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三个鬼娘们儿,都养得不错,灵力十足,杀了怪可惜的。”白狐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大发慈悲的时候?”牛小田好笑道。

    “咱对外也是号称狐仙的!”白狐特意把仙字说得很重,又嘿嘿笑着说出实话:“老大,不如让她们给我当丫鬟吧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时无语,白狐到底在旧社会生活过,思想封建,认为有丫鬟仆人伺候着,才是上等体面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也有鬼仆吗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孤魂野鬼靠不住的。这几个不一样,听话好使唤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她们杀过人,属于恶鬼。”

    白狐立刻跟三鬼沟通,而三鬼也出现了肢体动作,比比划划,像是极力辩解。

    牛小田当然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个啥,就是觉得有些眼花。

    想要跟这样的鬼魂沟通,方法也有,接受它们的阴气,进而建立联系。

    牛小田才不愿意,跟鬼没啥好聊的,听到的肯定都是生前受了多大的冤屈,死后也活得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你只看到鬼的可怕之处,却不知道她们生前多么可怜等等。

    “老大,她们说没杀人,那女人的狗屁姐夫,是自然死亡,她们只是揽了个功劳。”白狐汇报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能信她们的鬼话?”牛小田皱眉。

    “恶鬼不是这个样子,外形看上去就很凶。老大,你看她们,都很老实,生前都是淑女。”白狐极力说好话。

    “偷东西总该是真的吧?”

    “*,能偷东西,我喜欢啊!”白狐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三鬼又进行辩解,没偷,给舒婉的东西,其实都是在大街上捡来的。舒婉是个傻缺,又没亲眼见到,当然说什么信什么。

    当然,也可以偷,但寻找恰当的机会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比如,门窗关闭的情况下,啥也带不走,还可能遇到危险。

    “白飞,你怎么能保证,她们不会找到机会,一溜烟跑了?”牛小田又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跑不了,她们都有魂牌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查看陶罐内部,果然有三个黑色的小木牌,指甲盖大小,上面也有不少符文。

    三鬼被牛小田这个举动吓坏了,抖成看不清的虚影。可见,如果毁掉魂牌,她们也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并非我摆谱,留着她们有用。比如,可以让她们出去探查死又生的下落,死又生即使看到,也以为只是一只普通鬼,不会大开杀戒的。”白狐继续怂恿。

    狐狸尾巴露了!

    这才是白狐的真实目的,不想自己冒险跑腿,可以派鬼代劳。

    反正也是鬼魂,死不足惜!

    “这三个罐子,我还有用,不想养着她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罐子,她们可以跟我住楼,里面很宽敞。”白狐表现得很大方。

    对啊!

    养仙楼也是养鬼楼,也适合鬼魂居住,比陶罐的环境好多了。

    那就养着吧,反正也不用花钱。

    牛小田答应下来,白狐可乐坏了,连夸老大善良英明,还有远见。

    同时保证,一定让三鬼成为得力助手,指哪打哪,不敢有半点含糊。

    鬼,也都有名字,比如张二娘。

    白狐很霸道,都变成鬼了,名字不重要,要认清现状,抛弃前缘。

    于是,又给三个女鬼重新取名,盘头的叫做大灵,波浪卷发二灵,短发三灵。

    白狐很得意,取名高手就是本狐仙,朗朗上口,简单又好记。

    牛小田却送给白狐一万个鄙夷,在人世间混了这么多年,文化素质还是这么低。

    大灵、二灵和三灵,太随意了,听起来,跟村名大丫、二丫和三丫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三鬼愿意追随狐仙,名字真的不重要!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管,随后,三鬼被白狐带入养仙楼。

    据说,住进洋楼的三鬼还挺欢乐,又被狐仙逼着排排坐,听讲课。

    不能让鬼气弥漫,牛小田不在乎,对安悦却有影响。

    牛小田将魂牌收好,锁进保险柜,又连夜画了一道避阴符,贴在养仙楼上。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,安然无事。

    作为厂长,牛小田去了趟办公室,还在里面待了一下午。

    很遗憾,没人进来汇报工作,倒是有点寂寞沙洲冷,只能无聊地反复阅读那本《秘术拾遗》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得不承认,自己的记忆力,只能说一般般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这本书也只是记下了三分之一不到,怀念*的灌顶术,知识灌入到脑海里,就不会再忘记。

    经过反复教育引导,这晚,白狐正式安排大灵,前去寻找死又生的下落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失去耐心,死又生一天不除,就像是悬在头上的一块石头,不知道何时落下被砸破头。

    鬼魂的移动速度,照比狐仙可差远了。

    忙乎了一整晚,大灵才带来了重要线索,死又生找到了,藏身在西山的一处古老的墓室里。

    也是大灵跟其它路遇的鬼魂打听,汇总后得出的结论,她没敢靠近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有古墓?”牛小田诧异问。

    “老大,古墓不稀罕,多半都是空的,没宝贝的。”白狐打破了牛小田的幻想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吧,这穷乡僻壤的,咋就冒出来这么多古墓?张二娘住一个,死又生又占了一个,难道说,这附近是个大型的墓葬群?”

    牛小田感到费解,白狐给出的解释,却让他大跌眼球,倍感惊奇。

    这些古墓,都不是来自于王侯贵族,而是修行人群体。

    青云山,藏风纳水,龙脉汇集,天下少有的宝地。

    传说很久以前,曾有很多宗门落户于此,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。

    然而,并非人人都能得到升仙,这些古墓,说白了,就是各宗门死去的掌门和弟子的停尸所。

    不只有墓室,还有修行洞府。

    比如,东山斗元道长留下的密室,南山玄通真人的山洞,好吧,被牛小田这个劣徒,一把火给烧了。

    还是传说,多年前,一夜之间,这些宗门土崩瓦解,化为尘埃,原因不知。

    不管这些传说,牛小田首要关注的,还是死又生。

    这货确实邪门,人如其名,死而又生,喜欢住在墓室里,大概也需要阴寒之气来滋养身体。

    “大灵听说,死又生每晚都睡在干净的石棺中,好像也不吃东西。”白狐又提供重要线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