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天下妖仙本一家,这是公义,必须放。”

    刺猬仙继续拉着长音,看来,这就是语言表达的日常状态。

    “公义你妈个锤子!狐仙在本大师这里,有吃有住有朋友,不知道多开心。我看你就是闲得刺疼,皮子痒,欠抽,赶紧把脑袋塞裤裆里,滚成球睡死吧!臭刺猬,真它妈恶心……”

    牛小田伶牙俐齿,滔滔不绝骂了三分钟,刺猬仙嘴笨说话慢,一时间被骂得插不上嘴,气得一直跳跳跳!

    跳也跳不高,看着很搞笑。

    兔子急了还咬人,刺猬仙到底被骂急了,突然一甩手。

    嗖的一声,一支利剑!

    不,是一根尖刺便直冲过来,快如闪电,还带着一团雾气。

    牛小田早有防备,手里的蛇皮鞭便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蛇皮鞭顺利卷住了尖刺,跟着抖手一抛,尖刺便扎在大门上。

    好锋利,深入了大半截。

    来而不往非小田,手指弹动,弹指飞剑便接连攻了过去。

    刺猬仙不躲不闪,倒也有效果,可能是被弹痒了,身体不停蠕动,发出了尖尖的笑声。

    牛小田扶额长叹,说到底,还是没有真正对敌的杀器。

    *留下的诛妖剑,至今还不能顺利使用,否则,一剑就刺穿这个恶心的家伙。

    不行,决不能被一只刺猬笑话。

    牛小田跳下巨石,进入仓房,将铁枪和二踢脚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重新来到高处,二话不说,牛小田点燃二踢脚,对准了不远处刺猬仙。

    嘭!咣!

    二踢脚发出爆响,准确轰在刺猬仙的身上。

    打没了!

    这货第一时间便逃走了!

    是瞬移,还是躲进了土里,就搞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有情况!

    听到声响,三名女将立刻奔了出来,纷纷露出戒备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老大,敌人在哪里?”巴小玉冲在最前面,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都回去吧!有事儿会喊你们的,就是睡不着,起来放个炮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从巨石上跳下来,让女将们进屋,将铁枪重新放回仓房里。

    一惊一乍的,夏花忍住没提狼来了的故事,推着二人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刺猬被你干跑了!怂包一个。”

    白狐出来了,语气里带着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又是因为你。”牛小田不满。

    “咋跟我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他说,让我放了你,否则就没完。还说什么天下妖仙是一家,我琢磨着,他可能爱上你了,急着想娶回去当老婆。”

    呸呸呸!

    白狐立刻急了,传来接连吐口水的声音,恼羞地骂道:“一只满身土气的臭刺猬,也敢打老娘的主意,拔光了刺,老娘也懒得看一眼!”

    “门上有根刺,你去看看,有没有毒。”牛小田谨慎道。

    白狐飘过去,感应了片刻,确定道:“老大,没毒,就是很臭,得用洗洁精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上前,将那根尖刺用力拔下来。

    眼睛凑近圆孔,*,居然透光,木门都被刺穿了!

    算是一件利器了,改造下,可以用来对付地痞流氓。

    首战告捷!

    白狐信心倍增,盛赞老大威武霸气,继而又开始出主意。

    无非担心牛小田不耐烦了,哪天真的会抛弃自己。

    “老大,刺猬这种生物,行事谨慎胆子小,所以,才会被一枚二踢脚给吓跑。目前,也到了好时候。”白狐煞有其事分析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“即便是兽仙,也无法彻底摆脱自然规律,野生刺猬要冬眠的。也就是说,一年四季,刺猬仙此时最弱。它虽然不用冬眠,但也不会选择补给,脑子也不够灵活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对付这货,最好的方式就是诱捕。譬如,弄个大号的铁箱子,关在里面,别接触泥土,一准跑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牛小田左耳听右耳冒,这点子毫无创意,这家伙化形的程度,比白狐还清晰,智商不逊色人类,岂能轻易上当。

    办法慢慢想,防备先走起。

    第二天,牛小田又绘制了一批避妖符,贴在门窗上。

    刺猬仙能制造幻觉,他可不想看见巴小玉或者野妹,突然就操起了菜刀。

    在巴小玉的陪伴下,野妹出去逛了一圈,还特意去了山特产品加工厂。

    真就遇到了几个粉丝,其中就有妇女主任张翠花,激动的浑身肥肉乱抖。

    野妹被人群围在其中,各种签名合影,衣服都挤皱吧了,到底还是清唱了一首歌才离开。

    随后,野妹上传了视频,宣传加工厂。

    留言上万条,不少人询问地址。

    安悦也刷到了视频,这才开心起来,这种免费的广告,当然是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网红野妹,就住在牛小田家!

    消息一经传开,门口就热闹起来,有人远远观望,也有人经过,故意放慢脚步。

    也有小朋友受到父母指使,从门缝里塞进来干枯的野花,插着小纸条,我爱野妹,永远相随!

    “野妹,牛啊,粉丝遍天下,掀起了兴旺村的追星热潮。”牛小田赞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这算啥,连十八线明星都比不上。这阵热乎劲下去了,更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野妹连忙摆手,还有话没说,喜欢她的,农村百姓居多,赚个人气,却赚不了多少钱。

    牛小田笑容骤敛,沉声问道:“现在该说了吧,到底咋被下放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黄总安排的啊!”野妹故意装迷糊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给你保密,同在一个房檐下,彼此坦诚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野妹叹口气,这才说出了实情。

    很幸运,签约了黄总下属的文化公司,基本工资加抽成方式,收入上有了很大保障。

    黄总直言不讳,是牛小田兄弟推荐的。

    否则,她根本就不够格。

    野妹以为,从此有了靠山,星途一片光明坦荡。

    突然,跟她同住的姐妹,出门遭遇了车祸,至今还在医院里深度昏迷。

    肇事司机跑了,不知道是谁,也没抓到。

    而她,也收到了塞在门缝里的恐吓信,赶紧滚出丰江市,回归农村。

    否则,就等着见鬼去吧!

    得罪了谁,野妹也不清楚,反正挺害怕的。

    黄平野很生气,正在追查凶手,小道消息,这是一股新势力,黑白双吃,试图改变丰江的商业格局。

    :..>..