全部踢在龙哥的胸膛上,发出连串的闷响。

    龙哥猝不及防,被踢的直接仰面摔倒,四爪朝天,那叫一个狼狈。

    “这小娘们儿,居然还有功夫。”

    龙哥捂着胸口刚爬起来,却发现身边的三名小弟都遭殃了。

    冬月还是三脚,分别都踢在三人的腮帮子上,牙齿伴随着血沫飞了出来,惨叫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“老大,没数清都掉了几颗牙,咋办?”冬月回头,发愁问道。

    一名小弟捂着脸,伸出了三根手指,眼中全是惊恐,颤声道:“俺是,三颗!”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