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..>..

    牛小田接过话茬,解释道:“靠南的那个山沟是霜道,而且是涝洼地,没人开荒种地,依次向北,地势太陡峭了,也没有自留地。”

    嗯,桂漫云点点头,思索片刻,突然开口问道:“安主任,如果远景准备开发这几个山沟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投资项目突如其来,安悦难掩激动之色,忙不迭说道:“没问题,村委会可以做出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李工,过来一下。”桂漫云喊道。

    后面一名戴眼镜的中年人,立刻跑过来,点头哈腰道:“桂董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,这几处山沟,是不是可以建设雪场?”桂漫云问道。

    推着眼镜看了片刻,李工说道:“目前看,条件符合,但需要进一步的测量。不过,要建滑雪场的环境似乎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关心的。”桂漫云脸色一沉,冷冷道:“你只管明天带来人测量,最快给我答案。”

    “桂董放心,一定办到。”李工连忙答应。

    安悦喜出望外,听得出来,桂漫云想要建滑雪场,一定可以吸引很多人前来。而且,这项雪上运动,也是她的大爱。

    踩着雪板,冲向空中,那是飞翔的感觉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暗自佩服,桂漫云是真有脑子,之前咋就没想到,旅游观光不只有农家乐,还有冬季滑雪。

    天色不早了,桂漫云没留下吃饭,跟牛小田互加了后,带着手下一群人,浩浩荡荡离开兴旺村。

    光加,不发红包,小气鬼,严重差评!

    别指望老子以后再给她看相,活该她这么大岁数才嫁出去。

    今晚还要服用进阶丹,牛小田努力调整好心情,不生气,不计较,就当做给兴旺村做了一次贡献吧!

    从村部回家的路上,安悦笑呵呵地揽着牛小田的肩头,激动道:“小田,要是真建成了滑雪场,你就是兴旺村的第一功臣。兴旺村的地理位置并不具备最佳优势,她选在这里,都是看你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净玩那些虚的,桂漫云真是个吝啬鬼。”牛小田没收到红包,并不买账。

    “难说,她会让你当滑雪场的总经理。”安悦调侃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可能吗?”牛小田反问。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这是安悦的心里话,滑雪场不同于加工厂,管理上更为复杂,需要专业人士坐镇,连她都远不合格。

    真达成合作,远景旅游一定要是派人过来管理的,无须怀疑。

    “小田,人脉也是一种财富,别拘泥于眼下。”安悦劝道。

    “姐,你很唠叨。”牛小田皱眉,又暗示道:“今晚我要练功,怕影响你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睡觉死,尽管折腾你的。”安悦呵呵一笑,她才不想搬到西屋,跟三个女流氓一起住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,牛小田端坐在炕上,服下一颗进阶丹,调整呼吸,进入到练功状态。

    随着丹丸溶解,热流悄然萌发,开始朝着全身蔓延,好似置身在火炉旁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热流又如江湖归海,缓慢而有序地朝着丹田渐渐汇集而去。

    丹田膨胀,宛如藏着一个大气球,整个人好像漂浮了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的概念消失了。

    空间也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完全沉醉在自身的感觉中,忘记了一切。

    安悦头一次没碰手机,头枕着胳膊,静静地看着端坐的牛小田。

    都说,男人专注的时候最有魅力。

    此刻,在安悦眼中,这个小男人变得格外高大,身上仿佛笼罩着一层光芒。

    眼皮渐渐打架,安悦终于保持这个姿势睡着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牛小田,却在对抗着一种无形的力量,他突然感觉,好像被一条大蟒蛇给缠住了,身体越来越紧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还好吗?”脑海中,传来了白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被缠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蟒仙有神识藏在内丹里,不要理会,否则,会感受得越来越清晰。”白飞鼓励道:“老大,加油,你会成功的!”

    呼吸不畅,经脉紊乱,蟒仙的神识如此可怕,倒是出乎牛小田的意料。

    唯有坚持,否则,必将失败。

    牛小田将所有意念,都放在小腹丹田处,不知道过了多久,才渐渐觉得,身上的束缚消失了。

    早上醒来,安悦愕然发现,牛小田依然端坐在火坑上。

    太有毅力了,跟牛小田平时嬉皮笑脸的样子,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安悦非常小心,穿衣下炕,想想,又写了一张纸条,贴在屋门上,请勿打扰!

    上午九点,牛小田深深吸了口气,这才睁开眼睛,终于炼化了这颗进阶丹。

    可真不容易,仿佛经历了一场生死。

    此时,白狐现出原形,正趴在不远处,眯着眼睛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恭喜老大出关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跟着蹭修为对不对?”牛小田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溢出来的气息,浪费了也是可惜。”白狐*笑了。

    “太意外了,蟒仙居然还残留了神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要想到好的一面,这对你来讲,也能锻炼强大的意识,我看好你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白飞,谢谢你昨晚的提醒。”牛小田诚恳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有奖励吗?”

    “继续看家护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去了趟茅房,牛小田回来后,还是觉得身体有些沉重,这当然是进阶过程中的自然反应。

    中午,牛小田饮食很少,只喝了一碗粥。

    “小田,可别把身体练坏了。”安悦不免担心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自然现象,远景旅游又来人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李工带人来的,还拿着专业仪器,我让刘会计跟着,还在山上测量呢!”安悦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地方,需要排水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专业人员,应该会考虑到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兴旺村可能出现滑雪场,夏花、冬月和巴小玉都很兴奋,也非常期待。

    她们同样是滑雪爱好者,原因之一,三人都是不差钱一族,嘁嘁喳喳显摆各自的辉煌战绩。

    “滑雪场还没建起来,警惕可别滑坡了。”牛小田正色提醒。

    三人连忙收敛笑容,巴小玉说道:“老大,二毛做事直来直去,要小心提防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都打起精神来,真来捣乱,别气,往死里打。”牛小田发狠道。

    “夏花冬月,别怪我多嘴,黄先生就不能提前采取些防范措施吗?怎么由着这伙流氓,一次次过来捣乱。”安悦带着些不高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