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张勇芬,居然就跪在了大庭广众之下,立刻引来路人驻足!

    牛小田厌恶至极,冷声吩咐道:“夏花,把她给我扔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老大!”

    夏花放下手里的东西,几步跨到张勇芬的背后。

    “你,你干啥?”张勇芬愣愣问。

    夏花才不理她,双手左右抠住锁骨,双臂用力,硬是将人给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勇芬完全吓傻了,还保持着半跪着的姿态,夏花哈哈一笑,拎着张勇芬,快走几步,扔到了不远处的垃圾箱旁边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你放了我哥吧!你说咋办都行,要不解恨,我让你……”张勇芬顽强地又爬过来。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,我不知道你哥在哪里。”牛小田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他去找过你后,就不见了。”张勇芬哭着说道。。

    “少在这里血口喷人,老子说没不知道就是不知道!”牛小田渐渐失去了耐心。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啊?一直都联系不上,他,他不会死了吧!”张勇芬坐在地上大哭起来,倒也很可凉。

    “找*个球,去找派出所啊!”

    “派出所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人群开始聚拢,看热闹的从来不怕乱子大。

    不知内情的还以为,小伙子有了漂亮的新女友,便抛弃了原来的糟糠妹子。只见夏花笑,不见勇芬哭啊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想纠缠,抬脚就走,很快就坐上了大奔。

    观众们更加坐实了猜测,小伙子发达了,瞧不上原来的普通女友。

    “老大,她是谁啊?”夏花这才打听。

    “听名字不就知道吗?张勇彪的妹妹!”

    “别说,长得还有点像,都挺飙,哈哈。”

    夏花大笑着,发动轿车,突然,张勇芬居然又冲了过来,抓住后视镜,使劲拍打着车窗。

    “癞皮狗!”牛小田咬牙骂了句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来对付她。”

    夏花放下车窗,一脸坏笑道:“我知道你哥去了哪里,见心理医生了。等着吧,过段时间就回了,他会变成一个大好人,人见人爱,哈哈,连狗都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啥医生啊?”

    就在张勇芬愣神之际,奔驰车嗖的一下,就在身边开走了!

    直到轿车不见踪影,张勇芬才缓过神了。

    同村、同班、同学!

    那曾经贫苦的孤儿,如今摇身一变,坐拥豪车美女,风光无限!

    小时候也曾玩耍过,相见却是仇人。

    可这又能怪谁?

    张勇芬使劲抽了自己一记耳光,也没了逛商场的心思,缓缓转身,漫无目的地走在小镇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离开青云镇,牛小田这才问道:“夏花,你真知道张勇彪到底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说的是实话,看好了伤,就去看心理医生了。”夏花嘿嘿笑。

    “不是普通的心理医生吧!”

    “等张勇彪回来,你就知道心理医生多厉害了。我敢保证,有人想打他脸,他会主动伸过来,狗想咬他,他也会伸腿,绝不会有任何反抗。”夏花嘿嘿一笑,又大有深意道:“老大,这事儿呢,咱就别掺和了。”

    变成那样,还是个人吗?

    牛小田心中骇然,此刻,他终于深刻意识到,黄平野才是个最恐怖的存在。

    返回兴旺村后,先给闵奶奶送衣服。

    夏花又看到了牛小田的另一面,轻声细语,动作温柔,而顽皮的神情却像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穿上新衣新鞋的闵奶奶,乐得合不拢嘴,直夸小田这次找的媳妇,看着很顺眼,像是个会过日子的。

    夏花偷乐,要是能嫁给牛小田,她是不会反对的。

    十斤羊肉,晚上火锅大宴,敞开肚子可劲造。

    安悦今天的兴致也很高,笑声不断,刚刚收到县里的消息,兴旺村被评为了创业示范村,还给予了伍万元的奖励。

    证书奖金不日送达!

    “姐,我就说嘛,等你离开这里,肯定是风风光光的,比新媳妇出嫁还惹眼。”牛小田赞道。

    “有这么比喻的吗?”

    安悦伸出筷子,娇嗔地装着打了牛小田一下,忽然感到一阵怅然若失,吃什么都不香了。

    想到有一天会离开兴旺村,安悦的心就莫名地揪了起来!

    到那时,对面这个狼吞虎咽的臭小子,又该是怎样的生活?

    会孤单,会寂寞,还是游戏花丛,流连忘返?

    他,会不会思念自己?

    想多了!

    只见对面的牛小田,脸上蹭了芝麻酱,嘴里大嚼着,高高举起酒杯,跟二美响亮地碰杯,抑制不住的满脸笑意。

    好像这世间的烦恼,都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。

    入夜,安悦满怀心思的睡去,牛小田又放出了狐仙白飞,打听一件正事儿,哪里有悬崖草?

    修为止步不前,绝非牛小田所愿。

    实在是因为,很多重量级的药方,所需的天材地宝太难找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附近的山脉,我都很熟,却没见过悬崖草。”白狐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悬崖也都爬过了?”

    “谁那么傻,闲着没事儿爬悬崖干啥?找死啊!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,肯定有你没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如果说哪里会有悬崖草,我觉得,只能是西山那边的蟒仙崖。看环境,挺适合悬崖草生长的。”白狐思忖道。

    “蟒仙崖?这名字是你给取的?”

    牛小田诧异地坐起来,他可是从来没再村民口中,听到过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当然不知道,在我们这个圈内,都这么叫,向西翻过五个山头就到了。”白狐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圈内都有谁?除了死鬼张二娘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多,俩黄仙、仨灰仙、八个蛇仙,外加一只白仙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白狐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牛小田给打断了,他才不信有这么多民间仙家,不耐烦地抬手道:“滚犊子,你这只满嘴跑火车的狐狸,说话没个准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老大晚安。”

    白狐借坡下驴,直接就飘回了养仙楼。

    牛小田打算,等搞定了高大毛这群垃圾,就去一趟白狐口中的蟒仙崖,尝试寻找很多药方都必须的悬崖草。

    有道是,富贵险中求,修行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坐在家里,不会有灵草在天上掉下来,真正的宝贝,往往都藏在最险恶的无人之地。

    这时,黑子突然叫了起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