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俺们也不太懂!”

    夏花摆摆手,又说:“这伙人特别会躲藏,打一枪换个地方,追踪很困难,要是漫山遍野去抓他们,动静也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帮派有多少个藏身地点,只有高秃子才知道。”巴小玉证实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可是,也不能把所有危险都留给小田。”安悦不满。

    “俺们来这里干啥的?就是保护老大!”夏花拍着胸脯。

    “对,不惜命。”冬月附和。

    “老大是战无不胜的。”巴小玉跟着举手溜须。

    场面太壮观,一时间牛小田豪情满怀,得意一笑,压手道:“嘿嘿,低调,低调!其实,本老大也是普通人,吃过涨肚,喝多也吐,见到美女也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干啥?”夏花坏笑,冬月和巴小玉也是满脸兴奋,这个话题一旦打开,只怕一顿饭功夫收不住。

    安悦只能打断,又说:“总这样也不行,该想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办法有啊,老大离开这破地方,啥事儿都解决了。”夏花耸耸肩。

    安悦沉默了!

    这话没错,如果牛小田去了黄平野身边,一定会非常安全,但牛小田显然想都没想过,宁愿留在危险之地。

    阴险的黄平野,难说是故意用这种方式,想要逼着牛小田去投靠他。

    可恶的家伙,难怪他没儿子!

    安悦暗自咒骂,却也是无可奈何,真找黄平野理论,也不会有结果。

    下午,牛小田又支起了药罐,熬制新的强武丹。

    经过仔细分析,牛小田去掉了几种药物,让新款的强武丹,比较适合女性服用,男性的效果差些,需要一次两粒。

    大毛走了,二毛紧随而至。

    这让牛小田觉得,跟高义帮的斗争,一定会持续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手下的三名女将,也要不断培养实力,如此,才能在长期的斗争中,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老大的药丸,功效神奇。

    不能白享福利。

    夏花和冬月乐不可支,碰头商议下,每人给老大发来两万块钱。

    推辞不下,牛小田收了,却也是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哪个徒弟不得孝敬*?

    嗯,除了他。

    眼光聚集巴小玉,很尴尬,她没钱,还指望着老大吃喝呢,只能讪笑承诺,等有机会卖了丰江市的房子,再多给老大补偿。

    每人一小瓶药丸,三人欢欣鼓舞,都是好战分子,恨不得高二毛马上就来,打他个人仰马翻,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两天后的晚上,牛小田正在炼化进阶丹,白狐的声音,再度传入脑海。

    “老大,来了五个人,就在大槐树下,目标像是针对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个人叫二毛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有人这么称呼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拿着啥家伙什?”

    “大铁锤。”

    白狐回答,又解释道:“二毛练过特殊*,封住穴窍的那种,入侵很困难,其余四个,我能搞定。”

    “先不用管,看他们搞啥把戏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正在炼化进阶丹,不想中断出去拔毛,进而影响进阶。

    片刻后,黑子叫了起来,不用白狐提醒,牛小田也清楚,高二毛等人,已经来到了大门前。

    西屋的三位,立刻冲了出来,纷纷取出了弹弓。

    这两天,巴小玉也跟着二美学习打弹弓,吃过这方面的亏,练习得尤其勤奋,进步相当突出。

    咣当巨响!

    高二毛轮起大铁锤,运足全身力气,轰然一下,就把院门给砸开了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三枚铁珠,直奔高二毛的面门,正是三女利落出手了。

    高二毛全然不惧,劈手将铁珠打飞,低吼道:“牛小田,快出来受死。”

    又是三枚铁珠,打在高二毛的身上,没啥用,只留下了三个红印。

    很快,变成了四个红印。

    巴小玉又补了一枚。

    高二毛转头冷冷注视着巴小玉,发出了威胁:“巴小玉,你这个叛徒,等抓你回去,先让兄弟们享受,然后剁成泥喂狗。”

    巴小玉牙齿打颤,身体发抖,没回去就对了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道黑影冲过来,快如闪电。

    正是黑子,冷不防咬住了高二毛的腿,奋力向后撕扯,裤子给扯开了,锋利的牙齿,还是给高二毛留下到了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高二毛恼羞无比,轮起铁锤,砸向黑子。

    三枚铁珠再次飞来,打在高大毛的手腕上,让他动作稍稍一滞。

    黑子跳跃着躲开,继续发出狂叫之声。

    “别管人和狗,全部都打死。”高二毛凶狠地下达命令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高二毛突然觉得肩头酸疼,回去看去,却是一名手下,一锤砸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眼瞎啊!”高二毛简直气蒙了。

    “二毛哥,对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壮汉吓得魂都飞了,汗珠子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哎呦!

    壮汉发出一声惨叫,人接着就跪在地上了,后背挨了一铁锤,打他的正是另一名兄弟。

    “你,打他干什么?”高二毛吃惊问。

    “他,他打二毛哥,就,就该揍!”另一名壮汉支支吾吾,其实,刚才他也不知道出乎什么想法,突然就轮了一锤。

    这些,当然都是白狐入侵后的杰作,此时正笑得忘乎所以。

    内讧了!

    夏花和冬月岂能放过大好机会,快速冲过去,两柄锋利的匕首,齐齐刺向高二毛的腰间。

    高二毛听到了风声,转头之际,又一枚铁珠飞来,正是巴小玉发射的。

    噗噗!

    两柄匕首,刺穿了皮肤,立刻有鲜血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服用过强武丹的二美,力气倍增,居然破开了高二毛的坚固表皮。

    “臭娘们儿。”

    高二毛骂了句,眼中浮现震惊之色,呼的抡起铁锤,朝着二美横扫过来。

    这时,高二毛突然发现眼前有个亮点袭来,急忙侧头躲避。

    巴小玉抛出了毒针,这玩意不能不躲,一旦被刺中,那可就麻烦大了,必须送去紧急抢救。

    二美躲开高大毛的铁锤,纵身撤回,又开始发射铁珠。

    撤退!

    高二毛做出决定,几人掉头就跑,那名后背挨了铁锤的壮汉,根本跑不快,只能被同伙拖着跑。

    搞出这么大的动静,安悦还是被吵醒了。

    却见牛小田还在盘膝而坐,似乎对外面发生的事情,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安悦穿衣来到院子里,却见大门敞开着,门锁被砸坏了,地面上,还有点点血迹,明显刚刚发生了一场恶战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