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大毛一行人,急匆匆往回返,几乎跑丢了鞋,跑断了气。

    却说牛小田带着夏花,看到高大毛下山,这才打开上次抢来的强光手电,不紧不慢地穿梭在黑夜的树林中。

    风很大,呼啸着掠过山坡,卷起了不少枯枝和落叶。

    牛小田却自带指南针,左拐右拐,向着树林深处从容走去。

    夏花不认识路,只能紧跟在牛小田身后,不免诧异地小声问道:“老大,你咋知道高大毛藏身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掐指一算便知道,必然在背风的陡坡下,距离村子不会太远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大言不惭,其实都是白狐探查得来的结果,养了这只懒散的狐仙,总算能派上一些实际用场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白狐内丹还在,轻易就能扫平高大毛这伙人。

    “背坡的多了,老大你咋知道就是咱们要去的地方呢?”夏花又提出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讲起来很深奥,反正你也听不懂,跟着本老大走就行。”

    翻过一座山岗。

    牛小田仔细辨别四周,带着夏花,快速朝着白狐所说的位置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到十分钟,便看到了黑暗中一点萤火,就是高大毛等人扎营之地。

    光亮是帐篷缝隙透出来的。

    夏花喜不自胜,老大简直神了!

    附近有陷阱,必须要小心!

    夏花恰恰是分析痕迹的高手,经过牛老大的提醒,随后就发现了一处隐蔽的陷阱,连连称赞,老大料事如神,赛过诸葛亮。

    风声,也掩盖了脚步声!

    两人避开陷阱,靠近那处有亮光的帐篷,防雨布正被风吹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牛小田透过缝隙朝里面一看,眼睛不由就瞪大了。

    里面亮着一盏台灯,使用的是电池,还有个充电宝插在上面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他们带来了不少充电宝。

    两名短发女人侧躺在里面,上面啥都没穿,正在可怜巴巴给对方擦药,不时发出痛苦的哼声。

    身上青一块紫一块,成了梅花鹿,还有不少破皮的地方,正在渗出血水,唉,实在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张憨子真是个牲口!

    不懂怜香惜玉,咋能把人打成这样,看这身上没一处好地方。

    直接把脸给打烂不就得了?

    确实,两女脸上的伤并不重,模样不错,年龄都不超过三十,从露出的肌肉块分析,也是经常健身的那种。

    看够了,牛小田这才起身,大声道:“臭娘们儿,快点出来,别拿武器。否则,别怪小爷辣手摧花,把你们烧成飞灰!”

    宛如晴天霹雳,两女吓得魂都飞了,慌张张第一时间就给高大毛发消息,能听到手机按键的声音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在乎,高大毛知道了又能咋样,等赶回来,一切早都结束了。

    两女本就被张憨子打得够呛,否则也不会没参加任务。

    现如今,更凶狠的野兽就在外面,只能匆忙披上衣服,从帐篷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夏花手里的砍刀,在黑夜里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而背着手的牛小田,也拿着蛇皮鞭,敢不老实,使劲抽,抽烂脸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,老老实实地站着,果然两手空空,啥都没拿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叫啥名?身高,三围,体重,都有几个男人啊?”

    牛小田俨然考官模样,逗得夏花到底没憋住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两女愣在当场,搞不懂牛小田问这些干什么,还是很不情愿地回答了。

    一个叫巴小玉,另外一个叫张美静,身上的那点指标数据,倒是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可见无论是流氓还淑女,作为女人,都很注意身材。

    “*高大毛,去了哪里?”牛小田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去,去村里了,找,张单奎。”巴小玉颤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是张憨子啊,他咋得罪你们了?”还是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他*,不是个人。”

    巴小玉的目光,瞟了眼身边面如土色的张美静。由此可以断定,昨晚献身给张憨子的,就是更漂亮点的张美静。

    “有事冲我来,别跟村民们过去,小人做法,令人鄙视。好好想想,你们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流氓,这种做事的方式,一旦传出去,脸往哪儿搁,还不得被人戳脊梁骨……”

    牛小田唾沫星子乱飞,一口气训了十分钟。

    两女只能频频点头,口中不断称是,但牛小田接下来的话,顿时就让她们疯掉了。

    “看你们表现不错,小爷我开恩,不计较了。睡帐篷有啥好的,不如睡到土里,挡风保温。咋说呢,对对,回归大地母亲的怀抱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想杀了我们?”

    巴小玉一个激灵,拳头都握紧了,既然如此,那就只能拼了,反正横竖一死。

    “杀你们,脏了小爷的手,每人找一个陷阱,跳下去。”牛小田狠声道。

    两女的脑海中,顿时出现了一个更恐怖的词汇,活埋!

    巴小玉瞬间冲过来,却被夏花不气的飞起一脚,踢飞了出去,紧跟着,冰冷的砍刀就压在脖颈之上。

    张美静身体更差,向前两步,居然一个趔趄,摔爬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免礼平身。”牛小田抬抬手。

    “耳朵聋了吗?老大命令你,跳坑里去,否则,立刻就去死。”夏花恐吓道。

    “我跳,跳!”巴小玉彻底怂了,颤声道。

    都怪张憨子,打人太狠了,否则,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只能任由宰割,这是做流氓的莫大悲哀!

    在牛小田和夏花的威逼监视下,两女各自找到一个陷阱,还是没听话,不是跳,是贴着坑壁滑进去的。

    原本受伤的身体,在剐蹭过程中,又添了新伤。

    风很大,要注意森林防火。

    牛小田觉得,高大毛的帐篷不错,看起来很结实,里面的空间也格外大。

    外出探险,睡帐篷,总好过住露天地。

    于是,牛小田干脆跟夏花一道,将这顶帐篷给收了。

    其余两顶帐篷和一些杂物,全部扔进了一个陷阱里,倒上汽油点燃,立刻冒出了浓烟。

    直到火焰熄灭,牛小田这才扛起帐篷,大步沿着来路返回。

    夏花则收拾了充电宝、台灯、手机、创伤药膏等物品,装了一大袋子,乐滋滋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