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狐讲,高大毛那伙人,就待在东山的那处地下洞府里。

    新买了衣服鞋子被褥等保暖用品,还有大量的白酒、熟食、纯净水、自加热快餐等等。这架势,是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

    高大毛等人正在灯光明亮的洞府里,随着手机里播放的激烈乐曲声,笑声不断,扭腰晃腚,跳舞狂欢!

    墙壁上,还写着四个红色大字,杀牛取卵!

    白狐还听见,高大毛说,上头将送来两支猎枪,还做了几个开枪的动作。

    杀牛,当然指的是杀牛小田,取卵,无需解释,侮辱性极强。

    猎枪要来了,说明高大毛等人的计划有变。

    原来是想抓捕牛小田带走,大概是觉得,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干脆下了狠心,直接干掉。

    “老大,就这么个情况,要我说,跟他们磨叽个头,直接收拾算了。”

    白狐提出建议,也不想为了这点破事,总出去打探消息,堂堂狐仙沦落成跑腿望风的探子,很悲哀,也很不甘。

    “好,马上行动,你也跟着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气够呛,立刻下炕穿鞋,叫醒了夏花冬月,拿上一些必需品,再次赶往东山。

    高大毛这伙人,居然躲在宫桂枝住过的洞府里,简直就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一路上,牛小田已经策划好行动方案。非得让高大毛知道厉害,想杀小田爷爷,先看看自己的小命能不能保住。

    很快,三人就来到了那处洞府的附近!

    远远就看见一个黑影,正在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高大毛并不傻,下面在狂欢,上面当然要有人值班,时刻关注外面的动静,防止牛小田突然偷袭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悄悄靠过去,放倒他。”冬月低声请命,还拔出了腰间的匕首。

    “不用,既然来了,当然得过去打声招呼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晃着膀子摆摆手,不以为然,二美均是额头无数黑线,老大的做法也太直接了吧!

    准备一场恶战!

    三人来到跟前,站岗的是一名彪形大汉,一看到牛小田,立刻点头哈腰,“老大,有啥吩咐?”

    二美惊呆了,老大牛啊,居然策反了其中一位,里应外合,哪有不赢的道理。

    啥时候的事儿?

    二美面面相觑,从彼此茫然眼神就能知道答案,老大嘴巴很严,简直就是怀孕妇女,肚里有货啊!

    其实,哪有的事儿。

    只是白狐按照牛小田的吩咐,提前入侵了此人。

    “马上开始干活,到附近捡干柴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大手一挥,壮汉连忙跑开,很快就抱着些干树枝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夏花冬月,你们也去捡干树枝,顺道再割些干草。”牛小田做出安排。

    二美照做,大约二十分钟,干柴干草已经堆满了洞口。

    此刻,依然能听到里面传来的舞曲声,高大毛等人对此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冷笑,最后的狂欢,该结束了!

    突然,那名帮忙的壮汉,一头撞在大石上,头破血流,仰面倒下,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冬月一愣,挠着头想不明白,这人怕不是脑子有问题?

    夏花却是深感佩服,还自以为是竖起大拇指,“老大,这一招高明啊!这样一来,插在敌人内部的奸细,就不会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冬月拉着长音,“俺懂了,这叫苦肉计。老大,威武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一般般,全国第三。”牛小田嘿嘿一笑,随即换上严肃神情,大手向前一挥:“全员听令,烟熏山耗子行动,马上开始。”

    仪式感十足!

    二美打了鸡血一般,先是夏花在干柴上,洒上一小瓶汽油。

    随后,冬月抓起一把干草,用打火机点燃,扔了上去。

    火焰升腾而起,越烧越旺,刹那间封闭了洞口。

    浓烟立刻朝着洞府内蔓延而去,正在跳舞的高大毛,嗅到了跟香烟不一样的味道,顿时吓得面色如土,整个人彻底不好了。

    必须要冲出去,否则,一定会被浓烟熏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外面,牛小田三人也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名壮汉披着棉被冲了出来,满身都是火星,呛得鼻涕眼泪一起淌,咳嗽个不停。

    还没站稳,夏花冬月齐齐冲过去,迎头就是一通暴打!

    壮汉猝不及防,眨眼间就被*在地,眼冒金星,鼻口流血,只能在地上爬。

    又一名壮汉披着棉被冲出来,下场还是一样。

    随后又出来两个女人,牛小田知道名字,巴小玉和张美静。

    浑身都是水淋淋的,浇了纯净水,在大火炙烤下,却又冒着蒸腾的白色热气。

    牛小田没让二美动手,这两人本就受伤不轻,一出来便坐在地上,大口喘着粗气,喉咙里发出的声音,像是在拉风箱。

    高大毛最后一个,百般戒备,到底还是被熏得不行,直接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早就瞄准了,腾空飞出一脚,将高大毛踢翻在地,对着那张脸就是一通暴揍。

    满脸是血的高大毛,倒也是个硬汉,并没有发出哀求。

    夏花和冬月也冲过来,三下五除二,将高大毛烤焦的头发,薅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牛小田表示很满意,以后高大毛就可以跟他老爹一样,也叫高秃子了。

    在高大毛衣服上擦擦拳头上的血,牛小田拍拍手站起来,唉,实在不堪一击,有点无聊。

    片刻。

    高大毛欠起半个身体,吐出一口血,恨声问道:“牛小田,你怎么不杀了我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杀你不是目的,折磨你才有乐趣。”牛小田哈哈一笑,跟着又不屑道:“没活活烧死你们这群瘪犊子,已经是小爷慈悲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怎样?”高大毛咬牙。

    突然,一旁的巴小玉,猛然抽出腰间的匕首,唰的一下!

    刺进了高大毛的大腿上,疼得他身体一阵剧烈抽搐,极度吃惊地问道:“小玉,你……”

    巴小玉又是一刀刺过来,高大毛平地打滚,才堪堪躲过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巴小玉挥动匕首,回手又刺进张美静的肩头。

    夏花和冬月都看傻了,老大太牛逼了,深不可测,到底在高大毛这里,安插了多少个内奸?

    尤其是夏花,昨晚刚见过巴小玉,丝毫都没察觉,她是友军一伙的。

    演戏的水平,绝对超过一线明星。

    巴小玉突然扔了匕首,掉头就跑,消失在黑沉沉的夜色中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