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对此!

    牛小田一点都不担心,恰好碰到大妖的概率,不亚于遇到一株九品叶的灵参。

    白狐接下来的话,又让牛小田懊恼的想要抓头发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种化气丹你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是专门给动物制造的,至少添加了三种以上的昆虫。”

    臭道士!

    居然骗老子吃了专供动物的丹药,实在太恶心了。

    看在也消除了绝大部分妖气的份上,牛小田将后面一万句咒骂吉元道长的脏话,生生又给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当然不能告诉白狐,自己吃了这种丹丸,估计这货得笑断肠子。

    “白飞,假如,我是说假如啊,我吃了这种丹丸,会有副作用吗?”牛小田担忧地问道。

    白狐眼睛滴溜溜转,大致猜到了什么,憋住笑解释,“少量没啥,就像是人吃了狗粮,或许肠胃不适,或许感到疲惫。但吃多了,就会*大发,行为跟动物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这么比喻的吗?”牛小田差点要翻脸。

    “嘿嘿,没啥文化,老大多谅解。”

    白狐拱了拱小爪子,眼睛却总有意无意瞥着丹丸,就差直接说出来,本狐就是地地道道的动物,给我吃了吧!

    “白飞,这药先不能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唉,空欢喜一场,白狐耷拉着脑袋,眼中好像还有泪珠,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货能装,牛小田才不信,又说:“就这一粒,吃了就绝种了,不如研究清楚成分,找机会多制造一些!”

    “老大脑子就是好使。”

    白狐兴奋的直起身子。

    “嘿嘿,管饱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老大英明!”

    白狐激动异常,蹦来跳去,倒也可爱,突然伸出小舌头,在牛小田的脸上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口水!”牛小田厌恶地擦着脸。

    “我的口水超级干净,香喷喷的,多少人一滴都求不来呢!”白狐傲气道。

    真自恋!

    牛小田暗自鄙视一个,可能是白狐的暗示,这功夫居然感觉很困,收起丹丸,让白狐自己回去,倒头便睡着了。

    北方的秋,迈着坚定的步伐走来,不可阻挡。

    次日,气温骤然转凉。

    天空阴晦,阳光变得清冷起来,秋风呼啸,卷起一层层的落叶,树上的鸟儿,则在忙碌的筑巢,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。

    兴旺村一片忙碌景象!

    村民们纷纷赶着牲口车,去地里收割庄稼,一路欢声笑话,尽享一年中收获的喜悦。

    牛小田套上了一件薄毛衣,又带着夏花和秋月去了趟青云商场,购买些御寒的衣服,顺道也给安悦买了一件最贵的风衣,花了八百多。

    款式嘛,两年前的,自然入不了安悦的法眼。

    但咋说也是小气鬼给买的,安悦还是美滋滋地穿在身上,昂首挺胸走在兴旺村里,带动的那也是时尚潮流小旋风。

    破天荒,安悦主动交了一千块的房租,牛小田装着推辞几句,也就笑呵呵地收了。

    小悦悦都这么懂事了,可高大毛团伙往院子里扔蛇,道德沦丧,性质恶劣,应该予以强烈谴责。

    牛小田召集夏花和冬月,又召开了一次战时会议,讨论了一个小时,也没商量出具体的应对方法。

    达成的一致意见:高大毛没个熊真胆,只会戳吧。

    争议的焦点:戳完就跑,到底该不该主动上山去找高大毛?

    不是能不能找到的问题,而是牛小田目前只有三人,兵力不足,山区作战,不占优势。

    对方如果打游击,可能会被个个击破。

    根据夏花冬月侦查得来的结果,这次高大毛留下的痕迹比较多。

    甚至在东边的山路上,都能发现他们清晰的脚印。

    高大毛的这一招,小田哥虽然没读过兵书,但也能分析出来,叫做诱敌深入,他们很希望能在山上,跟牛小田展开最后的决战。

    以这伙人的狠辣,打死了人,就会直接埋在山上。

    不能上当,先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牛小田就不信了,大雪封山之时,看他们还能不能熬得住,冻死这群*。

    事实上,高大毛等人,此时已经缩在帐篷里,冻得瑟瑟发抖。望着漫山遍野随风飘飞的落叶,心中倍感凄凉。

    要不是极其恼恨牛小田,高大毛等人肯定早就撤退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安然无事,牛小田通过跟白狐交流,分析出化气丹的成分,并且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至于那颗丹丸,到底没熬过白狐厚脸皮的软磨硬泡,给它吃掉了。

    白狐赚了大便宜,倒是觉得,有吃有住,跟牛小田混也不错,关系有了进一步的发展。

    从鸡头山拦路龙哥手里抢来的丹丸,白狐也帮忙进行了分析。

    跟牛小田的判断基本一致,是种很*的一种丹药,也不知道叫什么,牛小田给它取了个网络上流行的称呼,大力丸。

    吃大力,有大力,所向无敌!

    大力丸的特点,一旦服用,人就变得很亢奋,甲状腺分泌旺盛,如狼似虎,凶狠好斗。

    假如身体某处遭遇攻击,大力丸会把周身气血,急速汇集到这一处,变得极为抗揍。

    副作用非常明显,等药效消失,整个人就变成了泄气的皮球。

    可以改良,但不是目前着急的。

    一则重磅新闻,迅速传遍了兴旺村,话题王牛小田再次登上热议榜第一。

    昔日的孤儿牛小田,如今时来运转,不但腰缠万贯,当上厂长,还直接娶了三个媳妇,同居一室,大被同眠,夜夜狂欢。

    大房安悦,二房夏花,三房冬月,还有更多妾室正在排队中。

    牛小田家里,住着三个女孩子,本就不是什么新闻,兴旺村人人皆知,怀疑作风问题,却没有任何实证。

    为何突然就燃爆了?

    有一份录音,正在村民手机上广泛传播。

    录音内容:

    夏花、冬月欢乐交谈,盛赞牛小田功夫一流,吕布战三英,丝毫不落于下风,堪称当世第一猛将。

    “夏花、冬月,你们胡咧咧什么?”

    这天,安悦气急败坏地从村部赶回来,将餐桌拍的山响,嗓门大的能掀翻房顶。

    “俺们咋了?”

    夏花不高兴了,她们只听牛小田的,要不是看在老大的面子上,安悦又算哪根葱,轮不到她在这里大呼小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