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牛小田一跃而起,挥动铁拳,砸向死又生的胸口。

    几乎是本能,死又生挥拳迎上,两个拳头便直接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一声惨叫,是死又生发出的。

    只见他面孔痛苦到狰狞,疯狂甩着手,鲜血立刻从指缝间涌了出来,淅淅沥沥不断。

    乱中出错!

    大意了。

    死又生没发现牛小田手中还握着破体锥,对接之时,被轻易刺穿了手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又是一拳,砸在死又生的胸口中,直接将他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死又生胸口膻中穴被刺中,又冒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而牛小田的膝盖,正撞击在他的裆部,蛋碎的巨大痛楚,足可让人看破红尘。

    死又生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,屈着一条腿瘫倒在地上,陷入到半昏迷的状态。

    对待敌人,就要像秋风扫落叶般无情!

    牛小田毫不犹豫取出袖口中的银针,飞速刺在他头顶的百会穴上,控制他释放法力。

    又取出一根小小的针管,里面装着的,正是蓝翅蝇粪便溶解后的毒水。

    死又生是个厉害人物,牛小田本打算,如果不能轻易*他,就用毒针刺他,进而占据先机。

    没想到,一切进行得无比顺利,那就饶他一条贱命吧!

    *说过,作为一名术士,当心有悲悯,轻易不要犯下人命的杀孽,对修行增长,百害而无一利。

    找到心包经,牛小田将针头扎下去,轻轻注入一点液体,便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死又生那只正常的眼睛里,露出极度惊恐之色,口中更是含糊地发出了悲音。

    毒液,将心包经彻底破坏,将再无法修复。

    “老大威武,他的通灵眼彻底废了,看不见我了,哈哈!”

    白狐兴奋得一圈圈转,少了一份巨大的威胁,以后出来行走也不怕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搜身,没有手机,找到了身份证。

    名字果然叫死又生,还是金源镇人,另外还有一把符箓,一瓶丹药。

    身份证塞回去,这玩意没用,丢了还能补办。

    牛小田乐滋滋地将符箓和丹药揣进自己兜里,这才背手吩咐道:“姑娘们,揍他,狠狠打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三女异口同声,眼中闪动着猎人之光,一起冲过来,对着死又生又是一通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吼吼哈哈!

    打人会上瘾,何况都是女流氓。

    牛小田抱着膀看,直到死又生被打得几乎断了气,女将们累得气喘吁吁,这才让她们住手,到一旁去歇着。

    点起一支烟,牛小田这才又蹲在死又生的旁边,嘲笑的口吻问道:“喂,谁他娘的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“哼,我什么都不会说的。”死又生冷哼。

    “再不说,本老大就让人把你身上的肉,一片片割下来回去喂狗,眼睛当成泡踩,脑袋留着回去当夜壶。”牛小田威胁。

    死又生没吭声,倒也是个硬汉。

    跟本老大说话,还闭着眼睛,懂不懂规矩?

    牛小田恼了,嘭的一拳打在鼻子上,死又生疼得连叫都叫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还敢闭着眼睛!

    牛小田蹲得更低,仔细看了会,哦,误会了,眼皮是肿的!

    拇指和食指撑开死又生红肿的眼皮,牛小田生气道:“你到底说不说?”

    死又生紧咬牙关不说话,此刻,他连用眼睛狠瞪牛小田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拿一个二踢脚过来,塞到他的嘴里。”牛小田朝后招招手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夏花答应。

    “不,不,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死又生是真怕了,在他眼中,牛小田无疑就是个恐怖的恶魔,极度凶残,无所不为。

    抬了下手,夏花退下,牛小田又重复问道:“死又生,最后一次机会,谁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“*!”

    “说话真费事,你*是谁?”

    “斗元道长。”

    没猜错,果然是那个妖道,才能教出这么多*的徒弟。

    得好好问问,这妖道到底啥来头,怕背景不简单。

    一问一答,死又生把知道的都说了。

    斗元道长,青灵门第n代掌门,擅长各种法术,呼风唤雨,撒豆成兵,其自称已经到了不生不死的境界。

    宗门没有固定地点,他本人也是行踪不定,经常找个地方就闭关,好长时间也不出来。

    青灵门专门招收身怀异能的弟子,诡异的是,弟子间都没有联系,人数不详。

    如何下达宗门指令?

    相当简单,一觉醒来,身边就多了一张纸,上面写明了任务内容。

    死又生天生通灵眼,倒也发现了奥秘,其实就是鬼送信。

    因此,死又生几乎从不杀鬼,因为搞不清楚哪只鬼就是宗门内部的使者。

    斗元道长的情况说得差不多了,再说死又生本人。

    一名弃婴,具体出生地不详。

    收养他的,是一名捡垃圾的老头,有个不吉利的姓氏,死,给他取名死又生,不想他死的意思。

    因为死又生总能看见鬼魂和邪物,小孩子时,又喜欢乱说话。

    老头到底被他给吓死了。

    再次成为孤儿,继承了老头的衣钵,街头流浪捡垃圾。

    斗元道长适时出现了,将他收为徒弟,传授法术,赠送丹药,还给他开设了账户,大钱没有,吃喝倒也不愁。

    死又生的体质较为特殊,需要阴气滋养。

    因此,他经常寻找墓室居住,反正也不怕鬼,倒是少有人知道他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,宫桂枝是何许人也!

    这次给他指派三样任务:杀牛猎狐骗杜娟。

    可惜,都没成功。

    “死又生,今晚就放过你。记住了,千万别再跟本大师作对,再有下次,你就可以改名死又死了。”牛小田冷面警告。

    “不敢了!”死又生也怂了。

    “完不成任务,是不是打算跑路啊?”

    “唉,等着受罚吧,跑不了的。”死又生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为啥啊?”

    “我眼睛特别,早发现了,身上有印记。”死又生道。

    “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位置不固定,通灵眼让你废了,看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出个主意,天下这么大,只要跑得足够远,谁会有功夫去找你。比如,南部海岛,北部冰原,还有荒漠、沼泽,雪山之巅……”

    死又生苦笑连连,他当然更不信牛小田的忽悠,只是微微点头附和,心里盼着灾星抓紧离开。

    说得口干舌燥,牛小田自认为,已经仁至义尽。

    于是,拔出死又生头顶的银针,带着三名女将,收拾起剩下的二踢脚,大摇大摆地翻山回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