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解释个啥,是俺把录音发出去的,你最好把俺给打死,反正这鬼日子,俺也早就过够了,活着还不如死了!”

    张翠花一副视死如归的姿态,通俗讲,死猪不怕开水烫!

    牛小田七窍生烟,深呼吸几口,咬牙问道:“从哪儿得来的录音?”

    “俺不说,反正也完蛋了!”

    张翠花说着,左右开弓,使劲扇自己的脸,很快就打得一片红肿,噗得又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自己打完脸,张翠花又疯狂扯头发,一绺又一绺,落在地上苞米缨子里,显得更多了,头发很快就乱得如同野地里的茅草。

    疯女子!

    对自己都这么狠,着实恐怖!

    牛小田自认还有个牛大胆的称谓,此时此刻也是惊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夏花和秋月则看得很热闹,自己打好啊,倒是省得老娘脏了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远远喊来,“小田,不要动手!”

    转头看去,正是疯狂奔跑的安悦,后面还跟着同样甩着胳膊的刘会计。

    安悦找不到牛小田,恰好遇到了骑着电瓶车的刘会计,于是,两人先去了张翠花的家里,又一路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呼哧带喘的安悦,跑到跟前,一看张翠花的样子,嘴里和头发都是血,立刻就急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们怎么能把人打成这幅样子?!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动手啊!”牛小田来到这里,姿势都没变过。

    切!

    夏花不屑翻了个白眼,冷笑道:“俺这是出了茶馆子又到了澡堂子,里外挨你涮啊。安悦,你咋这么喜欢冤枉人?”

    “还能是她自己打的?”安悦又急了。

    冬月点点头,居然笑了,“你说对了!嘿嘿,这娘们儿,对自己都下死手。”

    刘会计也跑过来,赔着笑脸拦在牛小田前面,“兄弟,咋说也是一个村的。其实,俺们都不信,你会那样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抬了下下巴,“张翠花,你自己说!”

    张翠花吐了几口血沫子,这才站起来,承认道:“是俺自己打的,俺心里难受,就想立刻去死。”

    “张翠花,你这是何苦呢!”安悦沉着脸,微微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翠花,不是俺说你,安主任对咱们都够好了,也给村里办实事,你咋就好意思泼她的脏水呢,人家可是大姑娘。”

    刘会计也觉得张翠花太过分,不由开始埋怨。

    “俺又不瞎,不是*的没辙了吗?”张翠花生无可恋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算了,先去村卫生所处理下,再说吧!”安悦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能走!”

    牛小田却不答应,声音冰寒,夏花的冬月立刻拦在前面,还撸起了袖子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!你还没完了。”

    安悦气得胸脯剧烈起伏,没想到,最不听话的恰恰是枕边人,还是用身体挡在张翠花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除非,她说出从哪儿得到的录音。”牛小田寸步不让。

    “俺从网上下载的。”张翠花蚊子哼哼。

    “小心遭雷劈。”牛小田不信。

    “翠花,你就说了呗,乡里乡亲的,啥事儿不能担待着。安主任和小田也是讲理的,就说俺挖到的那个土太岁,要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刘会计施展唠叨神功,烦的牛小田都不由退后几步,夏花和冬月干脆堵上了耳朵。

    张翠花的最后一道防线,崩了!

    她一*坐在地上,拍着大腿嚎啕大哭道:“是憨子发给俺的,这个混球说,要是俺不发给村里人,就把俺跟他的丑事抖搂出去。俺真怕晚上睡着了,会被男人给掐死。”

    *张憨子!

    居然如实丧心病狂,不可饶恕!

    当然,牛小田也知道,制造录音的另有其人,但必须一级级追查。

    “走,找张憨子去!”

    牛小田转头就走,夏花冬月亦步亦趋,安悦叹口气,没再阻止。

    这件事儿,确实该查个水落石出,给造谣者一个教训,任由谣言泛滥,兴旺村何谈兴旺发展。

    牛小田三人,还是骑着一辆破摩托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安悦和刘会计则扶起张翠花,在飒飒的秋风中,缓步走出了田野,张翠花依旧没忘了拎着那半筐瞎苞米。

    张憨子家,大门紧闭。

    夏花助跑几步,便轻松地从矮围墙上翻身而过,从里面拉开了门栓。

    牛小田大踏步走进去,房门也内锁了,使劲一脚,便给踢开了。

    东屋里,拿着半瓶白酒的张憨子,惊得脸色惨白,此刻在他眼中,牛小田犹如瘟神降临。

    身后二美,俩女版瘟神。

    对待张憨子,可不会像张翠花那么气。

    牛小田甩了下头,夏花和秋月立刻冲过来,一通拳打脚踢,直打得张憨子抱着头,缩在炕角里连连告饶。

    冷哼一声,牛小田跳上炕,盯着满脸是血的张憨子,一字一句地问道:“快说,录音哪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俺,俺要说了,也就死定了。”张憨子抖得像是发疟疾。

    “不说,死得更早,别以为,老子不敢打死你。”牛小田眼中的寒光,吓得张憨子魂都要飞了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张憨子到底招了!

    就在昨天下午,张憨子拿着铁叉,异想天开的去东山打野兔,改善一下生活。

    结果,就遇到了两个女人,主动过来搭讪。短发,模样都不错,自称是东风村的大花和二花两姐妹。

    两人自称都死了男人,命中克夫。

    所以,结婚是不可能再结婚了,只能出来打点野味。

    张憨子就是她们相中的野味,一看这位哥哥,体格就是一级棒!

    本来就脑子缺根筋的张憨子,当真就信了,左一个右一个,美出了鼻涕泡,就这样被拉到了小树林里。

    等张憨子脱了,突然就冒出了四个蒙着脸的男人,拿着手机就是一通乱拍。

    张憨子彻底吓尿了!

    其中一人恶狠狠地威胁他,对两个妹妹不轨,那就是犯法,有证据,必须报官!

    张憨子磕头下跪,苦苦求饶,对方就给了他这个录音,只要回村散播,这事儿就算了,胆敢不从,就等着砸监狱里吧!

    “俺也是没辙,其实,俺就听到里面有你的名字,也不懂是啥意思,就让,就让张翠花给发出去了。对不起啊!”

    张憨子朝着牛小田拱手求饶,倒也是蛮可怜的。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