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棋圣!棋圣!”牛小田探身喊。

    “别理我!”

    张棋圣眼睛都没睁开,虚弱地抬抬手。

    “这是咋了?”牛小田笑呵呵问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就是骗我。我想起来了,七星煞的故事,是张嘴那个老家伙,随口胡编到评书里讲的,咱俩还并排坐着听得呢!”张棋圣郁闷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反正泰山石搬走了,我可不负责运回来。”牛小田坏笑,将放赖进行到底。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!”

    张棋圣接着叹气,让牛小田惦记走的东西,就当做从来没有过吧。

    “棋圣,别生气嘛,我可是给你带来了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牛小田将一千块钱,塞到了张棋圣的手里。

    老头低头,下巴跟脖子连在一起,果然看到手里一沓红票票,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跟一个孤儿叫什么劲,连忙坐起来推让:“小田,不能要,你这是干啥,我不缺钱的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实话,张棋圣的儿女虽然不养老,但总归是逢年过节赶来送钱送礼物,日子倒也过得有吃有喝。

    “不能白拿你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捂住张棋圣的手,又取出一样东西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老头看了半天,疑惑道:“这是个啥?”

    “土太岁,可以泡水,增强体质,管保你越活越年轻。”牛小田嘘呼道。

    来自刘会计的土太岁,可是经过了菌类研究所检验,表面没有病菌,放心饮用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可是好东西啊,喝了能长命百岁。”

    这是土太岁永恒不变的传说,张棋圣终于开心起来,下炕后,又要张罗着做饭。

    牛小田表示刚吃完,又把那瓶酒递过去,老头只当做普通的散装酒,也没太在意。

    六品叶的山参酒,不得不提醒。

    “棋圣,这酒不能贪杯,隔三岔五,一次喝半杯。”牛小田强调。

    “有啥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好不好,试过才知道,别出去说。”

    张棋圣果然倒了小半杯,一饮而尽,很快就感觉周身热流涌动,眼睛发亮,倍精神,好像焕发了青春。

    不能走!

    一老一少,又杀了两盘棋。

    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牛小田悔棋连走偷子各种耍赖,张棋圣大败,却是笑声不断,说不出的舒畅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牛小田化身石雕工艺师,每天拿着斧头和凿子,叮叮当当,对着那块巨石较劲。

    泰山石敢当几个字不见了,取而代之,是一条条纵横的纹路。

    取来屋后土,牛小田按照《医仙真诠》上的知识点,格外细心,在岩石缝隙里,种上了悬崖草的草籽。

    冬天要来了,别指望悬崖草会发芽,但春天值得期待。

    厂长办公室成了摆设,牛厂长一直在家鼓捣自己的事情,倒是秘书巴小玉,偶尔会去打扫下卫生。

    对此,安悦只能认了,牛厂长也跟办公室一样,就是个摆设。

    山货收购正式开始,加工厂门前,停满了各种车辆,挎筐拎袋子的百姓们,排起了长长的队伍,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前来卖山货的,不只有兴旺村的村民,也包括附近村屯。

    加工厂的收购价格,要高于市场价百分之十,百姓们为了多卖钱,当然是趋之若鹜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吸引力也不小,这不,夏花得到了可靠消息。

    高大毛的弟弟高二毛,带人进入了安平县,目标应该就是牛小田。

    大毛走了二毛来,够热闹的。

    早已取消的拔毛行动,又要重新启动了。

    相比较而言,牛小田更为担心的,还是那名能在院门上画下春和符的妖人。

    这天半夜,刚刚入睡的牛小田,脑海里突然传来了白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老大,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扑腾一下坐起来,问道:“来人是谁,距离有多远?”

    “个子很高很瘦,是一名法师,已经到了大槐树下。”白狐回答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瞎了一只眼?”

    牛小田想起了杜娟说起的独眼帅哥,名叫死又生。

    “没瞎!”

    白狐答得很干脆,牛小田刚松口气,却听它又说:“有只眼是天生的通灵眼,我刚才出去,好像被他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心头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牛小田想起书上关于通灵眼的介绍,很强大的特异功能,不但能看到鬼魂邪物一类的灵体,还有不小的攻击力。

    一旦被通灵眼锁定,灵体会变得行动缓慢,很容易被捕捉并消灭。

    死又生,无疑是一个劲敌。

    “白飞,千万别出去了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有内丹……”

    白狐把剩下的话给吞了回去,肯定白费口舌,牛小田是不会还给它的。

    快速穿好衣服,牛小田小心地出了门。

    化为虚影的白狐,一直跟在身边,随时汇报监测情况。

    死又生还在不远处的大槐树下,并没有着急采取行动,反而闭上眼睛,缓缓坐在了石墩上。

    敌不动,我不动!

    牛小田站在院子里,保持绝对安静的状态。

    如此,遥遥对峙了二十分钟,死又生终于睁开眼睛,整理下衣服,大步朝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厉害啦,走路居然都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此人身上的体味也一定很淡,嗅觉灵敏的黑子,很难发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距离家门口约五米远,死又生又停住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他感受到你在院子里,也感受到了我。”白狐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有胆他就进来。”牛小田冷哼。

    “他取出一张符箓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,看他能搞出什么把戏。”

    突然,牛小田只觉得周身一紧,神识一阵恍惚。

    一团雾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来不及躲避,雾气之中,骤然出现了一柄幻化的青色小剑,笔直地插向了胸口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小剑消散,牛小田的意识也猛然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好险!

    又是靠着*的护体灵符,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够狠的,上来就想让老子死。

    怒火中烧的牛小田,冲过去打开院门,现身而出,弹指间,直接使用弹指飞剑。

    有效果,死又生僵在当场。

    上前两步,牛小田扬起蛇皮鞭,凶狠地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死又生挨了一鞭子,笔挺的立领装,被撕开一条口子。

    疼痛却让他清醒了,纵身几个跳跃,拐入一条村路,眨眼间就没了影。

    “老大,感觉不到了。”白狐提醒道。

    速度可真快,一个呼吸间,死又生已经到了百米之外,简直非人类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