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一早,安悦还没起来,牛小田便带着夏花冬月出发了。

    跟桂漫云约定的是九点半,做人嘛,信誉第一。

    就在步行前往村部的途中,恰好了遇到了早起的姜丽婉,正站在门口,神情一如既往的憔悴。

    “婶子,早啊!”牛小田笑着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小田,起这么早。”

    姜丽婉强挤出微笑,回了一句,目光打量着夏花和冬月。

    两个女孩都长得不错,穿着也是城里人的时尚打扮。

    无论哪个,看起来都跟牛小田很般配。

    “准备去一趟丰江市,婶子需要捎东西回来吗?”牛小田气道。

    姜丽婉犹豫下,招手道:“小田,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啥事儿?”牛小田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能帮我给安在常捎封信吗?”姜丽婉低声问。

    “婶子,都啥时代了,打个电话多直接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安主任不给我手机号,你有吗?”

    姜丽婉很为难的样子,这事儿,安悦倒是没跟牛小田提起过,在她看来,姜丽婉就是个严重神经质的女人,不想搭理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倒是常听到他们通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,我需要跟安在常联系,就捎封信,早就写好了。”姜丽婉殷切道。

    “婶子,别的事情都能答应,唯独这件事儿不行。安主任知道了,会跟我翻大脸的。唉,你这又是何苦呢!”

    姜丽婉没再说话,眼中又积蓄了泪光,她根本没有勇气,坦白这层特殊的母女关系。

    不清楚当年在姜丽婉身上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,她如此表现,一定扮演了某种不光彩的角色,羞于启齿。

    牛小田带着二美,擦身而过,来到村部开上红奔奔,一路赶往繁华的丰江市。

    夏花冬月轮流开车,始终保持了高速状态。

    九点,进入丰江市。

    轿车在车流中穿行,自负车技的夏花,开启不断超车模式,二十分钟后,来到了位于江畔的一处别墅群。

    跟桂漫云通了个电话,门卫这才放行,让轿车开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座座独栋别墅,动辄千万起,这是财富和身份的象征。

    “老大,俺们就盼着,你也能在这里买房。”夏花笑道。

    “会有那么一天的!”牛小田豪情万丈,又说道:“其实,在农村盖个这样的小楼也不错,还花不了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城里的房子就是贵,关键是,购物出行医疗教育方便,配套设施好啊。”冬月插口。

    区别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别墅里有暖气,有自来水,还有煤气灶,上厕所在屋里,水一冲干干净净,门外也有人打扫,闲来无事,还可以养花种草。

    按照门牌,轿车停在一栋三层别墅前,很气派,规模要比旁边的大一些。

    桂漫云正笑盈盈地站在门前,身穿复古风的棉长裙,看起来上下一般粗,腰部的线条,就这样无情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对比强烈!

    一名超级帅哥站在旁边,个头一米八,身穿笔挺西装,白白净净,脸上轮廓棱角分明,浓眉大眼,鼻直口方,嘴角微微勾起。

    我去,笑容也很迷人。

    这种人,注定没朋友,反正牛小田不愿意跟他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金志坚,远景集团董事长秘书,还是一名文学硕士。

    进入别墅,里面的奢华无需描述,很多造型独特的摆设,牛小田在视频里都没见过。

    保姆,必须有。

    两个,都是外国人长相,皮肤棕色发亮。

    桂漫云工作很忙,是个行动派,让夏花、冬月留在一楼大厅里喝茶吃水果,便带着牛小田来到三楼的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打扫得真干净!

    牛小田确定,绝对没有任何灰尘,除了一张古色古香的红木方桌,再没有其它物品。

    “小田,可以了吗?”桂漫云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牛小田点头,将双肩包放在地上,将里面的物品取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绝对实心实意,可以发誓。”金志坚举手。

    桂漫云将那只手压下去,声音倒也柔和,“志坚,我信你。但选择了你,就不想再失去,我很怕有那么一天,想想就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云云,我都懂。”金志坚拉起桂漫云的手,眸子里全是心疼和深情。

    能不能考虑下单身狗的感受?

    牛小田将两人拉开,以后再腻歪,认真强调:“不能后悔,没有解除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后悔!”

    两人异口同声,又是深情凝望。

    目测,越过雷池这种事儿,两人肯定早就发生过多次。

    要来两人的生辰八字,确认无误,牛小田拿起朱砂笔,写在了小纸人上。

    “请每人奉献一滴血。”牛小田取出银针。

    “我先来!”

    金志坚立刻卷起袖子,露出臂弯。

    又不是抽血,牛小田摆摆手,中指即可。

    一针刺下,挤出一滴血,落在小碗里。

    轮到了桂漫云,也伸出小胖手,牛小田不得不用点力气才能扎出血来。

    金志坚嘴巴里一直咝咝吸着凉气,好像比扎在他的身上还要疼,自责道:“都是因为我,才让云云受苦。”

    桂漫云就没那么矫情,冷静看着牛小田接下来的操作。

    两滴血混在一处,牛小田取出桃木印章,粘着血,分别盖在小纸人上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很像是结婚领证。”桂漫云觉得有趣,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血脉相融,永不分离。”金志坚动情道。

    就佩服这位哥,口味独特,还能一直钟爱下去。

    而牛小田接下来的做法,却让桂漫云瞪大了眼睛,惊讶之余,还感到有那么一点小害羞。

    将两个小纸人,面对面弯曲,呈现相互拥抱的姿态。

    随后用红线轻轻捆在一起,如此,抱得更紧了!

    “我们也需要照做吗?”

    桂漫云愣愣地问,说完又觉得古怪,好像是身体本能驱使的,才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们愿意,我并不介意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云云,我感到了,法术好神奇,特别想抱你。”金志坚激动道。

    就在牛小田面前,两人深情拥抱,一个仰脸,一个低头,四目相对,情意绵绵。

    高矮胖瘦老少齐活,画面太美,不忍直视!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点起三炷香,在小碗里注满清水,法术还要继续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