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也没有外人,安悦还是直接说了。

    “上午,接到丰江市远景旅游集团的电话,来兴旺村参观考察,有意将这里打造成特色旅游区,你跟我一起接待人。”

    太意外了,居然想把兴旺村变成旅游区?

    简直是,

    天方夜谭!

    土生土长的牛小田,压根就不知道兴旺村有啥特色,虽然有青山绿水白云悠悠,空气清新山脉连绵,但附近的村屯也都大抵如此。

    条件较好的东风村,多少年来也嚷嚷着开发旅游,还不是搞了个半死不活。

    “姐,这家旅游集团,脑子没病吧?”牛小田诧异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考察,不代表一定会投资。”

    安悦很冷静,也认为兴旺村不具有旅游开发的价值,最多能搞农家乐,但这是旅游业的低端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接待不就得了,我还有事,去不了。”牛小田摆手。

    “你啊。”

    安悦恨铁不成钢,皱眉道:“也不想想,平白无故,人家为什么要来兴旺村?多半是黄先生给介绍的。谁不到场,你都得在!”

    夏花冬月抿嘴偷乐,连她们都明白,这伙人说到底,还是奔着牛小田来的。

    既然牛小田不想离开兴旺村,那就重新打造兴旺村。

    难说过几年,这里发展的比城市还要漂亮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夏花冬月去!”牛小田还是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老大去,我们就去。”二美坏笑,下一句当然是,老大不去,她们就不去。

    “好吧,瞧你们那怂样,不就是接待旅游团吗?本人去就是了!”牛小田答应了。

    但是,啥事儿都没有炼制进阶丹重要。

    哪怕,让旅游团多等一会儿!

    饭后,牛小田立刻忙碌起来,在院子里重新支起药罐,巴小玉倒是个不错的帮手,跟着忙前忙后。

    相比假丹,真正的内丹几乎没有杂质,不需要清除毒素这一环。

    问题也有。

    内丹的能量蕴含太充沛,在份额分配上,却容不得半点马虎。

    一旦过量,轻则引起身体不适,重则还可能丢了小命。

    药罐内,先放入党参、黄芪、木灵芝等药材,慢火熬制,不断清除上面的浮沫和杂质。

    如此进行了一个小时,捞出药渣,改用猛火。

    巴小玉听从指挥,一丝不苟,这也等于跟老大学本事,花钱都没有的机会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小时,快速撤火,药罐底部,出现将浆糊般的膏状物。

    牛小田瞪圆了眼睛,使用一把木刀,快速将膏状物分成均匀的七部分。

    然后将内丹粉末,按照之前均匀分好的七份,分别洒上去。

    热量还在,内丹粉末快速融入其中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忙到两点半,牛小田终于得到了七枚进阶丹,浅黑色,开心的想要跳,连忙宝贝一般的存放进保险柜里。

    换上笔挺的西装,雄姿英发。

    二美帮着整理发型,太乱了,不得不用发胶,巴小玉则蹲下来,擦亮皮鞋。

   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牛小田都觉得帅得掉渣,得意笑了。

    迈着自信的步伐,牛小田来到了村部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这帮说来考察的还没来,大院里静悄悄的,只有几只麻雀,落在屋顶的电线上。

    推开主任办公室屋门,安悦正坐在办公椅上发呆,冷不丁有人进来,连忙站起身,却发现是笑嘻嘻的牛小田。

    “姐,想啥呢这么入神?”

    “我正在想,昨晚怎么会睡得那么死,一点印象都没有。”安悦审视的眼睛盯着。

    “你睡觉一直这德行,也就是本人,新时代的牛下惠,定力超群。否则,你早就不知道吃了多少亏。”牛小田一副受害人模样。

    安悦笑了笑,摆出说教姿态,“小田,明知道没结果,就要学会遗忘。有首诗写得好,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,你有你的,我有我的,方向,你记得也好,最好你忘掉,在这交会时绽放的光亮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咋能忘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打岔,你知道,我说的不是自己。”安悦瞪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首诗太文艺了,直接点,天涯何处无芳草,何必单恋一枝花。”牛小田无所谓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哼,心口不一。”

    安悦翻了个白眼,却发现窗户有了动静,连忙整理下衣服,喊着牛小田一起迎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辆迈*和一辆中巴车驶入村部大院。

    只见迈*上,下来一名中年短发女人,四十出头,模样一般,走在街上,也就是路人甲,个子虽然不高,但身体很坚实,略有些横向生长。

    女人腰杆笔直,目不斜视,淡蓝色的西装外套披在身上,双拳空握,身后两名黑衣保镖,倒是有点大姐大的派头。

    嗯,从后面看,也像大哥大。

    正是远景旅游的当家人桂漫云,旅游圈无人不知的头号女强人。

    “桂董,欢迎前来兴旺村参观考察。”

    安悦笑盈盈地上前握手,桂漫云的手太有劲了,钳子似的,安悦努力保持笑容,费力将手抽出来。

    悄悄一看,居然留下了几道白印。

    “安主任真漂亮,也是小山村一道独特的风景。”桂漫云哈哈一笑,只听笑声,不见笑容那种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该怎么接茬,安悦指了指身边,介绍道:“这位是牛小田,我的助理。”

    助理?

    牛小田也没纠正,上前嘘呼道:“桂董好,今天兴旺村来了好多喜鹊,就知道有贵登门。”

    “喜鹊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贵来了,它们完成传达使命,飞走了!”

    安悦皱眉瞥了眼,这小子态度太敷衍了,唠家常似的,一点都不严肃。

    桂漫云却哈哈一笑,“小伙子蛮有趣的,难怪黄平野一再夸你,果然是个小机灵鬼。”

    没猜错,就是看着黄平野的面子才来的。

    桂漫云敢直呼其名,也说明两人的关系相当不一般。

    后面的中巴车上,下来一群西装革履的男女,有的戴着眼镜,还有的抱着材料,都是桂漫云带来的集团骨干。

    “都在这里等着。”

    桂漫云向后抬了下手,这才跟着安悦和牛小田,来到了村主任办公室。

    早就泡好的茶水,桂漫云却一口没动,似乎对安悦也没兴趣,目光始终落在牛小田身上,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