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    “哦,这就好办了,他必须愉快接受。”桂漫云语气很霸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,发自内心才行,不能强扭。”牛小田郑重强调。

    “正好借这个机会再考验考验他。好了,再联系。”

    桂漫云屋里来人了,隐约听到有人打招呼,便匆匆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同情桂漫云的小男友三秒钟……

    回去路上。

    安悦不免好奇打听,桂漫云来电话干什么,牛小田谎称是问问看风水情况。

    还有,准备要结婚了。

    “真佩服桂漫云的勇气,找个小男人,完全不在乎世俗的眼光。”安悦由衷道。

    “爱情嘛,不分种族,不分年纪,也不分阶级。只要王八看绿豆对了眼,王八吃秤砣铁了心,王八……”

    安悦大笑打断牛小田的夸夸其谈,嗔道:“除了乌龟王八,你就不能用点文雅的比喻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想想啊!”

    牛小田笑着挠挠头,突然灵感如泉涌,大手一挥,*道: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海枯石烂,天荒地老,你是风儿我是沙,你是草儿我是花,缘分天注定,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。”

    共枕眠?

    安悦不由一呆,忽然觉得,眼睛里像是进了沙子,猛揉了几下,便揉出了点点泪光。

    两人分开,一个去了村部,一个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牛小田躺在土炕上,刚刷了不到十分钟的视频,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是个陌生号码,显示的来电地址是丰江市。

    牛小田拉着长音问道:“喂,哪位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是金志坚。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云云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云云又是谁?”牛小田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桂董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桂漫云。”

    直接说不就得了,牛小田立刻换上热情的语气:“哦,知道了,你好,你好!”

    “兄弟,还请明天来丰江一趟,在我身上种下法术,让我余生都爱着云云,永不背叛,白头到老。”金志坚很急迫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牛小田说完,金志坚便激动打断:“请放心,我绝对是诚心诚意。不瞒兄弟,我都不知道,该如何来证明我对云云的一片真心,请来施法吧!来吧,我愿意接受,我非常感谢你,给我一次向云云证明真爱的机会!”

    除了佩服,牛小田竟无言以对,鼻子里哼了嗯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“费用问题,兄弟不用担心,工作这些年,我有积蓄的。”金志坚又说。

    “有一点你必须清楚,一旦绑定,就不能解除。”牛小田提醒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解除?我爱她,离了她活不了的。”金志坚居然带着哽咽。

    俗话说,有钱难买愿意。

    对方如此情真意切,情比金坚,牛大师当然要成人之美。更何况,还能赚到一笔不菲的收入。

    牛小田答应下来,金志坚不知道说了多少个感谢,这才挂了手机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没过多久,桂漫云的电话又来了,询问需要准备什么做法的物品?

    “姐放心,需要的物品我带过去,你们只需要准备一间干净的屋子,一张木桌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说我这样做,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?”桂漫云终于良心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是吧,热恋小情侣也没这么做的。”牛小田不隐瞒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是,桂漫云很坚持。

    “哎,兄弟,你要理解我。还是那句话,姐一把年纪了,长的吧,也就这样,伤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理解!”牛小田又说:“这种法术分两种,姐姐可以自行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区别?”桂漫云饶有兴致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种,月老佳偶,法术施行之后,彼此爱慕,彼此忠贞。第二种,相思无期,他会一直迷恋你,忠贞于你,单相思。你嘛,还可以胡作非为,错了,用词不当,是自由洒脱,恣意快活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桂漫云被逗得一阵大笑,好半天才止住,认真道:“他能下决心跟我一辈子,姐可不想胡作非为。就选第一种,有个人陪着到老,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预祝姐姐婚姻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拜托了!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牛小田拿起那本《秘术拾遗》,找到了“月老佳偶”这种特殊法术。

    又回忆脑海中的《灵文秘法》,进行分析对比,确定了法术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跳下炕,开始准备材料。

    符纸剪成的小人两张,要区分男女,这项工作就交给巴小玉。

    作为纹身师,巴小玉很有艺术天分,剪出的小人,一个短发穿西装,一个长发穿裙子,倒也活灵活现。

    拿出耐心,牛小田分别在两个小人上,各绘制了一道好合符。

    红线一根,檀香一捆,桃木剑也要带上。

    另外,牛小田还找到一块桃木,刻了个小小的印章,上面只有一个字,炁!

    一切妥妥地,明天就可以收钱了。

    不,是做法。

    拿起一个塑料袋,还一把木镊子,牛小田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男男*都有工作,小村格外安静,除了风声,就只有几只没拴着的田园犬,到处溜达着捡东西吃。

    牛小田化身拾荒者,时不常地蹲下来,将破布片、麻绳头、黄纸等捡到塑料袋里。

    幸好村里没人,否则,一定会认为,牛小田染上了什么怪癖。

    捡了一袋子,回家后,牛小田全部塞进黑陶罐里,留着浸染阴气。

    书到用时方恨少,做法材料也是如此,平时不积累,等用到的时候就抓瞎。

    勾彩凤赶来做晚饭,兴高采烈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打听才知道,安悦下午找她去了村部,希望她能够为村民们进行厨艺教学,即将开展全村范围的农家乐,薪酬好商量。

    “彩凤嫂子,你要出大名了,恭喜!”牛小田祝贺。

    “俺没答应!”

    勾彩凤的话,让牛小田颇感意外,“赚钱的事儿,为啥不答应?”

    “俺打算让男人回来,他的厨艺可比俺强多了。”勾彩凤笑了。

    也对!

    夫妇二人长期两地分居,也不是个事儿,勾彩凤的男人牛望天,可是城里的厨师,经验丰富。

    “望天哥答应了吗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着安主任的面,俺就给他打电话,他立马答应了,明天就回。在哪儿不是赚钱,如今咱村的发展,可能比城里还好。”

    勾彩凤笑着笑着眼眶就潮湿了,独守空房,谁过谁才知道,那种挠心抓肝的滋味。

    外流的人才正在回归,兴旺村,兴旺可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