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“老大!”

    躲在围墙下的巴小玉,可怜巴巴拱手。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示意她不要出来,高喊道:“二毛子,别他娘的异想天开,巴小玉弃暗投明,是哥的人了,绝不会交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巴小玉立刻感动地哭了,随后拿起一截木头,隔着墙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偏不倚,正砸在一名壮汉的头上,引来了一通乱骂。

    眼看院门就要被砸开,牛小田也做好了拼到底的准备,只要夺下猎枪,这伙流氓倒也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“老大,死又生朝这边走来了。”白狐紧张汇报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出去了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想入侵一人,替老大分忧嘛。死又生眼睛还真好使,立刻就发现了。”白狐带着些懊恼。

    一只狐仙的*力,超过了追杀牛小田,死又生无比心动。

    他根本没把高二毛这伙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但如果死又生跟高二毛联合一处,那可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脑中灵光一现,牛小田嘿嘿笑了,朝着外面抱拳喊道:“又哥,这伙毛贼,不劳你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少装神……”

    高二毛话没说完,突然惊愕发现,身后居然还有一名冷酷的黑衣男!

    之前没看见,也不奇怪,死又生宛如鬼魅,走路无声,行动如风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高二毛牙齿咬得咯咯响,举起猎枪瞄准死又生,随即吩咐道:“兄弟们,先把这个独眼傻缺打成瞎子。”

    对,先处理院墙外面的!

    壮汉们掉头奔向死又生,大铁锤抡了起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几步跳上巨石,对准死又生,弹指飞剑。

    死又生的注意力,都在壮汉们身上,冷不防,又僵在当场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铁锤打在死又生的*上,打得他身体前倾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跟着又是一锤,直奔他的脑壳。

    希望人有事。

    牛小田当然乐见高二毛这伙人,能把死又生打死,打残也行,省得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凄厉的惨叫传来,攻击死又生脑壳的铁锤,竟然转向,狠狠打在了旁边一人的大腿上,生生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高二毛的手下就展开了混乱的互殴模式,不过几秒钟,便纷纷捂着腿倒在地上,哀嚎声一片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高二毛,还举着猎枪,呆立在当场。

    他居然被死又生给控制了!

    这怎么行?

    牛小田想看到的是两虎相斗,全部受伤,于是弹指飞剑,再次攻向了死又生。

    然而,死又生这次有所防备,掠身躲过了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死又生突然抛出一张符箓,自动燃烧起来,几乎眨眼间,浓浓的雾气升腾而来,遮蔽了附近百米范围,什么都看不清了。

    浓雾符!

    死又生释放这道符箓,并非趁机逃走,而是想借助雾气掩盖,悄然发动进攻!

    牛小田也有两张浓雾符,是从宫桂枝那里得到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两道狂风符。

    如今跨入真武三层,可以驱动这些符箓了。

    唉,就这么浪费了,还真是挺可惜。

    事态紧急,不容多想。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从兜里取出随身携带的狂风符,念动咒语,朝着前方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狂风呼啸,卷起漫天飞雪。

    浓雾顷刻间被吹得干干净净,而此时,死又生已然来到了大门前。

    有道是,不作不死!

    高二毛看到了死又生,本能地调转枪口,抵在死又生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独眼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见死又生身手极快,抓住猎枪,直接夺下来,稍微一用力,就给折断了,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高二毛惊得头上的毛都竖了起来,但还是没有退缩,狠狠一拳,砸在死又生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打中了!

    当然是牛小田的功劳,配合使用了弹指飞剑。

    铁拳非常有力,将死又生打得撞在围墙上,趴扶姿态摔倒在地,顿时恼羞无比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响声不绝于耳,死又生冲过来,拳脚快如闪电,打得高二毛连连后退,身体弓成虾米,毫无半点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差距太大了!

    牛小田于心不忍,继续用弹指飞剑干扰,给高二毛助力。

    打蒙了的高二毛,找到机会,本能一脚踢在死又生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死又生的腰立刻弯了下去。

    正当高二毛想要用铁头去撞击死又生之时,却见他单臂横扫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高二毛如同断线的风筝,飞出十几米外,重重地摔在地上,再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高二毛体质过人,自然死不了,但乐观估计,肋骨至少断了十根以上。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站在巨石上的牛小田,到底没忍住,发出了一阵狂笑。

    死又生站在不远处,神情复杂,牛小田没露出任何畏惧,反而让他感觉这是个陷阱。

    朝着牛小田竖起小手指,死又生再次展开速跑模式,眨眼就消失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老大,他走了!”

    白狐传来喜讯,内心也是佩服至极,一箭双雕这种计策,牛老大简直运用得炉火纯青,出神入化。

    “大家马上出去,把他们的家伙什都给下了。”牛小田跳下巨石,叉着腰吩咐。

    又是浓雾,又是狂风!

    还有打斗惨叫声。

    三女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,但都听从老大安排,立刻拉开院门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时,高二毛团伙已经全部倒地,惊恐又无助地哀嚎。

    遇到死又生这个煞星,也是他们人生中的不幸。

    铁锤全部拿走,兜里的钱和手机,也全部收了,还有五把锋利的匕首,一把砍刀。

    至于那支折断的猎枪,物归原主,直接塞到了高二毛的怀里抱着。

    拔毛,不能停!

    毫无还手之力的高二毛,被三女很快拔成了秃子,然后一顿踢,脑袋也成了猪头。

    高二毛终于被疼醒,眼睛肿成一条缝,喷着满嘴的血沫子,愤愤道:“牛小田,你,你够狠!”

    “你他娘自找的,庆幸吧,小田哥不想杀人。否则,谁他娘的都活不成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唾弃一口,带着三女,开开心心地拿着物资返回,将院门关好,里面用木头牢牢顶住。

    一名壮汉,伤势比较轻,费力地去开来面包车。

    高二毛等人狼狈地爬上车,消失在雪夜,路上的车辙很快就被雪花覆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