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幕降临,星光漫天。

    牛小田熟练地生起一个小小的火堆,放上口小锅,煮上两包藤椒泡面,又磕了几个鸡蛋在里面。

    巴小玉则取出牛肉干,咬成小块,喂给黑子。

    白狐却对牛肉干视若无睹,还很嫌弃的样子,只是象征性地喝了点矿泉水。

    “老大,白白都不需要吃东西吗?”巴小玉问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忍不住纠正,“它有名字,叫白飞。”

    “哦,白飞好可爱的。”巴小玉连忙改口。

    “它不吃东西,喜欢喝酒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着,从包里取出一小瓶酒,又拿出牛眼盅,倒了半杯,递到白狐面前。

    白狐立刻兴奋地凑上前,用鼻子深吸一口,很陶醉很满足的样子,小步伐跟着就摇晃了。

    巴小玉捂嘴偷笑,还会演戏,真是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跟着,牛小田就把杯里的酒倒了。

    这也不是喝酒,只是闻味儿啊!

    紧接着,牛小田又倒了一杯给巴小玉,笑道:“也给你一杯,解解乏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巴小玉扭扭捏捏接过来,莫名脸颊发烫。

    有道是,酒壮色胆,微醺中更有感觉,老大倒是蛮有情调的,提前做足了功课。

    将杯中酒一口干了,巴小玉的脸就彻底红了。

    随着气血快速运行,很快就觉得路上的疲惫,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厉害啦!

    喝了这杯酒,大战几千回合,也不成问题啊!

    牛小田也喝了一杯,这才捞出方便面,滋溜滋溜的大吃起来。

    巴小玉有样学样,也拿着餐盒,捞起方便面往嘴里送,还发出了笑声。不得不承认,老大除了有点坏,还有点*,跟他在一起,倒是蛮轻松的。

    听到笑声,牛小田抬头瞥了眼,鄙夷道:“吃个方便面都乐得跟吃满汉全席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跟着老大,吃什么都甜。”巴小玉抛了个媚眼。

    没再往里面添柴,火堆很快就灭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打了个饱嗝,背着手又在附近看了看,这才钻进了帐篷里。

    一黑一白两道影子,也随之进了帐篷。

    巴小玉一愣,这两个家伙怎么也住进去了?

    有动物在场,应该会,更*吧!

    解开两颗扣子,巴小玉深吸一口气,进入了帐篷,眼前出现的一幕,却让她哭笑不得,愿望注定要落空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正翘着二郎腿,看手机上离线下载的网络小说。

    黑子就横在中间,也是平躺的姿势,白狐则靠着黑子躺着,形成一条隔离带。

    巴小玉闷闷地躺在干草上,也没听到牛小田说话,只能闭上眼睛假寐。

    睡不着怎么破?

    巴小玉壮着胆子,将白狐抱在怀里,就像是抱着一个柔软舒适的毛绒玩具,也觉得很满足。

    听着外面隐隐的风声,巴小玉终于睡着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忽然感觉手臂酸疼,巴小玉猛然睁开眼睛,却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白狐不见了!

    怀里抱着的居然是黑子,背对着她,正用狗头枕着她的胳膊,还伸出了半个舌头,口中发出了鼾声。

    微微抬头,这才看见白狐,正把小脑袋靠在牛小田的肩头,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费力将胳膊抽出来,巴小玉小心地挪出帐篷,膀胱有点憋,必须到外面去方便一下。

    万籁俱寂,星光明亮,一轮弯月斜挂在天际!

    巴小玉方便完,刚刚提起裤子,忽然就看见,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,有一个明亮的光团,耳边似乎听到了呼唤,“来吧,来吧,朝拜我,给你幸福!”

    双脚不受控制,巴小玉就朝着那棵树走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在山上睡觉,可不比家里,牛小田的警觉系统,一直处在开启状态。

    巴小玉离开帐篷,他知道,但是,似乎过了十几分钟,大号小号的预算都加进来了,怎么还没回来?

    推了推肩头的白狐,立刻传来不满的声音,“老大,干啥啊,正舒坦呢!”

    “巴小玉干啥去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正在对着一棵树磕头呢!”白狐感受得很清楚,坏笑道。

    “对着树磕头个毛,她有病啊?”

    “遇到了树神,虔诚的傻货。”

    “哪来的树神?”牛小田一惊,立刻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个喜欢伪装成树神的树鬼,闲得蛋疼,找乐子呢!”白狐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树鬼?

    牛小田搜索脑海,很快就对上了号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非常另类的鬼,据说是修仙失败的树木死后所化,性格单纯,与人无害。嗯,就喜欢装神,让孤独的旅者对其朝拜。

    “白飞,跟我出去,抓到树鬼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唉,树鬼就是很淘气,不会害人的,咱最好不要乱开杀戒。”白狐不想答应,其实就是懒得动弹。

    “别磨叽,按照我说的做。哈哈,我不杀它,只想要他搜集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大笑着钻出帐篷,白狐则先一步掠身而出,警觉的黑子也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远远就看见,巴小玉正跪在一颗大槐树前,脑门接地*朝天,虔诚的磕头。

    裤子都没系好,露出一片白,看起来挺搞笑。

    只是,牛小田的出现,却让巴小玉立刻清醒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跪在一棵树前?

    巴小玉吓得一声尖叫,转身就狂奔过来,跟牛小田撞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回帐篷去!”

    牛小田推开她,又示意黑子也回去,跟她做个伴。

    颤抖着双腿,巴小玉费力地挪回帐篷,黑子很听话,跟着也钻了进来。

    哪里还顾得上嫌弃,巴小玉立刻将黑子抱紧了,惹得黑子一阵不满,很想下口去咬她。

    外面的牛小田,叉着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青色的影子,就被白色的虚影给撵了过来。

    树鬼哪里惹得起狐仙,百般不情愿,也只能认怂,来到跟前低着头。

    虚影还算清晰。

    牛小田打量着传说中的树鬼,鬼如其名,手脚都很长,宛如树枝,而头发是暗绿色的,如同一片片的树叶。

    有鼻子有眼睛,形状都像凸起的树瘤!

    好吧,这是一棵雄树。

    牛小田看到了另一个突出的特征,大感惊奇,居然围着腰缠了好几圈。

    牛小田比划一下长度,很惭愧,差太远了。

    跟树鬼对话,不可能,牛小田的修为不够,还是要靠白狐去转达。

    问话只有一句,平时搜集的宝贝在哪里?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