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厉有为的反应相当灵敏,低头就去咬夏花的手腕。

    趁此时机,牛小田手起针落,直接刺在他的百会穴上,多了一条摇晃的天线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厉莉吓了一跳,过来就想阻拦,却被伏一方用力抱住,拉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厉有为僵住了,目光呆滞,嘴巴还张着,有口水不受控的流下来。

    跟着,牛小田抓过双肩包,取出针盒,又在里面取出两根银针,扎在厉有为后脑的风池穴上。

    厉有为又开始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放我出来,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伏一方和厉莉再次被惊呆了,因为父亲发出的,居然是略带嘶哑的女声!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,随意侵占人体,天理不容。”牛小田不屑。

    “老娘我死得冤,必须要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冤死鬼多了,也没见像你这么行为恶劣的,不尊敬老人,还胆敢冒充玉皇大帝,死有余辜。”牛小田唾弃。

    “臭术士,再不放我出来,我就这让这个老家伙死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光天化日之下,你没这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并不在意,又在双肩包里,翻出朱砂和墨汁,不紧不慢地调匀,随后在手掌中画符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错了,放了我!”

    “后悔晚了,等着魂飞魄散吧!”

    “我不甘心啊!”

    “唉,谁还没有点遗憾,与其活在痛苦里,不如立刻解脱。”

    符箓很快画好了,牛小田运转真武之力,并且念动了五雷咒,朝着厉有为便推出一掌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一声惨叫传来,震耳欲聋,随后,厉有为侧头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爸爸!”

    厉莉立刻扑过来,含泪将父亲扶起来,牛小田过来将银针*,吩咐道:“夏花,扶着老人家进屋休息。”

    如同软面条一般的厉有为,被扶进了卧室,平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洗了手,又让伏一方将那捆呛人的香熄灭,扔到外面。

    半天后,屋内变得清朗起来。

    厉莉反复观察,确信父亲只是昏睡中,这才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爸,中邪了?”厉莉不可思议问。

    “准确说,是被水鬼迷了,幸好发现得早,否则,处理起来会很麻烦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水鬼?”

    “你父亲肯定半夜去江边溜达了,这只女鬼很凶恶,但表现欲强烈,喜欢装神弄鬼,太早露出马脚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的是实情,如果水鬼只是安静地藏在体内,偶尔试探控制下行为,家属未必能及早发现异常。

    等融合程度高了,强行处理,老人的身体也垮了。

    “水鬼,为什么盯上我父亲,他是个好人。”厉莉表示不解。

    “原因很简单,身体差,心情差,就容易被邪物盯上。还有个原因,这只水鬼认为,在你父亲交往的群体中,有人是害她的凶手,想要借刀杀人。”

    老父亲差点成为杀人犯,厉莉惊得不禁身体一抖,幸好及时处理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耐心进行解释,又补充一句,“放心吧,老爷子很快就好了,可能啥都不记得,你们最好也别提醒他,要面子的。”

    厉莉点点头,眼中泪水开始积聚,最终决堤,幽怨道:“一方,都怪你!”

    “是,都是我的错。”伏一方这回并未反驳。

    厉莉泪水却更多,哽咽道:“我爸待你比我还亲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他儿子,你怎么忍心当着他的面提那事。”

    伏一方万般无奈,女婿再好,也比不上女儿在老丈人心中的地位,否则能封个二师兄,还得*在高老庄?

    话赶话而已,还不是让咄咄逼人的妻子给激将的,伏一方不忍埋怨,点头道:“咱们也都一把年纪了,以后就不要吵了,晚上我回家去住。”

    女儿跟女婿冷战分居,有可能离婚。

    非常要面子的老岳丈,为此很烦心,晚上睡不着,就一个人出去,到江边溜达,没成想,却被水鬼趁虚而入。

    伏一方和厉莉都很后悔,不该任性分居,让老人经历了一次劫难。

    “小田兄弟,你把水鬼给灭了?”

    伏一方很关心此事,就怕哪天,玉皇大帝又杀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她可能有冤情,但也不是随意害人的理由,必须无情灭杀,以绝后患。”牛小田一脸正义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是真人,我服了!”伏一方重重抱拳。

    厉莉亲自去给牛小田和夏花泡茶,还打电话给在外买菜的母亲,多买些好菜回来,招待贵。

    牛小田摆手,过会儿就走,不必气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厉有为醒了,颤巍巍走出来,一看屋里还有人,连忙笑眯眯的打招呼,跟之前的形象,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伏一方连忙上前,跟岳父保证,以后不再跟妻子闹别扭,一定好好过日子,相濡以沫,携手白头。

    老爷子笑了,精神头也起来了,惦记阳台上的两只玄凤,急忙拿着鸟粮去喂。

    既然老爷子没事儿,牛小田便起身告辞,坐上豪车离开。

    后视镜里,伏一方和厉莉拉着手,祸兮福所倚,这次事件,倒是让两人的关系和好如初。

    感叹婚姻是围城的伏一方,还要继续留在城里。

    而牛小田也在城里转悠,既然来到丰江市,就该买些药材回去。

    还是去了那家惠丰中药行,牛小田办理了会员卡,可以打九折,一次性购买了价值八万的珍贵药材,外加专业的药罐。

    豪横刷卡,心在流血。

    好在,伏一方转来的十万酬谢,及时抚平了心灵的伤口。

    夏花带路,办事方便多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又在城里买了一套刻刀,还有大号的放大镜,想想,还是给巴小玉买了一部便宜的手机,并办理一张手机卡。

    “夏花,不想去看看春风秋雪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,要听黄总安排。再说了,平时也在网上聊天呢,嘿嘿,她们还挺羡慕我和冬月,可以一觉睡到自然醒。”夏花得意笑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回家吧!”

    “老大,说实话,跟你在一起,真有家的感觉。”夏花笑道。

    开车回到兴旺村的家里,天色已经快黑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没忘查看院门,经过巴小玉的反复擦拭,*的春和符,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一招失败,那人肯定还会再来。

    缩头乌龟,不敢跟老子正面较量,净搞些阴谋诡计,令人鄙夷。

    智者千虑,或有一失,牛小田还是决定,今后要加强防范,决不给对方任何可乘之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