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小玉刚想拒绝,却没想到,牛小田居然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舒秘书,你家没有男人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。”舒婉答应很快。

    “好吧,就睡半个小时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找个旅店也一样。”巴小玉有点急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管,舒秘书这么漂亮,嘿嘿。不,一片好意,咋能拒绝。”牛小田笑容里,还露出了几分猥琐。

    男人啊!

    巴小玉感叹,就没有见色不迷的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长得也不错,老大却并不动心,不得不承认,没有舒婉看起来更有味道。

    这女人,简直狐媚入骨!

    离开酒店,换上舒婉开车,带着二人,七拐八拐,来到了一处住宅小区。

    豪车停在单元门下方,巴小玉正想下车,舒婉却说道:“巴秘书,这里常有淘气的小朋友。你留下来看着,别把车给划了。”

    你算老几!敢指使老娘!

    巴小玉瞪起眼睛,牛小田却口齿不清道:“舒秘书说得对,小玉,你留下。把车看好喽,哪儿也不许去!”

    臭娘们儿!

    这是吃定老大的节奏。

    巴小玉心里暗骂,还是听话地没下去,盼着老大能把这个娘们儿,折腾瘫,折磨废,最好七窍流血死在床上!

    舒婉一脸得意,干脆直接搂着牛小田的腰,亲亲热热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三楼左侧,就是舒秘书的家。

    打开门,迎面是一个厚厚的棉布门帘,里面居然一丝光都没有,窗帘都是黑绒布。

    就在房门关闭的刹那,舒婉突然发出一声惊呼,不……

    然后,就拼命地向外推牛小田。

    来不及了!

    牛小田冷笑一声,打横将她抱起,直接扔在沙发上,发出咚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紧跟着,牛小田快速将屋内的窗帘全部打开,让阳光透了进来。

    摔得七荤八素的舒婉,强打起精神,侧身躺着,又嘟嘴抛了个媚眼,“牛大师,你怎么能这么粗暴,腰都要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腰粗,脖子才怕断。”牛小田冷冷一笑,眼眸深邃,全然不见刚才的昏迷之态。

    胸口起伏两次,舒婉又趴在沙发上,嗲声道:“牛大师,大牛弟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,继续演戏!”

    牛小田拉过一把椅子,坐在对面,翘着二郎腿,点起一支烟。

    “什么演戏,我就是喜欢年轻的帅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舒秘书,马失前蹄了吧!本大师不光会看风水看相,还是一名真正的术士,抓鬼除妖,都不在话下。”牛小田肆无忌惮大笑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你,你放过他们吧!”

    舒婉噗通一声,直接跪了。

    只怕此时,牛小田让她擦鞋,都会义无反顾。

    在办公室里,牛小田就发现,舒婉的身上有阴气,聚集在额头天仓的位置,这是与鬼共存的标志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就是养鬼!

    舒婉一再勾引牛小田,最终来到家里,目的当然不是为了男女之事。

    她只是想利用少年的阳气,滋养鬼魂,令鬼魂更为强大。

    至于舒婉的妖媚之态,也是长期受到鬼魂熏陶形成的。

    唉,没学到半点好。

    男人何其多,偏偏对一名术士下手,绝对是舒婉的重大失算。

    牛小田刚进家门,鬼魂们便发现了,慌张通知了舒婉,她立刻吓得陷入到半疯的状态。

    而窗帘一旦拉开,鬼魂们便无法再出现,都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用脚尖抬起舒婉的下巴,牛小田命令道:“起来,别跪在这里碍事。”

    舒婉缓缓起身,重新坐在沙发上,眼泪却成串地落下,冲花了妆容。

    看起来,倒是显得有几分老态。

    “告诉本大师,养鬼干什么?”牛小田晃着脚问,吐了个烟圈,又补充道:“不许隐瞒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情非得已。”

    舒婉犹豫片刻,还是说出了实情。

    她有个姐姐,学渣一枚,却是个地道的交际花。

    姐姐虽然名声不好,却对她格外照顾,从那些臭男人手里赚来的钱,几乎一半都供她上学。

    姐姐很幸运,嫁给了个有钱人。

    姐姐也很不幸,家里失火,烧得只剩一副扭曲的骨架。

    舒婉认定,是那个有钱姐夫,或许知道了什么,蓄意杀了姐姐,只为另找新欢。

    可又没有证据,只能任由其逍遥法外,恨恨地咬碎一口牙。

    为了给姐姐报仇,舒婉开始研究邪术,碰巧遇到一名邪门人物,得到了养鬼的方法。

    仇恨,让她无所畏惧,折腾了半年多,养鬼成功!

    两年后,在鬼魂的帮助下,顺利报了仇。

    那名曾经的有钱姐夫,在一个雨夜,莫名其妙将车开进了河里,呜呼哀哉!

    牛小田才不愿管这些恩恩怨怨,问道:“都报了仇,怎么还继续养鬼?”

    “我,摆脱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撒谎!找本大师这样的,就能把鬼干掉。”

    瞒不过牛小田,舒婉只能承认,跟鬼魂相处久了,她又养成了怪癖。

    利用鬼魂偷东西!

    钻石戒指、黄金脚链、纯银耳坠……

    各种首饰,家中应有尽有,想到就能得到,舒婉因此很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付出的代价,就是要勾引年轻帅哥来家里,最好是二十以下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比较顽固,只能下药。

    “舒秘书,你本来可以靠学识和长相,就能得到这些,却非要去偷,贱不贱啊?”牛小田鄙夷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,做这些特别*。另外,鬼魂对我也特别好,像是亲人。”舒婉争辩。

    “唉,真傻,他们的终极目标,是住进你的身体里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啊!”

    “到那时,你就是严重精神病患者,多重人格,溜着大街吃垃圾,见到帅哥就*。”牛小田嘲笑。

    舒婉脸色一凛,细密的冷汗,浮现在光洁的额头之上。

    “牛大师,救命啊!”舒婉哀求道。

    “害人精,真不想管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错了!”舒婉起身鞠躬,又继续解释,“其实,我也没带几个人来,毕竟大多数男孩子,我瞧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他们愿意上钩,也是咎由自取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起身,直奔西侧的房间,弯腰在床底下,依次拿出三个黑色的小陶罐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事到临头,舒婉又犹豫了。

    “留着它们,你死定了,从今天起,痛改前非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将陶罐盖子扣紧,全部抱在怀里,大步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