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“不要钱,给口饭吃就行。”巴小玉回答得很干脆。

    这也行!

    安悦看了眼得意洋洋的牛小田,又为巴小玉感到可怜,短短时日,居然被*成这幅怂样,自尊、自怜、自爱呢?

    恐怕,连自我都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定一千八,毕竟,你也未必能按时上班。”安悦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安副厂长。”巴小玉没意见。

    “还有,人前大大方方的,别把江湖习气带来。”安悦又皱眉叮嘱。

    “嗯,一定注意形象!”

    巴小玉爽快答应,瞥到老大吸的烟的烟灰太长了,连忙弓着腰双手心接住。

    这贱模样,把夏花和冬月都逗笑了,安悦无奈摇头,怕一时半会儿改不了了。

    *还没坐热乎的牛小田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来自丰江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牛小田接通后,拉着长音问:“喂,哪位啊?”

    “是我,伏一方。”

    “伏先生,你好!”

    “兄弟,有件事想要麻烦你,方便来丰江一趟吗?”伏一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方便!”

    “那好,见面再说,到地方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不散!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就看见安悦眼睛都瞪圆了,不满道:“小田,你又想出去?”

    “伏一方找我有事。”牛小田起身道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还有个会议呢!”

    “你代表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厂长肯定要参加的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明天再开也不晚。咱是热心肠,朋友有难处,哪能不帮忙!”牛小田笑着,已经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安悦一阵腹诽,说得道貌岸然,其实就是不放过赚钱的机会。

    伏一方出手阔绰,牛小田当然愿意交往联络,至于工厂的管理,早被这小子放在了末位上。

    随便吧!

    本来就不能指望,牛小田会成为一名合格的厂长。

    将安悦送回村部,又回家取了些必需品,这次,牛小田带着夏花出门。

    轮流来,不都说,雨露要均沾嘛!

    夏花开车的技术,照比冬月要好,一路上不断超车,始终将车飙到超速的边缘,偶尔还来个漂移。

    很惊险,也很*,牛小田一路笑声不断。

    中午,进入繁华的丰江市,牛小田立刻联系伏一方,见面的地点,大直街丰隆商场。

    夏花对丰江市很熟,完全不用导航,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伏一方就在路边等着,一看牛小田还有个女司机,欲言又止,显然此事涉及些隐私。

    “伏先生请放心,她听不见的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先吃了饭再去吧!”

    伏一方说完,转身去停车场,开上了自己的那辆普通大众。

    两辆车一前一后,来到附近的一家高档酒店,要了个安静的包间。

    特色菜上桌后,伏一方点起一支烟,这才谈起请牛小田过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的老丈人,本来是一名退休工人,两天前,突然成了玉皇大帝!

    然后就是黄袍加身,大肆封神。

    老丈母娘被封为后土娘娘,小舅子被封为托塔天王,妻子回去探望,直接就被封为了广寒宫嫦娥,老丈人还嚷嚷着让大家叩拜她。

    简直太逗了,夏花差点憋笑憋出内伤,只能装着去厕所,这才发出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跟妻子分居,感情上出了点问题,但一起这些年,她家遇到难事,也不能不管。昨晚我去看老爷子,你猜,他给我封了个什么官?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掌管十万水兵的天蓬大元帅吧?”牛小田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猜对了!还真是,让人哭笑不得,就像是我配不上他女儿。唉,他也是这么说的,还直接将我贬到了高老庄。”伏一方苦笑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精神出了问题,得治。”牛小田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也想送精神病医院,但他身体不好,就怕经不起折腾。所以,我就想到了兄弟,看能不能帮个忙。”伏一方气道。

    “从症状看,应该是虚病,等见到老爷子再说吧!”牛小田答应道。

    伏一方饮食清淡,心里还有事儿,也没吃几口。

    牛小田和夏花倒是不见外,大快朵颐,撑得直打饱嗝,这才离开酒店,赶往伏一方的岳父家里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距离江畔不远的老小区,绿化修剪齐整,道路整洁,还有清洁工正在擦拭垃圾箱。

    伏一方的老丈人名叫厉有为,七十岁,退休后,不是养花就是遛鸟,最近还跟人学习太极拳。

    而伏一方的妻子,也就是厉有为的嫦娥女儿,有个很个性的名字,叫做厉莉,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董事长。

    岳父家在三楼,一开门,牛小田就被里面的浓浓烟雾,呛得一阵咳嗽。

    厅正对面,插着一捆香,都在燃烧的状态,尽管屋内的窗户都开着,依然是云雾缭绕,如入仙境。

    “一方,这两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风韵犹存的厉莉,身穿合体的职业套裙,不解地打量着牛小田和夏花。

    伏一方含糊地回复,“给咱爸请来的高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儿,你怎么能乱说。”

    厉莉立刻就翻脸了,家丑,自然不希望外人知道。

    说急眼就急眼,守着外人,伏一方脸色也冷下来,“小兄弟厉害呢,我也是替咱爸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人来到凌霄宝殿?”

    随着嘹亮的声音传来,牛小田这才透过烟雾看见,地上坐着个干瘦的小老头,穿着一套脏兮兮的*长袍,脚上则套着不伦不类的棉拖鞋。

    “回禀玉帝,在下牛魔王,这位是铁扇公主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呵呵一笑,又指了指夏花,夏花连忙点头,顺势还做了个拿扇子的动作。

    厉莉深吸一口气,又狠狠瞪了丈夫一眼,眼神俨然在说,等人走了,咱俩没完!

    “尔等皆不在仙籍,因何前来打扰?”厉有为不解质问。

    “齐天大圣,那是我结拜小弟。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那猴子,总是惹事生非,目无法纪,总*献髀遥缇捅惶炖着鼅了。”厉有为高声道。

    “在下不知,那我便与他绝交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边应答,悄悄朝着厉有为的右手指了指,袖口露出一截尖锐物,目测是锥子。

    夏花立刻会意,做好了控制对方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牛魔王,念在你识大体的份上,酌情晋升为牛天王,退下吧!”厉有为封官上瘾,在任职安排上,简直信口开河。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!”

    牛小田抱抱拳,袖口里的银针,已经滑落在手心里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封官。”

    夏花说着,佯装要跪下去,突然一把擒住了厉有为的手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