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张翠花家的院门虚掩着,牛小田也不气,直接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那只老狗,只是出来汪汪叫了几声,便抖着身体缩进了窝里。

    它太老了,风烛残年,别说咬人,连骨头都啃不动,勉强还能喝粥。

    此时,张翠花顶着一头乱发,正在院子里扒苞米,男主人缺少活力的家,总是显得死气沉沉的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牛小田的突然出现,吓得走神中张翠花一个激灵,差点被钏子伤到了手。

    “小,小田,你咋来了?”张翠花惊恐问道。

    “过来看看你。”牛小田抱着膀子嘿嘿直乐,却让张翠花更加害怕。

    “俺真知道错了,也当着大家的面道歉了,你就放过俺吧。杀人还不过头点地,求你,别再……”

    张翠花眼中出现泪花,又叹口气,“唉,以前是俺痴心妄想,以为傍上彪子,就能当上村主任,做了不少对不起你和安主任的事儿。现在混到这幅田地,也是自找的,就想着能把头扎进裤裆里,本本分分熬过这辈子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自然不想跟一个可怜的女人,计较个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“嫂子,安主任都原谅你了,该翻篇就翻吧。”点起一支烟,牛小田蹲在张翠花的对面,开口道:“听说你买了旁边的房子?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买啊,俺真是后悔,就不该跟憨子搅合在一起。这女人啊,千万别发贱,自找麻烦。好在,他终于滚蛋了。”张翠花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过来呢,就是想告诉你,张憨子的房子不吉利,可能要有火灾。”牛小田正色提醒。

    张翠花的脸色,立刻难看到了极点,颤声道:“准,准吗?”

    “咱的本事,你该清楚的,啥时候说错过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脸傲气,当然不会实言相告,要弄死张憨子并烧掉这栋房子的,是高大毛那伙人。

    “死憨子,真是坑人啊!”

    张翠花的脸皱成一堆,弓着腰在院子里只会转圈圈,愁得像是个小老太太,一时间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张憨子走得急,只能*地讹她来接盘。

    而张翠花也是打算,以后找时间再倒手卖出去,即便不能回本,也能减少些损失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一把火烧光了,那损失就没边了,将来只能留作宅基地,更值不了几个钱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大人大量,就给想个法子吧,俺赚点钱可真不容易。”张翠花往里屋方向看了眼,眼泪断线的珠子似的,心中早就把张憨子给剥皮抽筋了。

    妇女主任没多少工资,更何况还有个病秧子男人,花钱就是无底洞。

    见牛小田没说话,张翠花连忙伸手到裤兜里,掏出皱巴巴的二百块钱,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将钱收下,牛小田这才点拨道:“嫂子,方法也有,赶紧找人,把中间这堵墙给拆了,让两家成为一体,风水就彻底改了。”

    “俺这就找人去干活。”张翠花连连点头,脑子里已经盘算该去找谁了。

    “另外,最好把憨子家的大门也给用砖头封死,正门还是你家这边。时间要是来得及,再把靠近路边的墙都刷上白灰吧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熬夜也得干完!”张翠花搓着手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吧!我回了!”牛小田起身。

    “小田,憨子家的房子,咋就会起火呢?”张翠花这才反应过来,问起了关键问题。

    “憨子咋跑这么快?慌慌张张的,肯定是得罪人了呗!”

    “这个挨千刀的畜生啊!”

    张翠花恍然大悟,气得双手猛拍大腿,一时间恨得咬牙切齿,口中咒骂个不停。

    背着手溜达着回到家,牛小田坐在院子里,开始琢磨如何对付高大毛。

    现如今,高大毛最为憎恶的一定是张憨子,一准咽不下这口恶气,晚上前来报复的可能性极高。

    敌人后方空虚,正是奇袭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哈哈,高大毛如果来烧张憨子的房子,不如今晚就去烧他们的帐篷。

    打算好了,战时会议立刻召开。

    参会者,还是夏花和冬月。

    得知要去攻打高大毛,夏花和冬月兴奋得够呛,恨不得立刻就杀到山上去。

    对方会用计策,英明神武的小田哥也不差。

    初步计划,今晚牛小田可能会带着夏花上山,而冬月要留下来看家,以防高大毛回头袭击牛家庄。

    月黑风高夜!

    牛小田放出了白狐,让它再去探查,很快就得知了情况!

    果不其然,高大毛等四个男人,正在准备下山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因为受伤,暂时留在营地上。

    “白飞,看家护院的任务,就交给你了。”牛小田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又不是狗!”白狐*。

    “嘿嘿,都是动物,咋就那么大的分别心。”牛小田嘿嘿一笑,跟着就变脸了,狠声道:“要是家里出了事情,唯你是问,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小事一桩。”白狐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不能尽信一只狐狸,牛小田下炕后,还是叮嘱冬月,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,不能给高大毛任何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拿着砍刀和一小瓶汽油,牛小田带着夏花,悄悄出了门。

    东山上的路不止一条,两人沿着北侧的山路,尽量不发出声音,朝着高大毛等人的营地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,高大毛四人已经翻过山头,正在奔向兴旺村,甚至隐约能看到手电筒的光亮。

    奇耻大辱!

    高大毛对张憨子恨之入骨,动了必杀的决心。

    想到的办法跟牛小田预料的一样,那就是放火,毁尸灭迹,让张憨子彻底化为飞灰。

    可等气势汹汹的高大毛等人,小心穿过兴旺村,来到张憨子的家。

    傻眼了!

    一片雪白的砖墙,张憨子的家门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状况,难道说找错了?

    高大毛挠着稀疏的头发,很是费解,立刻安排一人,翻过院墙,进去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很快得知消息,张憨子不在这里,驴也不见了,而且,两户变成了一户,还有一条老狗,汪汪傻叫。

    张憨子,居然快速将房子脱手,然后跑了!

    这么高的智商,配不上他的名字啊!

    高大毛忽然想到了什么,脑门上立刻冒出一层冷汗,惊呼道:“大事不好,抓紧回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