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牛小田的话,让高大毛打了个寒颤,作为职业大流氓,当然不会认怂!

    “牛小田,给你机会不要,那就等死吧!”

    “吹*牛逼!”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!”

    “*的高大毛,还他娘的没完没了了。再叫嚣,就拔光你的毛,让你变成高秃子。垃圾,废物,蠢货,癞*上高速,你装啥进口小轿车,*裤子骑摩托,你嘚瑟个蛋……”

    牛小田正骂得过瘾,咦?

    对方没了动静,到底是孬种,已经挂断了!

    槽,影响牛爷爷发挥啊!

    高大毛其他东西不要,专门来电话讨还手机,说明,上面有重要内容!

    牛小田不打算交给黄平野,也没打算使用女士手机,干脆喊来夏花,让她带着手机去镇里,找个地方先刷机,然后当二手手机卖了。

    夏花倒也没含糊,骑着摩托就出发了!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夏花回来了。

    交给牛小田四千块钱,只能卖到这个价,感叹二手不值钱,这两款手机,原价都是六千多。

    哈哈,牛小田却很开心,意外之财,不能嫌少!

    “小田哥哥!”

    院门外,传来个稚嫩的童音,牛小田连忙过去打开院门,外面站着的却是两个人,都认识。

    七八岁的小女孩,名叫商红娟,正是张翠花的女儿,长得不像她妈,大眼睛,白白净净,倒是蛮可爱的。

    另一个男人,拄着拐杖,半弓着身子,不停发出咳嗽声,脸色暗沉,正是张翠花的男人商来殿。

    兴旺村最知名的废材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商来殿是老主任的儿子,长得不错,但胎里弱,从小到大,一直就是个病秧子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才娶了没钱没势没长相的三无产品张翠花。结婚后,商来殿身体就更弱了,几乎啥活都干不了。

    老主任只能硬着头皮去了镇里好几趟,送礼求情,才为儿媳妇谋个妇女主任的差事。

    “红娟来了,又长高了一头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笑道,张翠花这人品行差,但罪不及家人,他还是蛮喜欢乖巧可爱的小红娟。

    “小田哥哥,能给俺爸看看病吗?他可真难啊,这才三十出头,以后可咋过啊?”商红娟小大人似的,说着从别人感慨中听到的话,眼中也有了泪光。

    “小田兄弟,麻,麻烦你,翠花,一直不让俺来。可是俺,不想一直这样。”商来殿没说几句,已经喘得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一个叫哥哥,一个叫兄弟,辈分很乱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计较这些,主动过去搀扶着商来殿,说道:“来殿哥,快进屋,都好说,我会尽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,活着不易,可又死不了,累赘!”商来殿叹息连连。

    将商来殿搀扶进东屋躺下,商红娟小手伸进兜里,摸出了五百块钱,还有不少零钱,“小田哥哥,这是俺攒的压岁钱,就这些钱了!求求你给俺爸看看病吧,要是不够,等俺长大了能赚钱了再还你。”

    多好的孩子!咋就托生到张翠花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牛小田笑着在里面抽出一块钱,晃了晃,“红娟,哥哥就要一张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,都拿着,俺知道不够,这就够难为你的了。”商来殿挣扎要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躺下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制止,又把那些钱,重新塞进商红娟的兜里。

    “红娟,快把钱给你小田哥哥。”商来殿瞪着眼睛。

    商红娟捂着兜,低下了头,“爸,俺妈连顿好的都不给你做,俺还想给你买点肉呢。”

    商来殿直摇头,牛小田呵呵一笑,喊来夏花冬月,给孩子找点好吃的,先带到一边去玩。

    “其实,俺都知道,翠花她,不老实,也是俺不中用,见天受她的窝囊气……”商来殿说着,就有两行浊泪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来殿哥,别说话了,我先给你好好诊断下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手制止,真怕他一口气上不来,憋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将手搭在商来殿的颈部动脉上,牛小田仔细感受脉搏,过了一阵子,又取出量人镜,查看他的面相和气色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牛小田得出了诊断结果。

    脾虚、肺虚,外加肾虚!

    五行中,脾为土,肺为金,肾为水。

    五行生克,土生金,金生水。

    三者有关联,一虚俱虚,一荣俱荣,所以,要从源头开始治疗。

    牛小田先取来一颗强武丹,用小刀抠下五分之一的量,泡进水里,给商来殿服下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商来殿的精神就好多了,脸上有了些光泽。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帮着商来殿脱了衣服,又取来针盒,开始复杂的针灸,重点疏通脾经和肾经,几乎把所有的银针都用上了。

    疼痛难忍!

    可商来殿相当配合,闭着眼睛一声不吭,可以理解,谁又愿意苟延残喘的活着。

    等牛小田撤下银针,商来殿的眼睛都亮了,很轻松的自己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田,喘气都匀了,也有了力气,你真是神医啊。”

    商来殿又是兴奋,又是感动,同时心里也后悔,就不该听老娘们儿的,早来治疗,恐怕早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神医不敢当!”

    牛小田笑着摆手,又说:“来殿哥,这病时间太长了,不可能一下就治好,必须要长时间调养。我给你开个药方,回去按时服用,不要劳累,百日后再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兄弟!”商来殿又想落泪。

    开好药方,牛小田又让商来殿喝了小半杯人参酒,这下,连拐杖都不用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哥哥,谢谢你!”

    商红娟乖巧地过来鞠躬,兜里塞着的火腿肠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哈哈一笑,捡起来又给她装进去,这才将两人送出了门。

    一身轻松的商来殿,拉着女儿的手,频频回头感谢,怀着对美好生活的希望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晚饭前,张翠花来了!

    送来两只褪好了毛的肥鸡,一再表示发自内心的感激。

    同时表示,最近买房子,手头太紧了,等有了钱,一定给加倍送来。

    张翠花还骂了个誓,要是再做对不起牛小田的事情,就让天雷滚滚把自己劈成黑木炭。

    这女人,不足为道!

    目前,牛小田首先要对付的,还是高大毛团伙。

    半夜时分,牛小田再次派出白狐,到东山去探查高大毛的动向。

    得知的结果,差点把牛小田的鼻子给气歪了!

    太过分了,欠收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