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小田取出一颗强武丹,让巴小玉服下,很快,她就感到了其中的妙处,身体开始发热,力量开始回归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药好神奇。”巴小玉直接改口了。

    “跟本老大好好混,少不了你的好处,睡一个晚上,身上的伤基本就好了。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大,我去干活了!”巴小玉积极表现。

    等安悦下班回来,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。

    窗明几净,纤尘不染,院子里不知道被冲过多少次,水泥地干净的似乎能照出人影。

    不光如此,房门也被反复擦拭过,不见一点污垢,露出原有的漆色。

    像是来到了一处新房!

    当然,安悦又看到了巴小玉,正在厨房里忙碌着。

    安悦将牛小田拉到东屋,不满道:“她怎么还没走?”

    “哦,她愿意靠着勤劳的双手,换取长期留宿的机会。小要饭的,脑子还糊涂,太可怜了。”牛小田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安悦瞪起眼睛,跟着便拆穿了巴小玉的谎言。

    下午,安悦跟父亲联系,让他帮忙找人调查一下,丰江市巴小玉何许人也!

    快下班时,父亲反馈了结果。

    巴小玉,二十七岁,是一名弃婴,在福利院长大。

    读过专科,学的是美容专业,曾经开办过一家纹身馆,去年停业。如今名下有一套房产,全款购买,价值百万左右。

    重点,巴小玉曾经在街头跟人群殴,被拘留十五天。

    “这它妈哪是女乞丐,分明是女流氓,她是不是犯了事儿,才逃到了乡下来?”安悦爆了粗口。

    判断没错,巴小玉就是个女流氓。

    瞒不住了,牛小田只能坦言,巴小玉就是高大毛带来的流氓之一。

    就在昨晚,他带着二美,彻底将高大毛击败。在打斗过程中,巴小玉突然觉悟,并反水扎了高大毛一刀,伤势严重。

    巴小玉唯恐被报复,只能脱离高大毛组织,弃暗投明,来小田哥手下混碗饭吃。

    “你不该收留她。”安悦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她已经*上绝路,不管她,谁知道她会不会继续藏在山上,抽空便来村里胡闹。姐,你别管了,我有分寸,也有控制她的方法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控制?”

    “法术!”

    说完这两个字,只见牛小田嘴唇翕动了几下,只听当啷一声,厨房里有饭碗落地。

    安悦连忙跑出去,却见巴小玉额头渗出了汗珠子,抖着手,急忙将碎碗捡起来,放进垃圾箱里。

    枕边人,好可怕!

    安悦这次信了,牛小田能控制巴小玉。

    “我乃月宫仙子下凡,天蓬元帅抬了花轿要来娶亲!”巴小玉不忘演戏。

    “别装了,累不累啊?”

    安悦咬咬牙,索性也就不管了,转身走出厨房。

    巴小玉当然要睡西屋,夏花冬月也不介意,毕竟是老大的人,可以信任。晚上睡不着,三人就盘着腿斗地主,吵吵嚷嚷很是热闹。

    几天后的中午,安悦下班回来,饭桌上只有夏花冬月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见了,一同消失的,还有巴小玉和黑子。

    一打听才知道,上午,牛老大上山采药去了,山高水深,归期不定。

    也不提前打声招呼!

    安悦嘟囔着回屋后,拨打牛小田的手机,无法接通,心中感叹,这小子真是个抓不住的小男人。

    翻过一座山,又爬过一道坡!

    牛小田一路向西,翻山越岭,赶往蟒仙崖。

    身边的巴小玉,扛着帐篷,背着包,亦步亦趋,却没有叫苦叫累。

    这几天,牛小田每天给她一颗强武丹,让她的体力,保持在最充沛的状态。

    老大嘛,跟着个随从,这才有派头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是夏花和冬月?

    二美说到底,还是黄平野的人,指不定哪天一个电话就撤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真正能使唤的,也只有巴小玉,目前还没发现她的脑后生出反骨。

    “小玉,累不累啊?”牛小田故作关怀,也换了个更为亲切的称呼。

    “不累,服用了老大的神药,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。”巴小玉开心道。

    “始终没问你,怎么跟高大毛混到一起的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没隐瞒,巴小玉一五一十的说了,做流氓赚钱很容易,执行任务,跟着比划几下,就能有钱拿。

    她加入高义帮,是闺蜜张美静介绍的,平时,两人经常在一起练散打。

    巴小玉坦言,扎了张美静一刀,是她最后悔的事情之一。

    “高义帮又是啥情况?”牛小田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有花不完的钱,谁背后支持,我也不知道。帮主,不,是高秃子,手腕非常狠,有一次,我亲眼看见,他直接用拐杖,将一人的两条腿都打断,还拖着脚踝拉出去,晚上做噩梦我还能听到那人的惨叫。”

    巴小玉心有余悸,跟着高大毛混,留下的心理阴影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四个毛都有啥本事?”

    “一个比一个更狠。”

    巴小玉讲述,据她所知,高大毛虽然是大哥,却是哥四个里面最弱的。

    没瞧得上牛小田,才派他过来执行抓捕任务。

    二毛有名师指点,可以胸口碎大石,单手断掉三块砖。

    三毛会设计暗器,擅长弓箭和投石,据说不用瞄准,随手一抛,就能击中靶心。

    四毛最另类,当过屠夫,为人冷血无情,心狠手辣,随身一把剔骨刀,说是身负不少命案。

    总之,高义帮并非乌合之众,没有点本事,在帮派里是混不开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,敢跟黄平野公开叫板,甚至在江上伏击,高义帮的胆量和水平,必然不会太低了。

    “大毛被拔了毛,其余的三个毛,会不会再来找死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说,要看高秃子怎么安排,但肯定非常恼逼,对老大恨之入骨。”巴小玉直言,又嘿嘿笑道:“当然,凭老大的神通,再来,也必然会被拔毛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跟我并肩作战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巴小玉连忙拍拍胸脯。

    “要学会保密,老大我就给你再展示下神通,增强你的信心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着,将手指放进口中,吹响了哨子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丛林中,白影闪动,一只雪白的小狐狸,迈着优美轻盈的步伐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巴小玉顿时惊愕地张大嘴巴,眼中写满了不可思议,内心深处,对牛老大的崇拜,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。

    因为她看见,白狐奔跑之时,几乎是脚不沾地,毛发洁白如雪,不见一粒灰尘,大眼睛转动之间,好像是会说话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一只灵狐,也可以说是狐仙!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