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啥情况?”牛小田打字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手机却响了起来,正是阿生打来的,大概不想以文字的形式叙述出来。

    有戒备心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有戒备心,看安悦还没睡,干脆跳下炕,出了门,找到了僻静之处,这才接通手机。

    “生哥!”

    “兄弟受累了!”阿生先气一句,这才讲述了那晚的所见所闻。

    阿生看见,父母都穿着很少的衣服,身上写满了各种奇怪的符号,正朝着炕桌上一块蒙着黑布的东西磕头。

    模样虔诚,边磕头边哭,屋里的香雾缭绕,宛如仙境。

    然后,父母还有相互殴打的举动,你一巴掌我一拳。

    在阿生心中,作为教师的父母,一向温文儒雅,家庭和睦,这样的举动从未见过。因此,记忆非常深刻。

    但父母不哭不吵,只是在做孩子看不懂的动作,好像都不怕疼。

    次日,阿生以闻到烧香的味道为由,询问昨晚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父亲平静回答,纪念祖先,母亲的神情倒有些古怪,切菜的动作格外快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是以孩子的角度考虑问题,但后来,父母恩爱如初,也就释怀了。”阿生又补充道:“这件事儿,我从未跟任何人说起过。”

    “咱嘴严着呢,绝不会对外讲。”牛小田保证。

    “兄弟,就把你查到的情况,都告诉我,放心,尽管直言。”阿生这么说,就是隐约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看二老的面相以及推算八字,都不该短寿,所以才去老宅子看风水。因为祖坟和住宅,对人的影响特别大,甚至能改变命运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开场白过后,这才说出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阿生老宅子的风水极恶,大凶之地,正常人是不会选择住在那里的。恐怕几年都活不过去,除非有某种神秘力量护佑着。

    而住在那里,却可以进行所谓的邪道修行。

    种种迹象表示,阿生了父母一直在偷偷信奉邪灵,具体不知,就用邪灵这个称呼吧!

    当阿生突然被社会姐姐踢裆受伤住院,爱子如命的父母,信仰就崩了,认为这种庇佑是骗人的把戏。

    于是,涂抹了墙上的咒语,可能还有辱骂邪灵等过激举动。

    背叛,让邪灵很生气!

    指使那名可能同样信仰他的司机,制造了这起骇人的车祸。

    至于那名社会姐姐,大概也被邪灵蛊惑,才嫁给那名司机,后来也想背叛,又被邪灵追杀,患了多种癌症死去。

    所以,牛小田认为,整个事件的幕后真凶,就是这名邪灵。

    有句话牛小田没说,阿生的父母只是普通教师,没钱没势,社会上的帮派组织,不会对这样的人群感兴趣,更不会为此精心策划谋杀。

    听完牛小田的讲述,阿生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杀害自己父母的,居然是个邪灵,是人是鬼是妖是魔,完全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“这太不可思议了!”

    “生哥,听起来确实很扯淡,但我还有个证据,在你茅厕里发现的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阿生连忙问。

    “待会发给你,看完就删,不要留着,更不要传播。”

    “好,网上再聊!”

    阿生挂断了电话,想必今晚,他又要严重失眠了。

    上了趟茅房,牛小田这才叼着烟回到房内。

    安悦眼神古怪,牛小田也不解释,继续在网上跟阿生聊天。

    先把从阿生家茅厕里拍的照片,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没见过!”阿生很快回复。

    “正因为你没见过,所以,邪灵才没有找上你。”牛小田打字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是说,就是这个邪物害了我父母?”

    “你受伤,二老非常生气,将她塞在厕所里,让臭气整天熏着。她的恼羞程度,可想而知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这就开车回家,把她砸烂,扔到茅坑里。”阿生发了若干个怒火,还有砸烂地面碎裂的表情符。

    “生哥,千万别冲动!”

    牛小田打字过后,连忙发了个摇手的表情,又补充道:“砸了它,影响不到邪灵,反而你的安全就没保障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咽不下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“从长计议吧!”牛小田宽慰一句,又打了一行字,“听兄弟一句劝,不要碰这玩意,以后都不要回家了,那里没有半分值得留念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半晌后,阿生发来四个字,非常感谢!

    长途跋涉,看风水、登山、打架!

    忙乎一整天,牛小田也有点小疲惫,看了一阵水字严重的网络小说,眼皮开始打架。于是,扔了手机,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臭小子,居然这么快就睡了,破天荒头一回。

    安悦凑近了,见牛小田呼吸均匀,睡得很沉,翘脸上泛起一抹柔情,于是拉灭了灯绳,从后面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牛小田很快就感受到了,也不想睁眼,心里却是美滋滋的,接下来的梦境里,阳光灿烂,鲜花开满了田野,还有彩蝶成双成对。

    突然,牛小田听到了黑子激烈的叫声。

    急忙拉开搂着自己的安悦,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敏感的夏花和冬月也冲了出来,都顶着满头乱蓬蓬的头发,手里则拿着匕首戒备。

    看清院子里的一幕,牛小田气得头发根根直立,直接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好几个编织袋子,是隔着墙扔过来的。

    袋子口被摔开了,一条条毒蛇从里面爬出来,正朝着四处快速游走。

    黑子一边叫,一边咬,嘴巴都被毒蛇盘住了。

    肯定是*高大毛干的,在山上发现了蛇窝,抓了这些毒蛇,赶来扔到院子里,故意恶心老子。

    此刻,这伙人肯定一溜烟的都跑了。

    家里当然不能有蛇,更何况是有毒的,不小心被咬一口,治疗不及时,小命可能就交代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么多蛇,太好玩了!”夏花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脸愕然,这丫头见到老鼠还发怵呢,是不是这会儿给吓傻了?

    并不是。

    脚下还穿着大号蓝塑料拖鞋的夏花,居然是个抓蛇的高手,上前一脚踩着蛇头!

    用力过猛,脚掌滑出,拖鞋竖起套在脚踝上,夏花弯腰捏住七寸,就这样轻松地给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强悍!

    而接下来的一幕,更让牛小田目瞪口呆,不得不竖起大拇指,夸了四个字,女中豪杰!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