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来电话的是钱同聚,青云商场总经理范志辉的朋友,一个拥有好几个粮库的粮贩子。

    牛小田曾经跟他一起吃过饭,还给他新买的房子看了风水,同时也发现那里还有一只跟他纠缠不清的女鬼。

    “小田兄弟,近来可好。”钱同聚热情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好着呢,有钱有闲,吃喝不愁。”牛小田随口敷衍。

    “听志辉讲,兄弟现在是厂长了,年轻有为,了不得啊!最近比较忙,还没送上一份贺礼。你看看,真是过意不去。”钱同聚嘘呼道。

    “厂子正盖着,还没正式上任。嘿嘿,到时候,绝不会忘了请钱老板过来捧场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阵坏笑,别跟本大师玩虚的,送礼就抓紧点,省得以后还得排队。

    钱同聚嘴角猛抽,这小子还真不气,急忙拉回了正题,说出打电话找牛小田的原因。

    最近太不顺了,想要改改运。

    凶宅彻底砸手里,不可能卖掉,只能当做临时的储粮点。

    好在听牛小田的,鼓捣死者儿子报了案,杀人犯被抓,女鬼报仇后,不再入梦纠缠。

    半个月前,去乡下收购陈粮,在路边撒泡尿,裤裆里却钻进一只马蜂,肿的像是个青皮茄子。

    一周前去市里,约会了一个女人,却被套路,生生讹走了五万块钱!

    总之,一把辛酸一把泪,日子过得很糟糕。

    “钱老板,被马蜂蜇肿了,还能去找女人?”牛小田大感惊讶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猎艳精神,令人折服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是兄弟想的那样,网络上的朋友,神交已久。”钱同聚尴尬解释。

    “她套路你,咋就不报警呢?”

    “唉,要是家里的媳妇知道了,还不得闹离婚。忍着吧!”

    钱同聚叹口气,媳妇知道了,杀伤力抵挡上万千马蜂,会要命的,破财免灾吧!

    心里话,牛小田不太喜欢钱同聚的人品,但不能跟钱过不去,于是答应道:“那咱们就见了面,能不能改运另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,用不用开车去接兄弟?”钱同聚气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有车,说好在哪里见面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来粮站吧!”

    钱同聚说出一个地址,又套几句,这才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喊上夏花,骑摩托到了村部,又开上那辆红奔奔,两人直接前往青云镇。

    所谓的粮站,就是个设在镇里的收粮点,位置挺偏僻,但地方不小,规模相当于兴旺村的村部。

    此时,正有不少百姓过来卖余粮,倒也排起了很长的队伍。

    钱同聚就在门口等着,看见一辆价值百万的红色奔驰开过来,急忙向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车上下来的正是西装革履的牛小田,还有一名姿色不俗的年轻女司机。

    钱同聚顿时不淡定了,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,牛小田的发展速度,那就是穿着兔子鞋又踩上了风火轮。

    “兄,兄弟,这是你的车?”钱同聚都有点结巴了。

    “朋友真心相送,也不能不要。唉,浪费不少油钱。”牛小田故作低调炫耀。

    “快请进!”

    钱同聚的腰立刻弯成了九十度,同时喊来一名正在搬麻袋的职员,一定他娘的看好这辆豪车,别让来来回回的三轮给剐了。

    迈着自信从容的步伐,牛小田来到了钱同聚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很务实,只有三十平米左右,倒也收拾得很干净,一张大办公桌,布艺沙发,玻璃茶几,墙上还挂着几面真假不知的锦旗。

    牛小田松松垮垮地坐在沙发上,钱同聚急忙去泡茶,也给一旁的夏花泡了一杯。

    *病又犯了,贼眼总是偷瞄着夏花,嘴角还有口水。

    这真是病,得治!

    不敢托大,钱同聚没去办公桌后面,而是搬了一把椅子,坐在牛小田的对面。

    双手有点不自在,总是在搓裤子,胖脸一直在笑,两个酒窝特别扭。

    “钱老板,要想改运,先报上生辰八字。”牛小田直入主题。

    “好,都记得呢!”

    钱同聚立刻报上生辰八字,牛小田微闭着眼睛,手指快速掐动,片刻后,给出了推算结果。

    命中有禄星,钱财不缺,从小就会赚钱。

    钱同聚频频点头,说得一点都没错,上学的时候,他就开始做小生意。

    卖铅笔、卖橡皮、还卖圆规三角板,以及包上彩纸的冰糖块,画上图案的小鹅卵石等等,几分钱的利润都赚,兜里从来不缺钱。

    命里有桃花,还开得很艳,但桃花的姿色嘛,一般般。

    也就是牛小田现在身价高,不好招惹,要换做之前,这么说话,钱同聚早就急眼了。

    如今,钱同聚只能点头,笑得很难看,漂亮的也看不上他,也只能选择不挑食,就当做偶尔改善下口味。

    “钱老板,从你的八字看,命中本不该有此一劫,但面相上却带着,很凶险。”牛小田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兄弟,到底咋回事儿?”钱同聚的大脑门都冒汗了,听不懂,但知道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有人在暗地里改你的运,越改越坏的那种。哦,就是你得罪人了,那人很想让你死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钱同聚想起来了,上次一起吃饭,说起自家的猫,被吊死在水库边的另一处凶宅里,连范志辉都看出来了,他得罪了人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人想要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得罪了谁,钱同聚一时想不起来,但却明白牛小田话里的意思,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是说,有人在给我下诅咒?”

    “对,相当有耐心,持续很长时间了,瞧你的脸色,像是罩着一层灰,鼻子眼睛都要看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的话,又让钱同聚忍不住去搓脸,没搓下泥卷,却搓了一手冷汗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觉得身上有针扎啊?”钱同聚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“电视剧里那种八字布人扎着针手段并不高明,对方给你下的诅咒,可比针厉害多了。”牛小田冷哼。

    真害怕了!

    暗箭难防,更何况,对方还持续放箭,两次都射中了裤裆。

    想想最近的不顺,钱同聚相信了牛大师的话,一脸虔诚地恳切道:“兄弟,你是个真人,可得救救我。其实,我人也不坏,见到庙就烧香,对,还给贫困山区儿童捐过衣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