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过山头,牛小田看见了半山腰处晃动的亮光,就是赶回来的高大毛等人无疑。

    他们走的是另一条路,不会迎头相遇。

    牛小田索性先放过他们这一次,并没有再次展开伏击行动。

    毕竟,拿着这么多战利品,腾不出手来啊!

    也不着急,牛小田扛着帐篷,宛如闲庭漫步,在黑夜中,溜溜达达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帐篷放进仓房,充电宝十几个,索性分给夏花、冬月一人一个。

    台灯被牛小田拿走,留着晚上读书。

    至于那两部手机,百密一疏,忘了让那两个女人指纹解锁,目前处在打不开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一直坚守岗位,没发现异常。”

    脑海中,传来白狐邀功的声音,牛小田心情愉快,用意识回复,“白飞,表现不错,等着哈,有奖励!”

    打开西屋的保险柜,牛小田取出了泡着六品叶人参的大瓶子。

    夏花和冬月眼睛立刻亮了,喝过这种酒,知道是绝对的好东西,强身健体,精力充沛,都笑嘻嘻地凑过来。

    哥今晚高兴,那就,每人一杯。

    倒了三杯酒,三人碰杯后,一饮而尽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牛小田又倒了一杯,端到东屋,夏花和冬月都看见了,只当是老大自己的东西,当然可以享用两份。

    殊不知,在牛家庄,还有一位功臣,白狐!

    闻到酒香,白狐立刻开心地凑过来,瞬间将白酒变成了白水,心满意足地回到小楼里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却说高大毛四人,喉咙里的喘息成了哨音,汗流浃背回到了扎营地点,眼前的一幕,顿时让高大毛陷入无比绝望,僵在当场。

    帐篷没了,物资也没了,只有几个空酒瓶,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更令他毛骨悚然的是,带来的两个女手下,也没了。

    心中升起巨大的不祥之感,高大毛含泪放声悲呼,“小玉,美静!你们在哪里?”

    凄凉的呼声,飘荡在山间,又被猎猎的秋风给吹散了。

    喊了好几遍,终于听到了回音,“大毛哥,我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……”

    高大毛使劲抠抠耳朵,确信没听错,两人还活着,心中狂喜,急忙寻着声音到处找。

    找到了,就在自己挖的陷阱里。

    绳子也没了,高大毛等人只好将衣服撕成碎布条,连接起来,这才将巴小玉和张美静从坑底拉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妹子,那个小兔崽子,没欺负你们吧?”高大毛连忙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巴小玉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也没打!”张美静回答。

    “哼,算他还知道分寸。”高大毛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大毛哥,农村真可怕,咱们还是回城里去吧!”巴小玉的身体还在颤抖,刚才叫天天不应,她真怕被活埋了。

    “唉,哥也想走,这它妈哪是人过的日子,但任务没完成,老爷子怪罪下来,也好受不了。”高大毛叹口气,心里也打了退堂鼓。

    牛小田简直比狐狸还狡猾,比野狼还凶狠,几次交手,丝毫没赚到便宜,反而损失越发惨重。

    现如今,帐篷被烧了,物资也没了,如何在野外生存?

    高大毛一行人,离开了扎营地,今晚必须再找个避风地熬过去,否则,非得冻死在山上不可。

    漫步目的走着,半个小时后,高大毛看到了一块大石。

    于是停下脚步,靠在上面休息,其余人也靠了上来,狼狈又沮丧。

    突然,大石动了一下!

    下方有空隙!

    高大毛等人推开大石,发现了一条通道,打着手电沿着台阶走下去,是一处较宽敞的石室,还残留着有人住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绝处逢生!

    高大毛乐得嘴巴咧得老大,这可比住在帐篷里强多了,遮风挡雨,冬暖夏凉。

    明天可以偷着下山,找地方购买物资。

    有了这处根据地,还可以继续跟牛小田斗下去,非得把这小子抓走不可。

    错误的决定,必将付出惨痛的代价……

    早上,牛小田睡得正想,只觉得*一阵疼,不由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正是穿好衣服的安悦,在打他的*,不由翻了个身,嘟囔道:“姐,干啥啊,还没睡够呢!”

    “小田,台灯和充电宝,还有手机,都是哪来的?”安悦质问。

    “从高大毛手里抢的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他们又来了?”

    安悦扶额长叹,睡觉太死,是个严重问题,居然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他们没来,我去了山上,奇袭敌方大本营,打他们个措手不及,老过瘾了,可惜你没跟着去。”牛小田闭着眼睛嘿嘿直乐。

    “还笑!”安悦瞪起眼睛,“唉,你在被黄平野利用,什么时候是个头啊!”

    “姐,我都懂,但对方欺负到家门口,总不能不还手。想当尿泥还不简单,只能由着他们捏着玩,那日子就没法过了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安悦没再说话,心情很糟糕,担心事态会愈演愈烈,却又无力阻止。

    不知道睡了多久,牛小田突然听到了怪声。

    “小鸡哔哔,哔哔,哔哔……”

    咋回事?

    牛小田猛地爬起来,却发现是身边的一个女款手机发出的,上面显示了名字,大毛哥!

    高大毛来电话了!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着急,点起一支烟,翘着二郎腿,这才抓过手机接通。

    “歪?”

    “牛小田!”

    还别说,高大毛的声音,还挺有富有磁性的,属于标准的男中音。

    “大毛啊,久闻大名,如雷贯耳,听到你的声音,老激动了。对了,昨晚睡得还不错吧?天当被,地当床,风过山林沙沙响,落叶翩翩起舞,想想就很浪漫。”牛小田嘘呼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少他娘的废话,识趣点儿,先把手机还了。”高大毛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要这么说话,就不能愉快交谈了。手机挺好,我打算刷机后自己留着用,另外,你可以带人滚蛋了,不送啊!”

    “你要搞清楚了,给姓黄的当帮凶,没有好结果。”高大毛咬牙威胁。

    “老子没招惹你,你又在给谁当帮凶?”牛小田极度不屑,“老子就信奉一条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谁他娘的找老子别扭,那就干到底,到头来,看谁是孬种!”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